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问苦

甲 浓云密布压群山,

风卷雪花起白烟,

山路崎岖人罕见,

空中的飞鸟展翅难,它们躲进鸟巢避风

寒,哆哩哆嗦等着晴天。

乙 飞鸟归巢人罕见,

风雪交加行路难。

旅行者全都进了宾馆,

外出的人们也改了时间,大雪天不肯再进山。

甲 嗨,你睁开眼,往上看,

影影绰绰恍恍惚惚好像有人在爬山。

他们雪里走,风里钻,

趔趔趄趄地往上攀。

狂风吹来雪打脸,

坡陡路滑举步难,上山难于上青天。

乙 这么大的雪,这么冷的天,

这么滑的道路上的什么山?

莫非说,他俩是专门来探险,

也许是两位登山运动员。

甲 他们两个不是来探险,

也不是登山运动员。

这两位是驻村扶贫工作队,

一位队长一位队员。

队长名叫关明远,

队员是年轻的干部张小川。

乙 风吹雪打透骨寒,

旷野迷茫少人烟,

山里人全都关紧门户来取暖,

他们两个为什么要上山?

甲 只因为,有一户人家离村远,

孤零零地住在山巅。

家里只有老两口,

户主名叫刘老三。

他们俩上山走访贫困户,

才顶风冒雪爬高山。

乙 年轻队员张小川,

考虑问题很简单:

“队长啊,扶贫固然很重要,

也不必这样抢时间。

咱们曾经三次登山顶,

反复动员刘老三。

劝说他全家搬到山下住,

他是瞻前顾后不搬迁。”

甲 “他家在山上好几代了,

生活习惯成了自然。

尽管条件很艰苦,

孩子上学也困难。

他担心搬到山下不适应,

环境生疏更孤单。

热土难离是常理,

咱还要耐心说服作动员。”

乙 “上山动员咱不怕,

最好也要选时间。

今天风雪这样大,

最不适合去爬山。

我认为,全村人脱贫是重点,

抓住重点最关键。

山顶上只有那么一家困难户,

可以往后拖几天。”

甲 扶贫队长关明远,

语重心长叫小川:

“小川啊,组织上充分信任咱,

派咱扶贫来攻坚。

想一想习总书记讲的话,

(白)‘在扶贫的路上,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家庭,丢下一个贫困群众。

字字千斤重如山。

山顶上只有一家贫困户,

决不能脱贫掉队落在后边。

这场雪是几十年一遇的大暴雪,

预报说要一连持续两三天。

明后两天雪更大,

很可能一场暴雪封了山。

昨晚我一夜没睡好,

牵挂着山顶上的张老三。

他的儿子媳妇都不在,

外出打工去了海南。

家里就剩下老两口,

孤苦伶仃度严寒。

如果家里缺米面,

老爷子年迈力衰不能下山;

假如说大雪压垮茅草房,

老两口怎样才能保平安?

群众的安危最重要,

一时一刻不能拖延。

咱們背上米,带上面,

装上副食和油盐,

别管它风雪多大多么艰难,

咱们今天一定要上山!”

乙 关队长的一席话,

激发了队员张小川:

“关队长,听您的,

我决心跟你上高山。

世上无难事,

只要肯登攀,

明知山有雪,

偏要爬雪山。

咱们背上米面和油盐,

上山探望刘老三。”

甲 两个人踏上登山路,

抖擞精神往上攀。

白雪茫茫遮天地,

只见白雪不见山。

山路上,积雪已经半尺厚,

寒风吹来一浪一浪往上翻,

忽然间,雪花扑面眯了眼,

冷飕飕顺着脖子往里钻。

身上已经冒了汗了,

外面是一层冰雪挂双肩,

里面热,外面冷,

这真叫冰火两重天。

乙 风雪天,出门难,

更何况顶风冒雪爬高山。

头上风硬脚下软,

每走一步都困难。

身上出汗嘴里喘,

越走两腿越发酸,两只脚好似灌了铅。

照这样一步一步挪上去,

最少也要多半天,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刘

老三呐?

“出发前,我向队长表了态,

千斤重担咱承担。

没想到我的理想挺丰满,

实践起来这么困难。

转念想,今天我们不上山,

刘老三也不一定断了炊烟。

那茅草房,风风雨雨经考验,

这场雪也不一定能压坍。”

张小川心思犹豫脚步慢,

腰板逐渐往下弯。

肩上背着一袋米,

仿佛是背着一座山。

甲 关队长发现小川走不动,

说休息一下歇歇肩。

两个人坐在避风处,

关队长亲切地看着张小川:

“累了咱就多歇会,

等缓过劲来再爬山。”

乙 “队长啊,这路程刚刚走一半,

越往上走越艰难。

我想啊,刘老三久居山顶有经验,

往常也曾经遇过风雪天。

他们应该能够避风险,

自己可以保平安。”

甲 “老两口究竟怎么样?

没见面,咱们不能确认很安全。

看得出现在你已经很累了,

上山来你的表现不简单。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听了故事你的力气会增添。”

乙 (白)是吗?

甲 (白)听不听?

乙 (白)听。

甲 “说的是1935年,

红军要过夹金山。

这座山一年四季常积雪,

天连冰雪雪连天。

部队条件很艰苦,

粮食不足衣服单。

筹集的棉衣数量少,

只能用麻袋兽皮破布茅草御风寒。

红军官兵钢铁汉,

全凭着坚强的意志渡难关。”

(白)一位红军将领正随着部队往前行进,看到前面有许多人停下来,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将军边走边喊:“不要停下来,快速前进!”

这时候,警卫员跑回来向将军报告说,前面有人冻死了。

将军愣了一下,急忙赶到前面,看到一个冻僵的老战士,身穿单薄、破旧的衣服,靠在光秃秃的树干上坐着。他的身上落满了雪,脸上、眉毛和胡须上挂满了冰霜,已经变成了一座冰雕,无法辨认他的面目。

将军的脸色变得十分严峻,忽然向身边的人吼道:“把军需处长给我叫来!为什么不给他发棉衣?”

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执行将军的命令。将军更加愤怒了:“听见没有,警卫员,叫军需处长跑步过来!”

这时候,有一位红军战士走到将军面前,指着冻僵的老战士说:“他就是军需处长……”

将军眼睛里含着泪水,注视着这位冻僵的军需处长,沉默无语。

战士们都沉默了,寒风卷起的雪花在身边飞扬,好似在为军需处长送行。

那位战士又小声说:“处长已经两天没怎么吃东西了。”

将军依然没有说话,他缓缓地举起右手,向这位军需处长敬了一个军礼。

乙 (白)那位军需处长?

甲 (白)军需处长永久地留在了这座雪山上。

乙 红军的故事动心弦,

深深地打动张小川。

他的面前仿佛矗立着冰雪覆盖的一座雕

像,

他的脚下仿佛就是红军爬过的那座雪山。

“处长啊,明知道身上的单衣不能取暖,

明知道肚里无食不能御寒。

您把生存的希望给了战友,

把死亡的可能留在身边。

您在长征路上爬雪山,

我在扶贫路上也爬山,

这场雪再大也大不过那里的雪,

这座山再高也高不过那座山。

我身穿羽绒能保暖,

身体内有足够的热量御风寒。

想一想红军比比自己,

这算什么艰苦这算什么难?

真不该,遇上困难想后退,

好惭愧,我二十多岁还是个青年。”

甲 “小川啊,你来到扶贫第一线,

主动把重担挑在肩。

我首先为你点个赞,

称得上是个好青年。

不久前,你要求入党递了申请,

志向远大再登攀。

共产党一心为人民谋幸福,

为群众流血牺牲也心甘。

想一想,共产党为什么领导人民闹革命,

红军将士为什么身穿单衣爬雪山,

领导者为什么鞠躬尽瘁披肝沥胆,

咱们工作队为什么下乡扶贫来攻坚?

总书记经常叮嘱咱,

群众的安危重如山。

咱肩上的担子千斤重,

时刻把群众的冷暖挂心间。

山上边,老年夫妻遇风雪,

很可能眼下的处境很艰难。

咱不挂念谁挂念,

咱不救援谁救援,

咱不辛苦谁辛苦,

咱不上山谁上山!”

乙 “队长!

我現在已经不觉累了,

咱们继续前进不拖延。

我誓与大山争高下,

要和风雪抢时间。”

甲 咱们背上米,带上面,

乙 提上副食和油盐,

甲 顶着寒风往上走,

乙 踏破冰雪登高山。

甲 越过两道沟,

乙 穿过三道涧,

甲 爬过四道坡,

乙 转过五道弯,

甲 拨开雪花往上看,

乙 前面不远到了山巅。

甲 有两间草房盖着冰雪,

乙 有两棵小树被压弯。

甲 屋檐上边挂着大冰柱,

乙 寒风刺骨隔着门缝往里钻。

甲 草房里住的老两口,

乙 那就是扶贫的对象刘老三。

甲 面对草房高声喊——刘大爷!

乙 刘大娘!

合 我们来啦!

甲 我们带来关心送来问候,

乙 背来了米面和油盐。

甲 咱们共同来取暖,

乙 一起度过风雪天。

甲 云开日出天晴后,

乙 大爷大娘欣然同意要搬迁。

甲 全村人热情迎接新住户,

乙 有困难大家来分担。

合 一起走上致富路,

扬鞭跃马度雄关。

高歌猛进新时代,

小康路上写新篇。

赏析:

细读崔砚君先生的《登山问苦》,深有感触,这是一个有筋骨、有温度、有情怀的好作品,能鼓舞人,教育人,启发人。

“正”是作品的核心。扶贫工作队队长关明远和年轻队员张小川“雪里走,风里钻”,冒着“风吹雪打透骨寒”的恶劣天气,不畏“坡陡路滑举步难”“背上米面和油盐”“趔趔趄趄地往山上攀”,去看望那“孤零零住在山巅”的“扶贫对象刘老三”,正是对习总书记“在扶贫路上,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家庭,丢下一个贫困群众”讲话精神的最好诠释。而长征路上红军军需处长化为丰碑的故事,更愈加强健了作品的筋骨,以当年的长征路、今天的扶贫路,曾经的爬雪山、眼下的送温暖形成完美的呼应,完美诠释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主旨。

“真”是作品的内涵。《登山问苦》的环境描写与情节设计,都非常真实。譬如张小川的心理变化——“队长啊,扶贫固然很重要,也不必这样抢时间。今天风雪这样大,最不合适去爬山,山顶上只有一个贫困户,可以往后拖几天。”“出发前,我向队长表了态,千斤重担咱承担。没想到我的理想挺丰满,实践起来这么困难。”“转念想,今天我们不上山,刘老三也不一定断了炊烟。那茅草房,风风雨雨经考验,这场雪也不一定能压坍。张小川心思犹豫脚步慢,腰板逐渐往下弯。肩上背着一袋米,仿佛是背着一座山。”这一串串精彩台词,将张小川的畏难情绪表现得淋漓尽致,这跳出了描写正面人物要“高大上”的老路,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展现在我们面前。同时又通过张小川的情绪变化,将人物描写“真”下的另一层意志坚定“真”表现出来:扶贫不能畏难,有难必须克服。

“精”是作品的追求。本作不仅思想精深,于辙韵对位、句式编排等方面也能见作者的深厚功力。“浓云密布压群山,风卷雪花起白烟,山路崎岖人罕见,空中的飞鸟展翅难,它们躲进鸟巢避风寒,哆哩哆嗦等着晴天”。几句开场白,把恶劣的气候表现得淋漓尽致。之后作品更以“言前”辙一韵到底,平仄韵脚运用讲究,起承转合自然流畅,用词造句亦堪称精美。尤其是生活语言的运用,突显了曲艺艺术的特征,看似平铺直叙的聊天,却让人悟出了生活的真谛。如最后一段——“刘大爷、刘大娘,我们来啦!我们带来关心送来问候,背来了米面和油盐。让咱们共同来取暖,一起度过风雪天。云开日出天晴后,大爷大娘欣然同意要搬迁。全村人热情迎接新住户,有困难大家来分担。一起走上幸福路,扬鞭跃马度雄关。高歌猛进新时代,小康路上谱新篇!”在变化的板式和铿锵的节奏中,表达了实现小康的共同愿望,唱响了脱贫致富的主题歌。

“新”是作品的尝试。创新是文艺工作者不懈的追求。《登山问苦》首先是形式新。“对口快板书”在韵诵类作品中很少见到。它不同于快板书“拆唱”,也不是单纯的“叙事体”叙说,而是借用了对口快板中的甲乙接替关系,同时又以不同角色共同講述了同一个故事,使得人物脉络更清晰,故事情节更完整,情绪表达得更加充分。再就是内容新。那段“长征故事”本是李本深先生的朗诵作品《丰碑》中的经典片段,将之插到《登山问苦》中,非但不显臃肿,反而让作品内涵大大丰赡起来。同时该故事插在正文中,也让节奏出现了合理的变化。两个不同时期人物思想的对比,两种不同曲艺形式的互衬,恰恰展现出作品的新意,折射出艺术的光芒。

《登山问苦》这个作品,有很好的示范性,尤其值得广大青年曲艺工作者学习和借鉴。

(赏析人:中国曲协快板艺术委员会副主任、秘书长  柴京云)

(责任编辑/马瑜)

标签: 军需 小川 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