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白血病妈妈悲壮生女,生命突围共同绽放

姜雪峰
2017年10月的一天,带着假发的钟雯细心地照顾着女儿周小朵,牙牙学语的小朵蹒跚地跑着,钟雯时不时地扶起摔倒的女儿,替她掸去身上的尘土,极其简单的一幕,却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幸福!一年多之前,钟雯被查出患有急性白血病,恰好她当时刚刚成为了一个“准母亲”,如果救治自己的话,势必失去腹中的女儿;如果留下女儿的话,钟雯的生命很可能只能存活七个月。何去何从之中,钟雯选择了悲壮生女,而母女俩的生命也在倔强里突围绽放……
好孕来临 岂知孕事来去艰难
2015年10月的一天,起床后的钟雯突然感到头部昏昏沉沉的,还有一种呕吐感,丈夫周烽立即将她送到了附近的医院。令人高兴的是,检查的结果竟是钟雯怀孕了,拿到确诊书,夫妻俩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32岁的钟雯与周烽都是江苏省常州市一家职业学校的普通职工,两人青梅竹马,初中同一个班级,参加工作又同一个单位。2011年年初,感情一直非常好的他俩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2012年2月,钟雯首次怀孕了,但很快就流产了。短暂的沮丧过后,夫妇俩又于第二年年初再次怀上孩子,可是这一次同样出现了意外,胎儿长到三个月大的时候,突然出现了胎停的现象,这个胎儿又在钟雯的腹中夭折了。
夫妇俩几乎崩溃了!这真的是两场意外?还是钟雯的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他们不敢耽搁,梳理好心绪后,立即来到一家专业的妇产医院进行检查。果然不出所料,钟雯的血液样本显示:她的身体内有一种天然的抗体,这种抗体会导致血液里快速形成血栓,从而让四个月以内的胎儿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情况,其中最为常见的就是流产。医生告诉夫妇俩:这种抗体会导致钟雯的怀孕率极低,最坏的情况就是他俩一辈子都无法拥有孩子!医生的话晴天霹雳一般让这对小夫妻木然呆立在原地。此后他俩到处求医问药,只要有一丝怀孕的可能,再远的路途也毫不犹豫。
2015年8月,钟雯在上海的一家医院得到了有效治疗。作为丈夫的周烽也倾力对钟雯进行呵护,有一次,他偶然听说苏州郊区有一位老中医,他配有一种不孕不育的秘方,在没有准确地址的情况下,他冒着雨跑到了那里。当浑身湿透的他极尽周折,好不容易找到那位老中医时,才发现对方在市区的中医院也定期坐诊,他根本就不必如此狼狈……
从过去的艰辛中回味过来,钟雯认真地对周烽说:“这个孩子不管需要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要保护下来。”看着钟雯坚定的眼神,周烽连连点头。是啊!为了钟雯腹中的胎儿,两个人尝尽了酸甜苦辣,这一次再也不能有任何闪失了!
2016年2月,钟雯腹中的胎儿已经五个月大了,此时已经过了最容易流产的危险期,夫妇俩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有一次,钟雯一边摸着肚子,一边对周烽道:“不知这个孩子像你还是像我呢?”“如果是一个男孩子就像我,女孩子就像你!”周烽这个“准父亲”也被妻子的情绪感染着。可是,上天似乎总是和这对夫妻开玩笑,就在他俩感受着腹中胎儿一天天长大时,一个意外降临了。
2016年3月初,钟雯在一次例行体检中,出现了血液中白细胞指标极不正常的情况!医生们立即对钟雯进一步确诊,果不其然,详细与缜密的检查之后,钟雯被确定患上了急性白血病!
何去何从 母爱下的顽强决定
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慈分院的仇惠英医生将周烽叫到了办公室里,脸色凝重地对他说:“你妻子的白血病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类型,全称是‘PH阳性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这种病症最大的特点就是病程发展相当快,一般情况下,病人的生命只有七个月左右的时间。”
七个月的时间?周烽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央求医生立即对妻子进行有效的治疗。可是,得知治疗白血病首先需要大剂量的化疗,而化疗就需要给正在怀孕的钟雯进行流产,周烽再一次懵怔在原地。
钟雯是多么渴望成为一个母亲啊!而她又是多么不容易才怀上了这个孩子!果然,当钟雯得知自己患上了白血病时,她并没有过多地慌乱,但是听说要把孩子拿掉时,她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钟雯对周烽说:“我千辛万苦地撑到现在,难道就这样放弃吗?”
不过,经过几天的彷徨与迷惘,周烽还是为钟雯作出了理智的选择。在周烽看来,即将到来的孩子尽管珍贵,但是与钟雯的生命相比,还是钟雯更加重要啊!那几日,为了解开钟雯的心结,周烽不停地开导她,努力劝说着钟雯做流产手术。但是,钟雯这样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每当听到丈夫的建议时,总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钟雯还拉着周烽的手说:“医生不是说有七个月的存活期吗?那干脆回家吧,我也不化疗了!这段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完全可以将孩子生下来呀!”望着妻子渴求的眼神,周烽明白,钟雯如今全部的心力已经都放在了腹中的孩子身上!
为了让周烽支持自己,钟雯还为他做了一道“幸福”的计算题:“按照医生的说法,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六个月大,如果一切顺利,再有三个月就可以临盆了。而自己的七个月‘生命周期里,不仅可以母子团圆,说不定还可以照顾孩子四个多月呢!”钟雯的话,让周烽瞬间哽咽了,这道生命的“计算题”,钟雯计算了太多的东西,但是唯独没有把自己计算进去,这样的“计算”,她走的就是一条不归路啊!
周烽自然不能支持钟雯的这一想法,但他很快发现,自己低估了妻子身上的潜在能量。一天傍晚,夫妻俩谈论了许久许久,最后鐘雯发自肺腑地对周烽说:“这个孩子我必须生下来,如果你让我引产,我也不做任何白血病方面的治疗了!”妻子如此坚定,周烽只好流着泪水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提出钟雯暂时不能回家,需要在医院进行相应的保守治疗。
可是,钟雯在随后的保守治疗当中,身体情况开始像医生预料的那样,各种指标大幅度上扬。另外,由于病程发展得极快,她的关节开始频繁疼痛,这种疼痛常常在下半夜更加明显,每每到了凌晨两三点钟,钟雯便会被如同针扎一般的疼痛“刺醒”。全身如同密布着长长短短的钢针,钟雯的汗水总是将衣裤濡湿,整个人也像在水里刚刚捞出来一样。尽管身处在这种“水深火热”之中,但是害怕周烽过于担心,钟雯紧紧咬着牙根,总是哼都不哼一声。对于钟雯来说,最为难熬的是做例行的骨髓穿刺,为了不影响到胎儿,她要求医生不要注射麻药,总是靠自己的意志力顽强地支撑过来。
保守治疗一个月之后,钟雯的身体出现了严重“抗议”,她的许多生理生化指标都达到了临界值。医生对周烽说:“你妻子的毅力确实很顽强,不过,再不进行相关的化疗措施,她的心肺以及肾脏功能很可能短时间内崩溃,到时就没有补救的余地了!”面对胎死腹中、母子俱亡的巨大风险,周烽对钟雯进行了百般规劝,无奈下的钟雯选择了适当“妥协”,同意了医生提出的一个折衷方案:先选择最小剂量的、副作用较小的化疗药物治疗,然后捱到孩子八个月之际,提前进行剖腹手术。虽然八个月的时间太短了,但此时的胎儿已发育完全,成活率将会很高。
2016年4月30日,钟雯这位坚强无比的母亲被轻轻地从病床上抬起来,静静地推向了产房的手术室。大约三分钟的路途上,周烽对钟雯动情地说:“我想好了,无论是男孩女孩,都取名为‘周小朵,‘小朵就是含苞欲放的蓓蕾,这朵蓓蕾日后的绽放,将带给我们全家人无尽的芳香。”周烽对未来的描绘,让钟雯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甜蜜的笑意……
生命奇迹 母女突围共同绽放
夫妻俩无比期待的时候,手术室内的医生们对钟雯这一极其特殊的产妇,却丝毫不敢有任何大意,他们采取了十分缜密的手术措施。因为在手术过程中,钟雯在时间上不能拖延过长,更不能出现过度出血的症状。此外她的伤口暴露时间越短越好,否则极有可能发生白血病人特有的严重感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蹲在手术室门口的周烽双手合十。也许是周烽的祈祷起了作用,一个小时之后,一个重量为2千克的女婴从钟雯的子宫取了出来,虽然这个女婴比正常出生的孩子小上许多,但她的生命力似乎和母亲一样顽强,被助产士紧急清理的同时,她还在有力地啼哭着。这个钟雯用生命换来的孩子,以一种极其响亮的方式来到了人世!
由于钟雯的孕期太短,“周小朵”的肺部发育并不完全,因此钟雯未能看到女儿一眼,“周小朵”便被紧急送往了重症监护室。“周小朵”在努力地摆脱各种小儿并发症的同时,钟雯因为生孩子耗费的体力与精力太大,也在同死神进一步地抗争着:她出现了脑梗与心梗的先兆,全身上下也高度浮肿。2016年5月,化疗中的钟雯出现严重的眩晕与呕吐,可是她甘之如饴,始终未能谋面的“周小朵”,给了她无穷无尽的动力。要知道,作为一个母亲,钟雯还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女儿,怎么能轻易地撒手人寰,离开这个美好的世界呢?
为了缓解钟雯的思念之苦,在她化疗的间隙,周烽常常将手机录制的女儿的视频播放给她看。钟雯每一次都看得特别仔细,保温箱中的女儿每出现一丝一毫的变化,也都逃不过她的眼睛。作为母亲的喜悦,让钟雯的病痛似乎也卸掉了许多。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