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男人的嫂子

张国立
大部分男人都遇过某种嫂子,我的意思是某个好友的妻子。而这种嫂子真是难对付。
很久以前我就遇过一位,她个子不高,长得秀气,第一次见面是朋友阿强叫我去他家,帮他把广告文稿顺一顺,我就去了。忙到大约黄昏,我们两人伸着懒腰,他开窗对一楼喊:“赏我们两杯咖啡吧。”就这样,我见到强嫂。她一眼也没瞧我,放下咖啡的同时嘴里念着:“狗窝也该收拾了吧。”
我和一般男人的反应相同,跟嫂子见面,当然早已起身站好,略弯了腰,满脸挤出若干条皱纹组成的微笑,准备随时喊“嫂子好”。阿强也和大多数男人一样,依然跷着脚,握住咖啡杯的同时,介绍我说:“这是阿立。”接下来我和强嫂就应该相互点头致意,或者握握手,不过她仍然一眼也没瞧我,把我当成空气,还说:“晚上吃意大利面,收拾好就下楼来帮忙。”
她的意思绝非请我留下来吃面,更未暗示我进厨房帮忙,她根本的意思是:“这是我家,请勿打扰。”
小白遇到的嫂子更极端。小白原来和彼得共营一家设计公司,生意还算可以,不至于发财买保时捷跑车,也能开2.0T的奔驰。两人从高中起就是同学,交情好到衣服不分彼此,但彼得有了孩子后的一年,他们散伙了。据小白的说法,彼得的老婆觉得都有小孩了,男人得有男人的样子,不能再像男生一样成天跟狐群狗党一起混。于是彼得决定退股,自己开工作室。
说这话的那天,嫂子请小白去家里吃饭。小白还是老样子,自己翻冰箱找啤酒,在餐桌旁找个位子就坐下,不过他发觉气氛不寻常,因为彼得始终没讲话,而嫂子则怀里抱着婴儿还一直忙着厨房里的事。小白顿时有点困惑:
一、婴儿睡着了,为什么不放到床上?
二、嫂子从超市买回来的熟食,装进盘子就好,为什么忙得像烧五菜一汤?
7点整,嫂子下令开饭了。这时彼得去冰箱拿两瓶啤酒,但是嫂子却摇着她的右手食指说:“嗯嗯,小白可以喝,你待会儿还得收拾碗盘,我们说好的。”
小白赌气,一口气喝掉冰箱内的半打啤酒,帮彼得洗了碗盘才回家。
如今彼得的工作室离小白的公司不远,两人仍偶尔一起喝喝啤酒,不过绝不超过下午5点半,免得嫂子知道了不高兴。
还有一种嫂子更厉害,比如小骆的老婆。两年前小骆结婚,我人在台北,事后补送了一盏彩色玻璃灯当礼物。骆嫂问:“谁送的?”小骆说:“国立呀。”后来某天我和小骆喝酒聊天,他回家晚了点,骆嫂问:“跟谁喝酒?”小骆喝多了,大着舌头说:“鬼立。” 骆嫂面无表情:“哪个鬼立?” “送我们玻璃灯的鬼立呀。”从那天到现在已经7年了,每回小骆跟我在一起,回家后骆嫂都问:“哪个鬼立?”我在他们家的全名是:送玻璃灯的鬼立。
我当然明白骆嫂永远表现出记不得我的用意,她的意思是:别老找小骆喝酒;同时也强烈暗示我请勿干扰他们家的正常作息。
你都没遇过这种嫂子?命好,可是也千万记住,做朋友,要识相。
啊,如果你们都恰好是一些人的嫂子,请务必拜托,没有老婆的男人(女人一样),容易干涸,而没有朋友的男人(女人也一样),容易枯萎。
像我老婆,任何朋友来家里,她都非得留人家吃饭不可。她会说:“老张,不晓得去拿酒!”这样,我大概不会枯萎,倒是人人皆知来我家吃饭不必付钱,他们没事就来,因此我极可能会被酒淹死。
(摘自《婚姻与家庭·性情读本》)(责编  微子)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