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杨颂

凄雨萧瑟晚来风,

满街狼犬带血腥。

湘江咆哮波涛涌,

乌云笼罩长沙城。

牢房内潮湿又阴冷,

令人窒息不透风。

杨开慧,十个指甲全脱落,

还有的竹签在里面钉。

遍体鳞伤全身肿,

血肉模糊看不清。

毛岸英忙给母亲擦伤口,

杨开慧嘴里发出呻吟声。

岸英他试着给妈妈拔竹签,

刚一动,妈妈抽搐赶紧停,

小岸英看妈妈心如刀绞,

真好似一根根钢针刺破胸。

想拔不敢拔,

想拔怕妈痛,

想擦不敢擦,

想擦怕妈疼,

想哭不敢哭,

怕妈伤心情。

这时候,岸英再也忍不住,

扑在了妈妈怀里哭出了声。

“妈妈——你醒醒——妈妈——你醒醒呀——”

杨开慧慢慢睁开了眼,

颤抖着双手停空中。

“妈妈,疼吗?”

“岸英,疼!疼!”

“妈妈,让儿给您擦擦血迹好吗?”

“孩子,别——动!别——动——!”

“妈妈——我想爸爸——我想爸爸——”

小岸英禁不住珠泪滚滚往下掉,

泣不成声哭不停。

“岸英——”

杨开慧慢慢把手来放下,

深情地看着岸英露笑容。

干裂的嘴唇说不出话,

喉咙肿得难发声。

“孩子——爸爸此刻也想你呀!

你爸爸为咱穷人闹革命,

走乡串寨发动群众在斗争。

爸爸他领导了秋收暴动,

井冈山星星之火燎原红。

爸爸他指挥红军在战斗,

杀得那湘赣军阀到处懵。

爸爸他铲除那土豪劣绅人心快,

让反动派他们的阴谋难得逞。

反动派天罗地网搜捕他,

他让那反动派胆战心惊。”

“妈妈——反动派真坏!爸爸妈妈是多好的人啊!

我亲眼见妈妈被绑在老虎凳,

刽子手心狠手辣动大刑。

妈妈你宁死不屈不说话,

妈妈真是个大英雄。

长大后我要为妈妈把仇报,

誓把这牢房来踏平。

把这里坏人全抓起,

啪、啪、啪,我亲手要把坏蛋用枪崩。”

“我的好岸英——”

“ 妈妈,咱什么时候能出去?我想和弟弟在一塊玩——”

杨开慧闻听流眼泪,

“岸英,你们兄弟都是妈的亲骨肉,

妈默祷莫再失散月儿明。

岸龙他早早离开妈怀抱,

缺失了母爱妈心疼。

岸青儿身单力薄我更焦虑,

无时不牵挂母子情。

孩子,但是为了革命,妈妈一定要保守所有秘密。

绝不能对敌人说一个字。这次,妈妈是出不去了!

敌人也不会放妈妈出去的!孩子,你长大后,就会知 道,妈妈在监狱为什么坚强?为什么不惜牺牲生命?”

“妈妈——”

“岸英,别哭,把你的识字本——拿来。”

“嗯。”

岸英从墙角里拿来毛边纸,

一张纸四边破烂不成型。

杨开慧铅笔头攥在手里直抖动,

颤抖着一笔一划写工整。

红肿的食指指着字,

一字字一句句,

字字句句教岸英。

“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岸英呀,妈恐怕不能把儿来养大,

但是却永远牵挂咱母子情。

妈如果以后不在你身边,

妈盼儿走出牢房把本领增。

若出去两个弟弟你要管,

当哥哥千万别和弟弟争。

重活苦活你要做,

让着岸青和岸龙。

你带着弟弟去卖报纸,

要靠自己来谋生。

大街上换了铜板买个饼,

掰几瓣分给弟弟把饥充。

你还要教会弟弟能识字,

长大后懂得真理求光明。

有机会出去见到你爸爸,

告诉他妈妈永远爱着他,

献身革命更光荣。”

“妈——尽管岸英年龄小,

是非黑白能分清。

儿永远记住妈妈的话,

风雨中把两个弟弟来养成。

孩儿岸英长大后,

我也要当个大英雄。”

“我的好岸英——”

杨开慧依依深情望窗外,

凝望着那颗最亮的北斗星。

“润之呀,

念我远方人,

复及数良朋。

心怀长郁郁,

何日复重逢。

开慧我日日夜夜思念你,

开慧我每时每刻对党忠。

开慧我牺牲小我为革命,

开慧我慷慨赴死傲长空。

求真理革命路上多保重,

洒热血铁骨铮铮笑苍穹。”

北风呜咽江水恸,

青山垂泪猿哀鸣。

杨开慧被押赴刑场识字岭,

面对着板仓思故情。

幽冥钟声声低沉震庙宇,

杨开慧气宇轩昂多从容。

一曲长歌骄杨颂,

万马奔腾驰纵横。

好一个巾帼英雄杨开慧,

好儿女丰碑永驻气贯长虹!

点评:

由优秀曲艺作家暴玉喜创作的《骄杨颂》以革命烈士杨开慧为主角,塑造了一位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理想、有母爱、有牵挂的共产党人形象,表达了革命战士不畏生死、一往无前的坚定信念。

1930年10月中旬的一天,杨开慧不幸被捕。敌人只要她在报上发表声明,与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就可以马上获得自由,遭到了杨开慧的严词拒绝。杨开慧对前去探监的亲友说:“死不足惜,但愿润之革命早日成功。”同年11月14日,杨开慧在长沙浏阳门外识字岭刑场英勇就义,年仅29岁。

本作品的标题“骄杨”取自毛泽东《蝶恋花·答李淑一》词中的一句,“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这首诗寄托了毛泽东对夫人杨开慧烈士和亲密战友柳直荀烈士的无限深情以及对革命先烈的深切悼念和崇高敬意。

作品一开篇就以简洁的文字勾勒出故事发生的背景,“凄雨萧瑟晚来风,满街狼犬带血腥。湘江咆哮波涛涌,乌云笼罩长沙城”。恶劣的自然环境象征了当时在国民党统治下黑暗的社会。接着文中主人公杨开慧以受到敌人严刑拷打的形象出现,血肉模糊、遍体鳞伤,一位弱女子被如此残酷对待,令人同情不已的同时对敌人的冷血无情痛恨十分。随后杨开慧和儿子毛岸英的对话是作者着墨的重点,大量的对话,为读者展现的是一位教导幼儿、舐犊情深的母亲,一位对毛泽东情深挚爱、忠贞不渝的伴侣,一位无畏牺牲、信仰坚定的革命战士,三种角色为读者立体勾勒出了杨开慧的丰满人物形象。在阴冷的牢房中,二人的对话流露出的是杨开慧的母子情、夫妻情、火一样的革命热情,也反映出毛岸英对母亲的不舍依恋,以及是非分明、立志要将坏人消灭的志向。

本作品文字详略得当,重点突出,主题鲜明,感情真挚。作为一名拥有丰富经验的创作者,暴玉喜对此类红色题材可谓驾轻就熟,信手拈来。在创作红色题材时,革命先烈的事迹往往是作者们较多选取的素材。对以杨开慧烈士为主角的作品创作,也多以在狱中母子二人的遭遇,楊开慧的英勇不屈和从容就义为主。除了我们已经耳熟能详的英雄人物和事迹,也更希望我们广大的曲艺作者们去发掘更多不为人知的英雄前辈和革命烈士等,塑造更多在建党百年以来为中华民族之崛起复兴而奉献青春热血乃至生命的人物,传颂他们的感人事迹,用曲艺之力量弘扬英雄模范精神,赓续红色基因。

(点评人:本刊编辑部)

(责任编辑/邓科)

标签: 杨开慧 革命 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