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红色基因融入曲艺名城的基石

徐开麟 黄震良

艺术是色彩斑斓的,根植于人民大众之中的曲艺艺术以其生动活泼的艺术特点更显得多姿多彩。曲艺艺术跟其他艺术一起,经过千百年的洗礼而形成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成为了中华民族最稳定的精神基因,积淀了我们最深层的精神追求,是中国人民胜利前行的强大精神力量。

创建“中国曲艺名城”的任务就是要通过曲艺艺术的普及与发展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演更多的优秀曲艺作品,在满足基层群众精神追求的同时,潜移默化地将精神基因融入到人们价值观和人文素养的提升之中,这种贯穿于寓教于乐整个过程的核心就是由红色基因催生的红色文化,没有红色文化作為曲艺名城的基石,曲艺名城的根基将会动摇;不把红色文化作为曲艺创作的底色,曲艺名城所诞生的作品将会削弱它的宣传教育功能,甚至会背离新时代的文化需求。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我们要继续弘扬光荣传统、赓续红色血脉,永远把伟大建党精神继承下去、发扬光大!”这正是我们曲艺人的使命担当,用我们的作品弘扬光荣传统,赓续红色血脉。

上海嘉定区创建“中国曲艺名城”以来,始终遵循40年前陈云同志提出的“出人、出书、走正路”的教诲,坚持把红色基因融入曲艺名城的基石,把红色文化作为曲艺创作的底色,涌现了许多热衷于曲艺创作和演出的队伍,创作了数以百计的曲艺作品,培育了数以万计的曲艺观众,形成了“周周有戏看,月月有新作,年年有变化”的可喜局面。

一、红色文化催生了主旋律作品的不断涌现

嘉定,风物清嘉,人杰地灵,被誉为“江南历史文化名城”。经过800年的教化,儒雅民风代代相传,留下了众多珍贵的文化遗存,曲艺便是其中之一。这里自古以来就有“说唱演绎、曲艺杂谈”的民俗文化传统,拥有黄渡沪书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这里的人们对文化的需求是具有一定品位的,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嘉定人很快接受了因时代变化而产生的文化变化,在喜欢原有锡剧、沪剧等传统戏曲表演的基础上,提出了更高层次的文化需求。然而,嘉定曲艺人认为,要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演员必须提高自我,改变自我,加强曲艺创作,提高作品质量。

嘉定不仅是座历史古城,还是一座红色之城,红色资源相当丰富。几年来,嘉定曲艺人紧紧抓住“纪念改革开放40年、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祝建党100周年”等重大契机,积极组织专业作家和业余创作人员深入学习和采撷红色资源中的红色元素,创作了上海说唱《初心曲》《抗日英雄出外冈》《英雄塔》《关》;沪书故事《火烧敌机》《丰碑》;快板书《活捉震三江》《光辉的历程》等大量的曲艺作品。由上海市曲艺家协会主席、评话表演艺术家吴新伯和市曲协副主席黄震良领衔的策划和创作团队,多次走访嘉定第一位共产党员陈君起纪念馆,四处查阅文影档案,进行深度曲艺创作,三易其稿。终于,这部将上海说唱、沪书、弹词和快板等曲艺形式融为一体的原创曲艺组合剧《陈君起》在曲艺之乡嘉定区南翔镇上演,赢得了极大的反响。

红色题材的曲艺创作不仅为上海曲协在嘉定组织的建党、建国庆典活动和党史学习教育活动带来不少收获,红色基因的强大生命力还助推了其他主旋律曲艺作品的创作,实现了嘉定曲艺事业的优质发展。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暴发,在上海曲协创作委员会主任徐开麟的策划下,嘉定工业区企民星曲艺创作基地立即组织了创作,几乎在上海驰援武汉的第一批救援医疗队到达江汉的同时,从上海曲协主席到说唱表演艺术家、从曲艺作家到专业演员、从曲艺音乐人到业余曲艺爱好者,仅仅用了24小时就制作完成了第一部抗“疫”题材的广播说唱《逆行天使》,发出了曲艺人对白衣天使的第一声致敬。继而,南翔、安亭等曲艺之乡创作了上海说唱《最美守门人》、少儿说唱《我们也是战斗员》、小品《门里门外》《我们一起喵喵喵》等曲艺作品,广泛宣传,鼓舞了人民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斗志。当国家发出垃圾分类号召的时候,企民星曲艺创作基地又推出了第一部曲艺剧《垃圾千金》,为帮助广大市民养成垃圾分类的好习惯起到了积极作用,得到了国务院网站、新华社等13家主流媒体的关注报道;为了弘扬非公有制经济党组织共产党员的先进事迹,南翔曲艺之乡顾竹君说唱艺术中心创作了第一部说唱剧《当家女人》;为了配合我国第一部《民法典》的宣传,企民星曲艺基地创作了曲艺剧《老子儿子和孙子》;为了宣传和继承英雄先烈的革命精神,嘉定新城(马陆镇)“马上乐”相声工作室创作了曲艺情景剧《穿越时空的青春对话》;与上海曲协共同打造的根据嘉定著名外交官顾维钧事迹编创的中篇评弹《一代外交家——顾维钧》受到了广大观众好评。

这些由红色文化催生的主旋律作品创作,培育了嘉定曲艺创演人员的创作自信,拓宽了其创作眼界,从而催生了主旋律作品的不断涌现,为嘉定观众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精神食粮,也成为嘉定成功创建“中国曲艺名城”后在繁荣曲艺原创领域的一大突破性探索。

二、红色文化培育了曲艺观众的审美素养

观众是需要培育的,任何艺术都有她的专属鉴赏群体,曲艺也是如此。长期以来,曲艺的观众似乎都是“平均年龄65岁以上”的中老年观众。中老年观众作为曲艺观众的主体无可非议,但是面对曲艺的发展和未来,观众的结构就成了必须面对和研究的课题。

多年来,嘉定在创建和运作“中国曲艺名城”的过程中,发现以红色文化题材为主的曲艺作品在相关活动和巡演的宣传带动下,受到了包括学校学生、机关青年、公司白领在内的基层观众的关注。一些平时在机关里忙碌的年轻人在参与了庆祝建党百年的快板、小品演出后,很兴奋,一致表示“参与曲艺活动不但能活泼自己,还能沉浸在红色文化的体验之中,以后再有这样的机会,一定不放过……”。以陈云同志的故事为主要创作题材的曲艺党课在交大附中、马陆镇樊家村、石冈社区、戬浜学校开展了“微党课进社区”巡演活动,观众反响热烈,大家对这一种红色文化寓于教育之中的形式交口称赞。马陆镇樊家村的一位阿婆在听了故事《一份求助信》后含着眼泪说:“像陈云这样的好干部真的应该越多越好啊。”很多第一次接触曲艺的年轻白领也感到耳目一新,他们表示:“原来党课这么有意思。看了丰富多彩的曲艺演出,让我们在观赏的同时,形象地了解了党的历史和故事,只是以前这样的机会比较少,让我觉得只有搞笑的抖音和段子才是曲艺……”古镇娄塘村几位年轻的社区女干部第一次拿起竹板表演了自创的群口快板《今朝与老早》,一口气用了几十个“想不到”,抒发了在党的领导下家乡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真切感受,用“想不到,想不到,其实统统想得到;时代好,祖国好,全靠党的好领导”表达了老百姓的心声。又比如安亭镇的几位上了年纪的居民,她们表演了群口说唱《老太婆走进新时代》,用忘我的表演,唱出了生活的获得感和夕阳晚年的幸福感。马陆镇李家村的几位老妈妈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自编自演了快板《十谢共产党》,获得了观众的热烈共鸣。嘉定工业区的阿婆们不甘示弱,把一段体现“农民过上跟城里人一样生活”主题的群口说唱《贵客临门》唱出了上海,唱到了中国曲协举办的马街书会……

除了曲艺人的主旋律作品创演,曲艺观众的培育也在主旋律作品的观赏过程中,得到了滚雪球般地壮大。每年数十场的“说说唱唱百姓乐”嘉定区曲艺基地巡演、马陆镇一年一系列的《老乐汇》18场村居巡演、嘉定工业区每周一次的“笑乐惠”阵地演出;全区经常性的曲艺主题活动……无不为观众送去了主题鲜明,艺术与政治相结合的精神食粮。《老子儿子和孙子》是一出反映老年人自我维权的曲艺剧,每每演出结束,观众久久不愿离去,一些观众拉着演员的手動情地说:“这台与生活密切相关的演出,让我们感触很深,有笑点,更有泪点,使我们了解了《民法典》的相关内容,真好!”

老年曲艺爱好者群体如此,莘莘学子也在参与曲艺名城的曲艺活动中得到了锻炼,曲艺名城还联合上海曲协、嘉定区文化馆和市、区的教委部门,甚至连同长三角地区的曲协一起开展了许多青少年曲艺的赛事和交流,特别是“嘉定法宝杯”讲好中国法治故事全国曲艺展演、连续举办的六届的“唯实杯”青少年曲艺大赛,参演人数和节目数量连年上升,质量也不断提高,既吸引了全国曲艺人的关注,也涌现了许多很好的曲艺新苗,10岁小演员带着故事《丰碑》登上了庆祝建党百年的首都大舞台;从安亭小剧场讲演故事起步的少年女学生考入了专业院团;叶城路小学的孩子们跟着老师打起快板表演了传统段子《看升旗》;安徽小姑娘在名师的指点下,不仅能说上一口流利的上海话,还拿下了原创说唱《两元钱》,引得评委老师和观众的一致好评。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放下了网游、桌游,爱上了曲艺,让我们欣喜地看到了曲艺的未来。

这就是红色文化的作用,培育了曲艺观众的审美素养,让不同层次不同年龄的群体都能在欢乐的曲艺舞台上汲取正能量,幸福而健康地学习、生活和成长。

三、红色文化提升了曲艺名城的境界格局

有人认为曲艺是短小精悍艺术的象征,就规模而言艺术也许有大小之分,但就作用而言,是没有高低之别的。我们认为,作为站在地域性曲艺建设C位的“中国曲艺名城”来说,应该具备于其位置相适配的格局与境界。

曲艺艺术与其他艺术一样,用独特的艺术语言形象地展现典型的意识形态。虽然,嘉定的曲艺事业无忧于票房的烦恼,但是她也有更高层次的追求与发展。如何开拓阵地,完善曲艺普及网络,提升嘉定曲艺的境界?如何打造品牌,整合大众曲艺资源,扩大嘉定曲艺的格局?嘉定曲艺人给出的答案是:把红色基因融入曲艺名城的基石,实现嘉定曲艺的新发展。

经过持之以恒的红色文化继承与传播,以及无数场红色文化主题活动的开展,近年来,嘉定相继诞生了嘉定区文化馆曲艺基地、嘉定区总工会职工曲艺基地、安亭镇“中国曲艺之乡”基地、南翔镇“中国曲艺之乡”基地、嘉定新城(马陆镇)老乐汇曲艺基地、上海顾竹君说唱艺术中心南翔基地、上海评弹团“乡音书苑”江桥镇基地、菊园老茶坊曲艺基地、嘉定工业区企民星曲艺创作基地、外冈镇文体中心曲艺基地等曲艺阵地,而这些曲艺文化阵地的健全,加上充足的曲艺人才储备、丰富的曲艺文化资源、多元的曲艺共建模式,进一步助推了嘉定“中国曲艺名城”格局不断扩大,境界逐渐提高。

然而,这种境界格局的形成和提升,与红色文化的继承与传播密不可分。沪书表演名家黄震良,说唱名家顾竹君、陈健,优秀曲艺演员周红、陶莺芸、朱琳、张文泽、张晓冬、陈思清、邵印冬、王静瑛、李国靖、李文博等专业曲艺工作者下基层,为传播红色文化,普及曲艺知识开班培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例如,被中国曲艺家协会授予“中国曲艺之乡”称号的南翔镇坚持举办“南翔戏曲·曲艺庙会”,槎溪书场、“戏曲·曲艺大家唱”等基层曲艺活动平台,让基层群众充分感受地方曲艺的独特魅力;邀请曲艺名家落户镇内艺术中心、培训基地,创演具有南翔镇地域特色的曲艺节目;依托优质曲艺和教育资源,坚持开展曲艺进校园系列活动,为南翔曲艺事业的传承发展培养新鲜血液。

嘉定曲艺人始终把握“修炼内功、发挥特色”“包容互鉴、着眼长远”两大着力点,以“中国曲艺名城”建设为契机,以长三角文旅资源融合为背景,不断挖掘曲艺资源,把握嘉定特色,找准曲艺资源和文化旅游工作的最大公约数、最佳连接点,形成共赏交流、参与创作的长三角曲艺联合发展态势,实现曲艺文化大联动,既为长三角曲艺文化建设与发展提供新引擎、新动力,也提升了嘉定曲艺文化品质的新形象,使嘉定曲艺在大格局中永葆活力。

一个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的伟大民族,必然有其独特的文化基因和辨识符号。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在几千年的历史流变中,中华民族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遇到了无数艰难困苦,但我们都挺过来、走过来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世世代代的中华儿女培育和发展了独具特色、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为中华民族克服困难、生生不息提供了强大精神支撑。”

“中国曲艺名城”嘉定诞生于一个伟大的时代,时代给予的使命与责任就是用优秀的曲艺作品讴歌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讴歌中国共产党的建党精神,讴歌中国人民的奋斗精神。笔者认为,只有把红色基因融入曲艺名城的基石,曲艺的大厦才愈加坚固;把红色作为曲艺创作的底色,我们的作品才不会偏离“为人民创作,为时代歌唱”的正确方向,曲艺人才能更有底气地吹响砥砺前行的号角,把更多的优秀曲艺作品化作人民的笑声,化作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奋斗力量!

(作者:徐开麟,上海市曲协创作委员会主任;黄震良,中国曲协评书艺术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曲协副主席)(责任编辑/陈琪颖)

标签: 嘉定 名城 曲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