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南音清唱剧《金石吟》之美

杨雪莉

南音清唱剧《金石吟》以宋代婉约派女词人、具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的李清照和其丈夫赵明诚合作的《金石录》而命题。李清照(1084年―1151年),号易安居士,历城(今山东济南)人,自幼受到良好家庭教养,早有诗名。18岁时,李清照嫁给金石考据家、太学生赵明诚,夫妇间伉俪情深,雅好词章,常相唱和,并共同从事金石研究,校勘古籍。康靖之变,她随夫流落江南,备尝离乱之苦。高宗建炎三年(1129年),赵明诚病故。此后李清照虽颠沛流离,但仍然以坚定的信念和坚强的毅力编撰《金石录》完成丈夫的未竟之功。《金石吟》全剧由序曲、神仙眷侣、断肠天涯、梦中相会、尾声五部分组成,纵观全剧,不仅具有极高的欣赏性,更具有人性美、文学美、音乐美、视觉美四大特点。

(一)人性美:突显女性觉醒意识、人格自信

李清照的文学作品之所以脍炙人口,传咏至今,引起廣大同好的共鸣,并不仅仅在于她是一位杰出的女性作家,亦不仅在于她的作品本身的可读性,而更在于她戏剧化的生平际遇。李清照一生遭受国破家亡之恨、夫妻永别之悲、文物失盗之痛、政治迫害之忧、再婚之苦和孤独之哀。《金石吟》编剧涂堤女士以女性作家特有的敏锐洞察力和卓越思维,抛开俗套,另立新意,围绕“天作之合,同护金石”这条主线创作。通过李清照曲折的婚姻道路,刻画其强烈爱恨的情感本质和挣脱传统束缚的个性,其独特的个性和婚姻观,即追求独立人格、追求事业、追求两性真挚之爱。该剧塑造了一位具有女性自觉意识的女词人光辉形象,更讴歌了李清照为保存古文物、传播古文化所做的努力和贡献。

此外,在南音清唱剧《金石吟》的序曲、首乐章、尾声反复出现的《渔家傲·雪里已知春信至》“此花不与群花比”,一种自信满满的气质流溢其中。这是李清照的一首雪里赏梅词,是李清照对寒梅的礼赞,更是她对自己才华绝代、无人能敌的强烈自信。她对自身的高度自信,让她笔下的梅花染上了“此花不与群花比”的信心,即便是《鹧鸪天》中的桂花也是“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因此,基于这种创作理念诞生的《金石吟》向观众传达了积极、正面的“三观”,给人以深刻的启迪,增强了人们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自信心和认同感。对于南音古乐的传承与保护,富有现实意义。

(二)文学美:撷取名篇,提升唱词的文学性

“词的兴起,与音乐的流行和城市闽中休闲需要密切相关。在宋代,歌坊瓦肆普遍存在。赏曲听歌、娱宾遣兴已渐次成为市民的一种休闲方式。于是为美听的乐曲配以歌词变成了应时之需……在宋代,词是当时的流行歌曲。”著名学者周笃文曾言。

刘永济在《词论》中说:“文家遣词,雅言则违俗,俗言则伤雅。用之廊庙者,不谐于里巷;习于民众者,不重于士夫。求其通上下之用,兼雅俗之宜,无施而不可者,厥惟填词。故能高者比隆于‘风雅,下者毗美于歌谣。经史之词,民俗之谚,方里之音,古今之语,一入名手,俱皆妙谛。牢笼之广,包举之大,有文字以来殆无与比者焉。”

由此可见,词除了音乐的魅力之外,还具有雅俗共赏、长于抒情之特点。李清照是两宋之交最有名的婉约派女词人,她的词清新自然、凄婉沉挚,堪称“语言大师”。《金石吟》文本不到千字,却不吝长篇撷取李清照的多首词作,包括《渔家傲·雪里已知春信至》《减字木兰花·卖花担上》《鹧鸪天·暗淡轻黄体性柔》《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声声慢·寻寻觅觅》……欣赏之际,时有神仙眷侣的丝丝缕缕,迤逦缠绵;时有狂风骤雨、雷打窗棂的噩耗惊变,断肠天涯;又有朝思暮想魂梦牵,一唱三叹憔悴损。较之于南音传统曲,可谓字字珠玑,颇具文学气息。

(三)音乐美:娓娓动听,曲风古朴雅正

“婉约词尤重视艺术形式的完美,对于语言的创作、音乐的推敲、技法的讲究、形式的安排、情致的把握无不殚精竭虑,穷极工巧。”这与古朴、雅正、严谨的南音曲风不谋而合,异曲同工。两者结合天衣无缝、珠联璧合,但要完美,需要在音乐上下一番功夫。唱腔设计,由本土知名南音艺术家、省级南音代表性传承人王小珠谱曲。古人言“未成曲调先有情”,王小珠表示:“一部成功的作品要能先打动自己,才能打动观众,因此谱曲之前我阅读了大量李清照的诗词和评论读本。”作曲结合人物情感和心理变化,从南音传统曲牌“寡北”“福马”“望吾乡”“水车”“锦板”“山坡羊”“短相思”等萃取精华入调,颇有南音古韵味。音乐覆盖了南音的四大管门(五空管、五空四乂管、四空管、倍思管),全剧采用南音传统吟唱、清唱、对唱、合唱等形式,较之以往剧目,南音唱段因时间限制大量删减,观众只能带着遗憾离场,《金石吟》则保留大量的南音传统唱段,特别是以南音的传统“大撩曲”为主唱段,让喜爱南音的观众大呼过瘾。

该剧音乐设计由青年作曲家、音乐制作人郑重担纲,主旋律以南音“四管”乐器为主,辅以民族乐器及西洋管弦(古琴、编钟和极少的弦乐器)。“让极少的乐器都能淋漓尽致、发挥最大功效,以避免喧宾夺主、失去南音的清雅。在录音过程中先录制南音四管和人声,而后据其做‘心电图式的配器,这在南音编曲中极为少见。在间奏方面,则有大胆的变化,尤注重音乐的收缩与扩张,颇有立体感。”因此整场音乐细腻、大气、典雅,主次分明,疏密相间,错落有致,娓娓动听,荡气回肠,守护南音之“魂”。

(四)视觉美:美学形式契合内容,突出诗意化

李清照一生遭受国破家亡之恨、夫妻永别之痛、文物失盗之悲等,更备受诋毁,但是坎坷的人生并没有磨去她的棱角,她受封建伦理道德约束而又力图摆脱约束,争取独立人格,追求事业、追求两性真挚之爱尤显她坚定的信念和坚强的毅力。该剧故事充满浓墨的色彩,以书法、水墨、写意、空灵为主要的设计美学追求,利用多媒体动画为背景,突出故事与空间的诗意化,力图以视觉形象表现李清照心理与现实的双重空间。

序曲的开头为一段清唱,音乐上有很强的带入感,整体画面视觉形象清远、空灵、高洁,视觉形象为春枝、青莲,突出李清照一生如青莲般高洁,如冬梅一样坚毅。序曲如一段记忆般的展开,随着悠远的清唱,动画设计上,以一抹青烟、一股墨染慢慢飘入画面,青烟凝聚,形成莲与枝的形象。第一乐章《神仙眷侣》诉说了李清照与赵明诚的爱情。李清照是诗人,也是书法家,故使用了书法笔画的形象,“口”字的造型是一个意象的空间,既可指树下、屋檐下,同时也寓意画框中的神仙眷侣。

第二乐章《断肠天涯》一开始节奏紧凑,配器使用了鼓来渲染气氛,用于表现赵明诚的病亡。音乐如同震雷与狂风,画面呈现如闪电的草书笔画形态,笔触洒脱而又有节奏感,整个画面动画随着音乐的节奏闪现“闪电”,呈现出转折性的视觉效果。

第三乐章《梦中相会》,赵明诚灵魂归来与李清照梦中相会,整个空间是虚幻的、如梦境一般,画面要做到缥缈、虚拟。灵魂從纱幕后平台走过,多媒体设计采用演员与影像互动的形式,青烟水墨吹过画面,凝成赵明诚的身形,随着赵明诚的走动,烟雾随之形成孤伶凄美的印记。

南音清唱剧《金石吟》保留传统,萃取精华,是南音传承创新、古为今用、中西合璧的大胆尝试。《金石吟》在创作组、南音艺术家的不断努力下,得到业内专家和年轻观众的喜爱和肯定,相信《金石吟》能为厦门南音的创新和弘扬再辟一条新路!

附:南音清唱剧《金石吟》主创人员

剧本:涂堤; 导演:韩剑英 唐巍峰

南音作曲:王小珠;音乐设计:郑重

舞美设计:黄永碤; 多媒体设计:付华彬

文学顾问:涂元济 许长庵 谢国义

附:南音清唱剧《金石吟》入选词作一览

渔家傲·雪里已知春信至

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

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

玉人浴出新妆洗。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

共赏金尊沈绿蚁,莫辞醉,

此花不与群花比。

减字木兰花·卖花担上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

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

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鹧鸪天·暗淡轻黄体性柔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

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武陵春·春晚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声声慢·寻寻觅觅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 作者单位:厦门市南乐团)

标签: 南音 赵明诚 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