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书记

杨玺平

女 绿水青山傲长空,

男 长空万里党旗红。

女 红旗艳映扶贫路,

男 扶贫路上铸忠诚。

女 驻村干部千千万,

男 单表“最美驻村书记”赵玉明。

女 (白)你说的是辽矿公司金宝屯煤矿煤质科工会主席赵玉明?

男 (白)对呀,他是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驻村3年就把省级贫困村变成小康村。

女 (白)这么厉害呀。

男 (白)那是呗,赵玉明让“风沙干旱碱,地下没资源,地上没产业,谁去谁丢脸”的长岭县大兴镇永胜村彻底脱了贫致了富,你说这样的驻村书记值不值得称赞?

女 (白)值得称赞,可我听说赵书记最近吃不好睡不好,村部的灯不到半夜都关不了,还一趟趟总往田地里跑,整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哎,你知道赵书记为啥忙得脚打后脑勺?

男 (白)为啥呀?

女 (白)要想知道为了啥?咱俩还得接着往下唱。

男 (白)好。

女 永胜村十年九旱土质差,

男 缺少水源乡亲们难春耕。眼望着这片田野干旱又裂缝,还有那一双双焦灼期盼的眼睛。玉明我心中暗把决心下,打井抗旱春耕之前要完成。虽说这事操作起来难度大,再难我也不能辜负乡亲们一片深情。连日来申请资金还把专家请,起早贪黑打井施工一点不轻松。正是我忙得焦头烂额团团转,

女 不料想女儿打来电话哭出了声。

女 (白)“爸爸,我妈有病住院。”

男 (白)“有病住院啦?”

女 (白)“医院刚刚确诊,没敢告诉妈妈诊断结果,爸,你快来吧。”

男 (白)“闺女,你快告诉爸,你妈得的是啥病?”

女 (白)“爸,妈妈得的是胃癌。”

男 (白)“啥?胃癌?”

男 听此言三魂出窍头上响雷炸,又好像万丈高楼失落平地楼塌崩。叫春燕,玉明我马上就回家转,望身后,施工现场人声鼎沸机声轰鸣。我若离开,打井工程正是关键时刻,我若留下,愧对妻子17年的陪伴情。是 走是留是留是走,刹那间急火攻心我头重脚也轻。

女 村主任急忙扶住玉明把话讲,“打井再重要也重不过有病,工地上我先照应你赶紧去省城。”

男 “我速去速回千万别耽误打井,有啥事儿电话联系咱们常沟通。”

女 赵玉明心急如焚往医院奔,

男 病房前我紧咬牙没落泪心绪不宁。为免得春燕看出破绽,调整好情绪我走进病房中。看以前春燕脸色多红润,如今已没有往日好面容。强装笑脸我把春燕叫,

女 看见丈夫我喜又惊。

男 “春燕你有病为啥瞒着我,女儿要是不打电话我还不知情。现在我就带你去看病,寻找名医咱们去北京。只要能把你的病治好,就是倾家荡产我也不心疼。”

女 “我也没啥大病,你工作那么忙所以就没吱声。告诉你不要来怕你心不静,两头分心着急上火再急出点毛病。”

男 听春燕一番话更叫我心痛,这时候还一直关心惦记我赵玉明。强忍悲痛不让泪水往外涌,

女 “玉明你眼睛为啥有点红?”

男 “这几天起早贪黑没睡好觉,好像有点闹眼睛。”

女 我看看丈夫的脸,

男 满脸是倦容。

女 我摸摸丈夫的手,

男 老茧硌手疼。

女 鬓角上,

男 白发生。

女 看看额头,

男 皱纹儿浓。

女 嘴唇皮裂缝,

男 眼睛肿又红。

女 刚过40岁,

男 瞅着不年轻。

女 “你又黑又瘦多憔悴,疲惫不堪真叫我心疼!”

男 “这些年我东奔西走忙工作,家里家外一切都是你担承。从今天开始我把你陪伴,啥时你病好彻底我再回村中。”

女 “你在这我也是打针吃药,何况我生活自理不用你照应。村里这几天正在忙打井,你赶快回去忙正事别在这儿白搭工。”穆春燕说着就把赵玉明往外撵,

男 赵玉明抱住妻子心如刀割一般疼。好贤妻现在还不知自己患了癌症,我怎能扔下她自己回村中。“春燕你不要先撵我走,这几天我要跟着你学习打字编程。呆两天你没啥大事儿我再回永胜。”

女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先答应。”

合 两个人在医院互助互动,

男 我教她战胜疾病,

女 我教他咋编程。

女 我下地,

男 我给穿鞋系鞋带。

女 我吃药,

男 我端水送到手中。

女 我打针,

男 我给揉肩捶背。

女 我睡不着,

男 我给你讲故事听。

女 这天我觉得心里有点热,你下楼去给我买根冰淇凌。

男 我出門转身刚要走,

女 村主任打来电话找玉明。“我本来不想给你打电话,可不打电话又不行。张三说刘四打井多占他家半行垄,叫媳妇躺在垄沟说啥不让施工。村委会再三劝说不顶用,看起来你不回来打井难进行。”

男 (白)“啥,停工了,你咋不早说呢?好啦,我马上回去,(走两步转身)哎呀不行,我回不去呀。”

女 “(接过玉明手机说了一句)能回去,(对玉明)眼看就要播种了,打不了井没水咋办?”

男 (白)“可是我回去——”

女 (白)“你来我就说了,我能照顾自己,你不用在这里陪我。这么大的事你赶紧回去,你要不走我现在就出院,跟你一起去永胜。”

男 (白)“那我还是自己回去吧,忙完马上回来。”

女 (白)“好,你开车小心点,注意安全。”赵玉明回到村里苦口婆心做工作,

男 工作很快恢复打井重开工。

女 紧接着又处理了几件棘手事,

男 心里面惦记着春燕几次没走成。

女 没想到啊,没想到穆春燕——

男 突然之间病情加重,

女 医治无效永远,

合 闭上了眼睛。

男 玉明我闻听噩耗往医院奔,看一眼春燕的遗容我哭出了声,叫一声春燕哪,你咋不等一等,等我跟你说句话送你最后一程。你怎舍得半路扔下我,我还没回报你对我的一片深情。你怎舍得扔下年幼的孩子,她还没上大学没读研究生。你怎舍得扔下年迈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锥心刺骨疼。

女 这些年,你为我生儿育女操持家务,

男 你为我日夜辛劳把爹娘照应。

女 你为我洗衣做饭从不抱怨,

男 你 为我为家为孩子为老人无怨无悔做牺牲。

女 悔只悔平日里对你关心太少,

男 恨只恨病魔它咋这么残酷无情。

女 叹只叹你今年才刚刚37岁,

男 悲只悲你这么年轻就走完人生的旅程。

女 身为你的丈夫我心有愧,

男 欠你的情我一辈子都还不清。

女 趙玉明伤心过度倒地不醒,

女 (白)“爸爸”,我急忙摇醒爸爸哭喊连声,“妈妈已经离我去,你不能再把女儿扔。没妈的孩子是一棵草,我不能再失去爸爸孤苦伶仃。”

男 女儿她浑身颤抖说出肺腑话,一字一句好似钢针扎透我前胸。女儿她眼睛哭红还把我劝,这般懂事乖巧真叫我心疼。爸爸我不会扔下你不管,从今后咱父女相依为命,把你妈送走之后你先跟爸爸回村中。

女 回村后安排孩子县城把学上,

男 赵玉明一个人把女儿照应 。

女 县城村部来回跑,

男 贪大黑来起五更。

女 白天地里一身土,

男 夜晚工作到天明。

女 和村民修公路同打井,

男 指挥劳动带监工。

女 协调资金建鸡舍,

男 养育肥羊建大棚。

女 引进品牌一项项,

男 村民增收有分红。

女 全村接通自来水,

男 危房改造换新容。

直播带货农产品,

男 振兴路上忙不停。

女 转眼之间3年到,

男 父女二人祭奠春燕来到公墓中。

女 我喊了声妈妈心悲痛,

男 我叫了声春燕泪湿前胸。我今天领着女儿来看你,快告诉你妈妈两件大事喜重重。

女 第一件爸爸获奖到北京开大会,

男 没有你穆春燕就没有我这份殊荣。

女 第二件我考上大学马上去报道,等大学毕业后再读研究生。

男 (白)“春燕呐,当初你走时玉明没能跟你说句知心话,没能给你买回来你最想吃的冰淇凌。一想到这些我恨我就悔我就心难受,打死我也不相信你就这样舍得把我扔。再也听不到你的唠叨,看不见你的身影。心里发空不知道日子咋过我发了懵。这个家上有老下有小日子还得过,你放心,照顾好孩子老人我必须要支撑。我知道你一直把永胜村惦记,如今永胜村和以前大不相同。春燕你在天有灵睁眼看一看——

女 你看看村村修了柏油路,

男 当年你来村里看我还把高跟鞋陷在泥泞中。

女 你看看屯屯夜晚亮如昼,

男 那是安上了路灯不再黑咕隆咚。

女 你看看地里一口口抗旱井,

男 浇灌着春种,孕育着秋后的收成。

女 过去村部晚上睡觉小风往屋里刮,

男 现如今家家户户新房全落成。

女 贫困村变小康村处处是美景,

男 可春燕你却永远闭上了眼睛。”

女 父女二人正悲痛,

男 村民代表来祭祀春燕,朵朵鲜花捧手中,

女 “春燕你虽然一去3年整,

男 我们一刻没有忘记你笑貌音容。

女 永胜村能有今日功劳有你一份,

男 你和我们赵书记一样有功,

女 永胜村永远不会把你忘记,

男 愿你在天堂之上把心放安宁。

女 永胜人说话就算数,

男 我们帮你照顾女儿照顾老公

合 我们心中最美的书记赵玉明。”

男 一番话说得我热泪涌,一肚子感激难出声。千言万语化行动,我给乡亲们鞠一躬。

女 为民服务党旗红,

男 最美书记赵玉明。

女 振兴路上真情驻,

男 圆梦乡村绘前程。

合 圆梦乡村绘前程。

点评:

本作是以荣获“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荣誉称号的吉煤集团派驻吉林省长岭县大兴镇永胜村第一书记赵玉明的真实事迹为素材创作的。类型作品是当前曲艺创作的主流,主题意向一般较为鲜明,但也很容易走入“套路化”“格式化”的“胡同”中,只见事不见人。但作者充分意识到这一点,并没有把视角完全集中在主人公如何帮助村民的事迹上,而是用大量笔墨渲染了他与妻子的真挚感情,力求同时展现模范人物的典型性和平凡性,让人物更加有血有肉。

从相当程度上来说,这个作品是“双主角”模式,赵玉明的事迹较为全面地诠释了题目“最美书记”的内涵,但如果没有妻子春燕的理解与支持,赵玉明也不可能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带领村民脱贫攻坚的工作中。这夫妻二人的互动、理解,甚至最后赵玉明在春燕坟前的哀恸,既体现出夫妻之情,让“最美书记”的形象更为生动,又写出了一个好家庭的重要性,隐隐为“树立良好家风”的要求做了注解。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双主角”的互动占了作品较大的篇幅,在一定程度上“挤占”了赵玉明与工作对象的互动空间,让作品在其他方面的张力不足,特别是作品最后村民感谢春燕的内容,稍显突兀,更有些为感谢而感谢的味道。此外,作品有“事无巨细”的倾向,唱词写得太满,给二度创作留的空间似乎少了一点。

(点评人:国家一级编剧 焦桂英)(责任编辑/马瑜)

标签: 永胜 书记 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