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故事 » 正文

邻桌的对话

〔日本〕赤川次郎


由美在广告公司任职,单身的她花钱一向大手大脚,但最近受到经济萧条影响,日子也有些不好过起来。

这天,由美来到一家法式餐廳,面熟的侍应生招呼道:“好久不见!”由美叹道:“嗯,最近手头有点紧。”

侍应生安排由美坐到里边的一张桌子旁。由美注意到,店堂很空,但不知为何,靠里的几张桌子坐了好几位客人。现如今,这类餐厅生意都不好做,以前经济景气的时候,这样的高级餐厅在市中心黄金地段开出一家又一家分店,现在则是门可罗雀,只能苦苦熬着。

由美点菜后,门外又有客人走了进来。来人是一对男女——但看起来既不像父女,也不像恋人。男的50岁开外,神情傲慢;女的长相清秀,不会超过20岁。

男的对着侍应生大声嚷嚷:“我还是吃烤肉,你该知道吧?”

“好的。这位呢?”

“她随便什么都行,就来一份鱼吧。”

怎么不问一下本人就自作主张?邻桌居然坐了如此讨厌的人,由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在安静的西餐厅用餐,邻桌说些什么,自然会传到耳朵里;更何况对方声音很大,由美不想听也得听。时间还没过去10分钟,由美已品不出开胃菜是什么滋味。

先传来的是男人的声音:“哎呀,你确实不走运,可这世上还是有热心肠的,对不对?”

女孩低低地应了一声。男人接着说:“你还是个高中生,靠打工赚钱不是件容易的事,不管你怎么卖力,每个月最多只能赚四五万日元,这点钱在这里吃顿饭就没了。”

高中生?由美震惊了,她偷眼瞄到男人在不住地逼女孩喝酒。由美继续悄悄听着两人的对话。原来,女孩的父亲去世了,她妈妈住院需要一大笔钱。女孩想让弟弟妹妹继续上学,自己读完高中就出来赚钱。

这时,男人对女孩说道:“不管你怎么卖力打工,赚的钱还是不能解决问题。你妈妈的病情不容乐观,你打工赚的钱也就刚刚够填饱你自己的肚子。”

女孩沉默不语。

这时菜端上来了,男人“啪”的一声摊开餐巾,说道:“吃吧!怎么样,好吃吗?”

“嗯,很好吃。”

由美想着刚才听到的对话,看着女孩一口一口像在品尝什么美味佳肴的模样,心头一酸。

男人一边吃一边问:“我先前说的话,你仔细想过了吗?”

“我想和妈妈商量一下,可又觉得开不了口……”

“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自己拿主意就行。这世道,有钱就是王道。”

主菜上完后,开始上餐后点心。看着餐碟里的点心和水果,女孩两眼闪闪发光:“真漂亮!”她吃了一口点心,“真好吃!”然后叹了口气,“真想带给弟弟吃。”

男人笑了:“只要你拿定主意,这样的餐厅你可以随时来。”

这话是什么意思?由美的心“扑通扑通”地跳起来。

男人继续劝诱道:“你就说遇到了愿意资助的好心人,你妈妈绝对会相信,就看你下不下得了决心了。”

女孩吃着点心,没有言语。

再笨的人也看得出,这个男人正干着掮客的勾当,要介绍女孩去做别人的“爱人”。这个混账家伙!由美气得血直往头顶上涌,再定睛一看,他们已在喝餐后咖啡了。

女孩将点心吃得干干净净,脸上也没了刚才的犹豫神色。她点了一下头,说:“请多关照!”

男人很满意:“好,就这样定了!我会赶紧联系,让对方尽可能把条件开得好一点。”

“嗯。”

“那一周后,也是这个时间,我让对方来这里碰头。”

“好的。”

面对含羞低下头的女孩,男人高兴地说:“你真可爱!以后见了人也要学乖巧一点,这样才不会吃亏。为了生活,为了亲人,要想开点,学会自得其乐。”说着,他还用手拍了拍女孩的脸颊,“我过一会儿就打电话,对方一定会乐坏的。”

做这种掮客生意,这人一定也能拿到不少“中介费”。


男人带着女孩走出了餐厅。由美不由得也跟着站起了身,她真想追上去大声呵斥:“你不能做这种事!”可转而一想,接着又该怎么办呢?她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帮助别人。

“真是个可怜的女孩。”由美最终只是这么嘀咕了一声。她结完账,离开餐厅时对侍应生说:“替我订下这个座位,下周也是这个时间。”她放心不下那个女孩。

“行!”

侍应生把由美送出门后舒了口气,心想,其他几桌客人应该也会提出预订吧。餐厅对那两个人的“表演”是要支付报酬的,但是每天有客人预订下周的座位,这“戏”演得还是十分有效的。而且,客人被两人的“对话”吸引住,即使菜肴的滋味稍稍差劲点也不会太过注意。

“唉,要生存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侍应生自言自语道。

见那边有客人举起了手,侍应生赶忙轻手轻脚地奔了过去……

(推荐者:晓晓竹)

(发稿编辑:吕  佳)

(题图、插图:豆  薇)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