导航菜单
首页 > 故事 » 正文

如此帮忙

缪丹



惠安居委会老主任退居二线,要补选一位主任,竞争相当激烈,原副主任阿拉希望最大。谁知道在选举前一天,大伙儿的微信群被阿拉和一个女人的照片刷爆了。

这女人是谁?和阿拉什么关系?其实呀,这照片上的女人不年轻,也不漂亮,是一个70来岁正在捡垃圾的老太婆。那老太婆戴着一顶大草帽,脖子上搭了一块擦汗的毛巾,一手拿着蛇皮袋,一手拿个铁夹子,弓着腰,在垃圾桶里翻找着。阿拉则拿个公文包,站在一旁正指点着什么。

这张照片的下面还有一句话:“狠心的主任和苦命的老娘。”

现在是微信时代,大家什么事儿都喜欢拍照片发微信,一时之间朋友圈被这张照片刷屏了,各种议论都有。有的说:“百善孝为先,别到了子欲养而亲不待才后悔。”有的说:“连母亲都不孝的人,能当好父母官吗?”还有的甚至说:“不如生下来就丢垃圾桶里拉倒!”

阿拉上班前,有在居民区兜一圈的习惯,看看有无急需解决的问题,听听居民们对居委会有什么意见。平时,居民们对他有说有笑,非常亲切,可今天怪了,好多居民见了他用不屑的眼光看看他,然后不声不响地走了,有些居民见他来了,索性把门“砰”地一声关上。这到底怎么啦?阿拉百思不解地回到居委会办公室,见工作人员正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看到他来了,大家立即不说话,一个个低头工作,鸦雀无声。唉,这到底是怎么了?阿拉问对面的小刘:“小刘,你们刚才在议论什么?”小刘搪塞着说:“没啥。”问小张,小张也支支吾吾,还是老王直爽,没等阿拉问他,就说:“你快看手机吧!”

阿拉连忙打开手机一看,人倾刻有些呆了,他和老妈的照片,在微信群里爆屏了,看来他的人气要直线下跌,阿拉感到特别憋屈。若说发照片的人故意造谣,也不是,毕竟那张捡垃圾的照片确实是他和母亲;那些一知半解、不明真相的人在微信上转发和写些个人看法,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他的急,不是担心能不能选上主任,或是会不会有损自己形象,而是怕伤害了母亲的心。他父亲去世得早,是母亲独自一人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带大的。

阿拉心里急,但有人比他更急!谁?居委会的文体干部小杨。原来,小杨是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的,大学毕业后应聘到居委会工作,担任文体干部。因为他是孤儿,没有家,阿拉就把他当兄弟一样,每逢节假日,就把小杨带回家,让他感到家的温暖。阿拉的母亲也把小杨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对他无微不至的关怀,最近还在为他物色对象呢。小杨把阿拉当作自己的大哥,把阿拉的娘当作自己的亲妈。这次居委会补选主任,虽然阿拉的人气很高,但小杨仍怕有什么闪失,然而又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帮助阿拉。

正当小杨冥思苦索的时候,他的老同学文舟舟来了,小杨就把想帮阿拉又想不出好办法的事对文舟舟说了。文舟舟素有“小诸葛”之美称,经常在微信上发表出人意料的帖子,收到极好的效果。他听小杨这么一说,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于是和小杨说:“这事不难,你有阿拉和母亲的照片吗?”小杨说:“有呀,有好多呢。”边说边把手机里保存着的照片给文舟舟看。文舟舟翻着翻着,突然看到了阿拉和母亲在垃圾桶旁的这张照片,他问小杨,这张照片他俩在干啥?小杨说:“是我哥为了帮着做好居住小区的垃圾分类工作,动员我妈做志愿者那时候拍的。”文舟舟一拍大腿,说:“好,就这张!”说着,就把这照片转到了自己的手机上,并配上“狠心的主任和苦命的老娘”几个字,发到了朋友圈。

小杨一看,气得跳了起来,指着文舟舟的鼻子吼道:“你、你、你这不是在害我吗?”文舟舟笑着说:“土冒,真正的土冒!”“土冒?”小杨不理解地问。“是呀,现在什么传得最快?是微信,没一点吸引人眼球的内容谁来关心?尤其是在标题上,一定要别出心裁。这叫‘欲擒故纵之计。”文舟舟说。小杨仍疑惑地说:“马上就要补选了,我怕适得其反。”文舟舟拍着小杨的肩说:“你放心吧,这种事我知道,你看着吧。”

这条微信发出去以后,确实吸引大家的眼球,只不过它的轰动效应,让阿拉的人气从热点降到了冰点。小杨吓得连班都不敢上,急忙找到文舟舟,要他赶快想办法发第二条微信,把实情告诉大家。文舟舟却跷着二郎腿,煞有介事地说:“别急,现在要做的是把这照片印出来,晚上趁没人时贴到阿拉居住的小区去,让他们为阿拉说话。”小杨一听,觉得有些道理,于是晚上趁没人留意、监控又看不到的地方,赶紧把照片贴了。

正如文舟舟预想的那样,第二天一早,张贴的照片立刻引起了轰动,还引来了一片骂声。那些熟悉阿拉的知情人士,特别是那些退休了的老人们,都跑到阿拉任职的惠安小区去,诉说阿拉的好处,说了这张照片的真相,列举了一桩桩阿拉为做好垃圾分类工作,动员母亲一起做垃圾分类志愿者的事儿,称赞阿拉是最大的孝子,平时对母亲要多好有多好,说阿拉的母亲是最幸福的母亲,骂那个贴照片以及发朋友圈的人是颠倒黑白、狼心狗肺。

惠安社区的补选如期举行,毫无疑问,一心为民的阿拉全票当选。小杨这时才感到文舟舟“欲擒故纵”之计的高明。正在得意之时,阿拉突然把小杨叫去问:“这照片之事是不是你在炒作?”小杨毫不隐瞒,点了点头说:“还不是为了你全票当选嘛。”谁知阿拉突然“砰”地一拍桌子厉声说:“小杨啊小杨!没想到你会用这一套。”小杨懵了:“哥,我是为你好,哪里卑鄙了?”

正在这时候,外面突然涌进许多居民,一个个指着小杨的鼻子怒气冲冲地说:“小杨,主任一家待你如同亲生,你发这样的微信,贴这样的照片,还是人吗?”“小杨,是主任狠心,还是你狠心?你的良心难道被狗吃了?”一个个义愤填膺指责小杨。

原来,阿拉没有因为照片之风波而影响选举,为他高兴的居民们前来祝贺,谁知在门口听到阿拉正在发脾气,才知道了这照片是小杨搞的鬼,于是一个个义愤填膺骂他。

阿拉指着发怒的居民,对小杨说:“小杨,你这么做,一是伤了居民们那善良的心,二是伤了视你为亲生的母亲,她昨天晚上气得饭都不吃,哭了一晚上,你知道吗?”

阿拉说到这里,对大家说:“虽然小杨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但责任我也有,我没尽到大哥的责任。同时,这次有操作选举的嫌疑,对其他竞选者来说是不公平的,所以我已向鎮党委提出重选的申请。希望能得到大家的谅解。”

听阿拉这么说,居民们觉得合情合理,才纷纷离去。阿拉送走居民回头又心平气和地对小杨说:“兄弟,我知道你为人,不会想出这样的怪招,一定是受了那些标题党的蛊惑才这样做的,希望你能吸取这次教训,做人要诚实,千万不能利用人的善良,也不要玩虚的。”

小杨把头点得像鸡啄米。

(插图/陆小弟)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