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故事 » 正文

跳雪堆

卢金聪


伊万是个大男孩,过了今晚十二点,他就十八岁了。此时,伊万躺在被窝里,看着窗外纷飞的雪花,不禁对明天满怀憧憬。

忽然一个雪球砸在窗户上,伊万吓了一跳,他打开窗户,看到同学卢卡斯正挥手向他喊道:“伊万,想不想跟我们去玩跳雪堆?非常刺激哦,班上很多人都去啦!”

伊万知道跳雪堆是个怎样的游戏:参与者要从高楼往厚厚的积雪上跳,一旦没跳好就有可能受伤。比起在寒夜里去玩这种不要命的游戏,伊万更愿意躺在被窝里,于是他拒绝了。

卢卡斯轻蔑地说:“我就知道,之前我就跟索菲娅说了,你这个胆小鬼肯定不敢来,可她一定要让我叫你,真是白跑一趟!”

“什么,索菲娅也在?”

“是啊!”卢卡斯回答。

“那你等一下,我这就下来。”索菲娅是伊万一直暗恋的女神,她主动邀请伊万去参加游戏,伊万说什么也不会拒绝。

伊万溜出了家门,跟着卢卡斯来到一栋六层高的废弃厂楼前,楼下积了厚厚的雪堆。那里已经聚集了好些人,除了索菲娅和几个班上的同学,还有一个伊万从未见过的青年,那青年的脸上都是文身。

索菲娅见伊万他们来了,招呼道:“伊万,你能来我很高兴,我让卢卡斯通知了全班人,毕竟这种游戏人越多越好玩!”

得知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被索菲娅邀请的人,伊万有些失落,但他并没有表露。人到齐后,文身男向大家讲了游戏规则:每个人先从二楼往下跳一次,然后从三楼、四楼往下跳,依此类推,看谁能坚持到最高的那层。而第一个退出的胆小鬼,要被所有人用雪球砸脑袋。

很快,大家吵吵嚷嚷着爬上了二楼。文身男是第一个跳的,只见他把背朝向窗口,以后跳的姿势轻巧一跃,稳稳地落在了雪堆上,众人纷纷鼓掌。从二楼跳到雪堆上难度不大,大家纷纷照做了。轮到伊万跳的时候,他发现索菲娅站在一旁,拿着手机在拍摄这一切,于是好奇地问:“索菲娅,你不跳吗?”

“不,我就算啦,这是你们男生的冒险游戏。加油,伊万!”

这声加油给伊万增添了不少勇气,他摆了个帅气的动作,从二楼跳向雪堆,这种感觉真是棒极了!

大家都从二楼跳下后,接着便爬上了三楼,继续这场游戏。虽说只高了一个楼层,但感觉危险不少。有些人开始胆怯了,伊万的心里也打起了退堂鼓。这时,他听到了卢卡斯的嘲讽:“喂,伊万,你这个胆小鬼是不是吓坏了?我劝你赶紧认输吧,别逞强了。”

这话激起了伊万的好胜心,他不服气地说:“我才不会第一个认输,你看好了!”说着,他跳向下面的雪堆。这一次摔得比上一次重,但伊万战胜了内心的恐懼,也明白了这个游戏的窍门——只要落地姿势正确,就不会受伤。

三楼的挑战结束,依旧没出现退出者,于是大家来到四楼,从这一层往下看,更吓人了。最先跳的又是文身男,跳前,他戏谑地说:“这厂楼的下面原来有一片废弃的铁栅栏,现在被雪盖住了,如果哪个倒霉蛋不小心跳到上面,那就有趣啦!”很多人都被这话吓到了,其中就有卢卡斯。他战战兢兢地走到伊万跟前,小声说:“伊万,等会儿你主动退出游戏好吗?”

伊万问:“为什么?”

卢卡斯用哀求的语气说道:“我可不想第一个就认输,算我求你,你现在认输吧,事后我把我家的遥控无人机借你玩,好吗?”

要是以前,伊万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可现在索菲娅正用手机拍摄着,他说什么也不能做第一个认输的胆小鬼,于是拒绝了卢卡斯。

大家一个个跳了下去,只剩下卢卡斯。他面色苍白,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就不跳了,刚才从三楼往下跳时不小心扭到脚了……”

文身男对众人喊道:“第一个胆小鬼出现了!快用雪球砸他!”

一时间,无数个雪球飞向了卢卡斯,卢卡斯被砸得抱头鼠窜,哭喊着跑掉了。

既然第一个退出者已经出现,其他人再退出也就心安理得了。所以当大家来到五楼时,已经没人愿意继续这个疯狂的游戏了,这让文身男很失望,他嘲讽地说:“怎么,都要当胆小鬼?就没人向我挑战吗?真没意思!”


伊万思忖了很久,然后走到文身男跟前,说:“我愿意挑战你。”

大家都不可思议地注视着伊万。伊万得意极了,他想,索菲娅一定也注视着自己,他要抓住这个机会展示自己的勇敢。

文身男也有些惊诧,说:“老实说,你让我刮目相看了。小子,敢不敢玩点更刺激的?”

伊万问:“什么更刺激的?”

文身男从旁边的包里掏出一瓶酒,把酒洒在自己和伊万的裤腿上,并用火点着了。伊万顿时觉得小腿处有一股灼烧感,这时他听到文身男喊:“我数三下就一起跳,一、二、三,跳!”两人几乎同时跳了下去。伊万重重地摔进了雪堆,当他爬出来时,小腿还在隐隐作痛。他决定,再也不玩这不要命的游戏了。这时,伊万看到索菲娅跑向文身男,一把抱住他,关切地问:“亲爱的,你受伤了没有?”

“没事,擦破点皮。”说完,文身男在索菲娅的脸上亲了一口。

伊万简直不敢相信,他颤抖着问:“索菲娅,他是你的……”

“他是我的男朋友。”

刹那间,痛苦、失落的情绪涌上伊万的心头,使他失去了理智。伊万走到文身男面前,说:“你还敢继续跟我比吗?”

文身男吃惊地问:“你还要继续比?从六楼往下跳,就算是我,也不敢保证不会发生什么。”

“再问一遍,你敢和我继续比吗?”伊万坚持道。

“比就比,我会怕你不成?”

于是,两人爬上了六楼。伊万一心只想着要胜过文身男,至于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

两人准备就绪后,文身男喊:“一、二、三,跳……”伊万当即从六楼的窗口跳了下去,可文身男并没有一起跳,他只是做了个起跳的动作,伊万被骗了。只听“砰”的一声,众人赶紧跑下楼,就见伊万几乎整个身子都埋在雪里,只露出脑袋和胳膊。大家围上去,想把伊万拉出来,可刚一用力伊万就痛苦地说:“快停下!我的腿痛得受不了!”众人只好停手。这时文身男说:“他的腿怕是断了……”

索菲娅一听就叫起来:“天呐!你刚才为什么不制止他?”

文身男反问:“你呢?你不也拿着手机在一边拍得很开心吗?”

索菲娅辩解道:“我就是想把这有趣的一幕拍下来放到网上赚些流量,谁知道会出现这种事。”说完,她指着伊万,问:“是谁把这个蠢货叫过来的?”

有人说:“是卢卡斯叫的。”

“那就不关我的事了。”说着,索菲娅转身跑了,文身男也紧随其后。在场的其他人也因害怕而选择了离开。伊万被困在雪堆中,冻得发抖,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

就在这时,来了几名警察,他们发现了雪堆中的伊万,赶紧把他救了出来。当伊万被抬上救护车时,已经晕了过去。这些警察其实是卢卡斯叫的,他被众人用雪球打跑后越想越气,为了报复大家,他决定通知警察来抓捕这些违规跳雪堆的人,然而正是此举救了伊万。

等伊万醒来,他发现自己躺在医院,两条腿都打着厚厚的石膏。他看见母亲在得知儿子的腿保住后,哭着向医生道谢;还看见坐在一旁的父亲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这时墙上的时钟正好过了十二点,伊万迎来了十八岁的生日。这真是一个苦涩又让人难忘的生日,伊万忽然觉得自己长大了许多,他把头埋进被子里,轻声哭了起来。

(发稿编辑:曹晴雯)

(题图、插图:佐  夫)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