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健康 » 正文

他们,因癌结缘

王静

两代人为癌所累

36岁的她是一位乳腺癌患者。一个周一的上午,她专程来北京顺义妇儿医院乳腺中心看李毅主任的门诊。见到李主任时,这位乳腺癌患者却显得异常平静和乐观,她表达了强烈的保留乳房的意愿。

这位患者有明显的乳腺癌家族遗传史。之前初次在这里就诊时,她的乳房病灶已经很大,腋窝淋巴结已经出现转移。这次,她是在二姨母及老公的陪伴下,慕名来看李毅的门诊。她告诉李主任,陪同前来的二姨母,以及她的母亲和另一个姨母,都是10多年前经李毅主任治愈康复的乳腺癌患者。乳腺中心“三姐妹”

11年前,這位患者46岁的二姨母,在体检中发现左乳头旁结节,选择来乳腺中心就诊。穿刺确诊为左乳腺癌,肿物为1厘米大小。二姨母在这里接受了左乳腺癌改良根治术,术后接受了辅助化疗和内分泌治疗。

同年3月21日,这位患者44岁的小姨母发现左乳肿块,同样也是到乳腺中心做了穿刺,诊断为左乳腺癌,肿物6厘米大小,腋窝多发肿大淋巴结。当年,李毅及其团队为患者行新辅助治疗降期降级,后行左乳腺癌改良根治术,术后辅助内分泌治疗。

同年3月28日,这位患者的母亲到医院做体检,发现左乳广泛钙化灶,也是在乳腺中心接受了钙化灶切检手术。病理诊断为左乳腺原位癌,遂行左乳单纯切除术,术后随诊。

这就是在北京顺义妇儿医院乳腺中心同一个月内经治的3位特殊的乳腺癌患者。当年在病房里,大家对她们有“三姐妹”的称呼。“三姐妹”虽然患了同样的疾病,但却采取了不同的治疗方案,最后都痊愈出院。但这也给她们敲响了警钟:她们的发病有家族集中的特征。实现愿望,保住乳房

11年后,“三姐妹”的后代也未能幸免。这位患者在了解到自己的病情后,郑重地跟李毅提出一个愿望:“我不想像我的母亲和姨母一样,失去自己的乳房。”

患者想要保乳治疗的要求,对临床医生来讲是很大的考验。因为这位患者的乳房病灶范围大、腋窝淋巴结出现转移,做保乳手术不具备条件。李毅带领临床团队和影像团队,专门针对患者的具体情况展开了病例讨论,并为她制定了个体化的新辅助治疗方案。

新辅助治疗,对于医疗团队、护理团队及患者都是非同小可的考验。个体化的新辅助治疗方案,首先是通过术前的系统治疗来缩小乳房的病灶。患者按照乳腺中心治疗团队给出的治疗方案,让病灶逐渐缩小,腋窝淋巴结触及不清。10个月后,患者的情况总算达到保乳手术的标准,成功接受了手术治疗。

这天,患者与当年自己的母亲和两位姨母一样,从乳腺中心康复出院了。但她又与她的3位亲人不同,她接受的是保乳手术,未来的生活中不会总感觉到缺憾。不同的治疗,不同的活法

一家两代四口人,这是典型的家族性乳腺癌。

家族性乳腺癌 在一个家族中,有2例及以上具有血缘关系的成员患有乳腺癌,称为家族性乳腺癌。中国约有10%的乳腺癌属于家族性乳腺癌。家族性乳腺癌中有明确遗传因子的称为遗传性乳腺癌,这部分乳腺癌占整个乳腺癌人群的5%~10%。乳腺癌发病风险中遗传因素的构成比较低,因而与基因突变相关的乳腺癌比重也较低。

虽然目前我们能够通过技术手段检测到诱发乳腺癌的BRCA1和BRCA2基因突变,但也无法准确判断个体的乳腺癌发病风险。大家比较熟悉的是安吉丽娜·朱莉在2013年接受了双侧乳房腺体预防性切除手术。那么,通过切除腺体来预防乳腺癌,是否有必要呢?

其实,朱莉接受的预防性切除方法是存在争议的。研究显示,随着诊断和治疗水平的提高,早期发现乳腺癌是可以治愈的,没必要过于恐慌。除了遗传因素,乳腺癌有许多已知的高危因素。因此,有高危因素的个体需提高警惕,进行密切的影像学监测,做到尽早发现,尽早治疗。

乳腺癌新辅助治疗 新辅助治疗是指在明确需要手术治疗之前,对乳腺癌患者进行的全身治疗。所有针对非转移性浸润性乳腺癌的全身治疗,都旨在降低远处复发的风险。新辅助治疗在降低肿瘤复发率的基础上,还能够缩小手术范围,减少术后并发症。

在当前临床实践中,乳腺癌新辅助治疗体现了个体化定制的诊疗模式,以治疗目标为导向,将不可手术降期为可手术;将不可保乳降期为可保乳。

新辅助治疗达到病理完全缓解的患者预后更佳,生存获益更大。然而,新辅助治疗并非适合所有患者。经组织病理学确诊的乳腺癌患者,应遵循乳腺肿瘤专科医生的指导,选择适合自己的治疗方案。

乳腺癌保乳治疗顾名思义,保乳治疗就是在保证完全去除肿瘤的基础上,保留很好的乳房外观的手术治疗。保乳治疗的适应证主要是具有保乳意愿且无保乳禁忌证的患者。有保乳意愿的患者,应由乳腺肿瘤专科医生评估病情后决定是否适合接受保乳治疗。

开展保乳治疗应具备相关的技术和设备条件,以及乳腺专科、病理科、影像诊断科、放疗科和内科的密切合作,并有健全的随访机制。当前,我国乳腺癌保乳率较低,保乳手术仅占所有乳腺癌手术的22%,而欧美国家的保乳率在50%~70%。

我们现在做的乳腺癌新辅助治疗和分子靶向治疗并成功实施了乳腺癌保乳手术,使乳腺癌患者的保乳率逐年上升。开头提到的这位患者,在成功保乳后再次来到医院,为全体医生和护士送上写有“第三扁鹊”的牌匾和“重责任精护理”的锦旗。

我们感叹的是,有着乳腺癌家族遗传史的这4位女士,历经10多年,在不同时期采取不同方式进行乳腺癌的治疗。好在她们都被治愈,但却经历了医学发展带来的不同生活质量,以及不同时期不同治疗理念带来的巨大改变。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