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伯亨:四川曲艺唱词诗化第一人

严西秀

案头摆放的是即将出版的《黄伯亨曲艺精品选》,仿佛矍铄清瘦、目光炯炯的黄老就挺立在我面前。他清了清嗓子,开始朗诵他的作品,那掷地有声的铿锵,那行云流水的柔和,那烂熟于心的流畅,那金戈铁马的呐喊……让作为他的精神弟子,多年来沿着他开拓的“唱词诗化”之路努力前行的我心驰神往,如沐春风。

黄伯亨(1925.12-2015.06)四川省成都市金堂人。才女姑母为他启蒙,七岁读诗、八岁写诗;小学、中学,国文名列前茅,文学滋养了他的文人风骨。1949年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学系,却鬼使神差干了一辈子四川曲艺。最高职务四川省曲艺团创作组长,为我们留下近300篇曲艺作品,其中很多已成经典。

黄老九十岁无疾而终。然而,他的作品跨越半个多世纪之后,依然以不老的青春,生机勃勃地在巴蜀大地上广为传唱;他的作品在国内获奖无数,多次唱响在世界各地的音乐殿堂。五辈清音人诗化为他的《布谷鸟》,杜鹃泣血般呼唤着春华秋实……四川曲艺史上,无人可以相提并论。

回望四川曲艺唱词写作发展之路,黄老无愧是“唱词诗化”第一人。是他,为四川曲艺唱词带来了文学色彩;是他,让四川曲艺唱词拥有了文学地位。他在四川曲艺唱词写作中,既继承了“靠墙落地”的大众传统,又继承了古典诗词中“雅俗共赏”的生动文脉,并且把这两者精巧融合;他既真心诚意向曲艺艺人学习,拥抱生活的泥土,又深情仰望杜甫、李白、白居易、苏东坡、陆游等先贤的背影。于是,所有的文学滋养和泥土芬芳,让他清瘦的身骨渐渐硕壮丰满,他大脑的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争芳斗艳。他的作品既有总体构思,开掘思想深度,讲究起呈转合,“四两拔千斤”;又在唱词上认真苦吟,炼句、炼词、炼意,追求“想得深,说得妙”,情景交融,形象生动,喷金吐玉,顺口畅心。因而,他的作品总给人以深深的打动,给人留下深刻而美好的记忆。

黄老所处的时代,曲艺大多是强调“写中心,唱中心”,黄老无法摆脱时代的局限。但他却能大智若愚地坚持艺术创作的任务和使命,坚持艺术创作的基本规律,坚持艺术创作的底线,以饱满的精气神,书写大我,书写苍生。现在看来,这是多么的不易啊。

今天的时代,已然发生了巨大变化,作为后辈的我们更应该像黄老那样坚持。坚持他对传统的虔诚敬畏,坚持他对创新的不懈追求,坚持他对生活的热爱,坚持他对他人的关怀……

为人为艺,论道论技,黄老都是我们曲艺人“正衣冠,照心灵”的镜子。幸在黄老乘鹤西去之前两月,四川省曲艺研究院即着手收集、编辑《黄伯亨曲艺精品选》。如今出版,以文追思,天上人间都溢满了温暖。黄老有这么多人思念,是他的幸福;我们能有黄 老这样的人来思念,该是我们的幸福啊!

标签: 黄老 唱词 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