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有一种婚姻危机叫小姑来袭

亦若伤

周末和老公一起回婆婆家。进门就看到婆婆正和一位年轻女子坐在沙发上聊天,婆婆好像有点伤心的样子,一边说还一边不时地抹眼泪。

看到我们进来,年轻女子站起来向老公打招呼:“表哥!”然后又微笑着看向我,“这是嫂子吧?”

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眼睛很大,半长的披肩卷发。整个人看起来清瘦柔弱,有种林妹妹的味道。

老公有几分惊喜:“小薇,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叫小薇的女子说:“今天中午才到的。”

老公又向我介绍:“这是我表妹夏薇。”

哦,我赶紧点头,“你好。”

做晚饭的时候,夏薇与婆婆一起下厨。我要进去帮忙,婆婆赶忙说不用,我和薇薇就行了,她的厨艺特别棒呢。

我只能和老公一起坐在客厅看电视,听着婆婆和夏薇在厨房一边忙活一边说笑,感觉自己像客人。

晚餐果然丰盛。饭桌上,婆婆不停地夸赞夏薇的手艺。她对老公说:“郑重,你多吃点,这些菜都是你爱吃的,小薇最清楚你的口味了。”

老公也确实胃口大开,吃得不亦乐乎。想到自己略微差强人意的厨艺,我不禁有点汗颜。

饭后,夏薇和婆婆在厨房里洗碗,我还是插不上手,就想着进去洗点水果,留着大家过一会儿吃。走到厨房门口,听到婆婆叹口气说:“当初你俩要是在一起多好啊。当年姨妈最盼望着你给我做儿媳妇了。可惜,这小子,唉。”

婆婆的语气里充满了遗憾。

我愣了,儿媳妇?婆婆只有郑重一个儿子,说的不正是我老公吗?可是,他们不是表兄妹吗?这都什么年代啦,难道婆婆曾经还有让他俩近亲结婚的打算?婆婆是有文化的女人,怎么可能这么愚昧呢?

回去的路上,在我的追问下,老公不得已对我坦白,原来夏薇不是他姨妈亲生的女儿,姨妈不能生育,所以才收养了夏薇。

他说:“夏薇的身世真的很可怜,上初中的时候我姨妈就因病去世了。姨父后来又娶了一个妻子,还生了一个儿子。两人就开始不待见她了,后来我妈见她乖巧又可怜,就把她接到我们家了,还继续供她上学,直到她考上大学,去了南方读书。”

我问:“你妈是不是打算让她嫁给你啊?”

他没否定,“是的,她很喜欢夏薇,觉得夏薇漂亮又温顺,适合做儿媳妇。如果我娶了夏薇,她就既是我妈的女儿又是儿媳,简直两全其美呢。可是我一直把她当妹妹的。她后来一直留在南方工作生活,然后就在那边嫁人了,不常回来。”

我又问:“你不同意,但是夏薇却有那个想法是吧?”

他没正面回答我:“只说,都过去那么久了,还说这些干什么。反正现在你是我老婆,我只爱你一个人。”

一连几天,老公下了班就回婆婆家。他说是婆婆让他回去吃晚饭的。而婆婆却没叫上我,老公也没主动要带着我,我一下子成了外人,感觉十分不爽。

而且老公看起来心事重重的,似乎有什么烦恼。问他,他就实话说了:“夏薇离婚了,那男人对她一点也不好,喝醉酒还动手打她,她实在受不了,就提出了离婚,结果男人把财产都转移了,她几乎是净身出户的,她在那里举目无亲,只能回到这里了。”

老公叹气:“这丫头哪儿都好,就是命不好,真是让人心疼呢!”

我顿时感觉如临大敌,以为她只是回来探亲,过不了多久就会打道回府,没想到却是就此安营扎寨了。同情心我也有,可是面对这样一个潜在的情敌,我首先感到的还是威胁。

老公说:“她手里还有点积蓄,想开家服装店,同时注册个网店,她本身就是学设计出身,自己也会做衣服,可以设计有自己独特风格的衣服出售,生意应该不错的,妈让我帮她筹划一下,帮她把店开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老公每天早出晚归,帮着夏薇找店面,谈租金,装修,进货,忙得昏天黑地。想到他们每天一起同进同出,我就如鲠在喉,心里十分不舒服。

又到了周末,我跟着老公一起回了婆婆家。夏薇亲热地叫我“嫂子”,婆婆却对我不冷不热的。当初我跟郑重在一起,婆婆一直不赞成,这下她心中最完美的儿媳以单身的身份回归了,自然是更加看我不顺眼了。吃饭的时候,他们三人有说有笑,而我是无关的闲杂人等。最让我惊奇的是,夏薇手腕上戴的玉镯子,是婆婆的,是郑重的奶奶也就是婆婆的婆婆送给她的,有专门传给儿媳的意味。而今,它却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夏薇的腕上。

夏薇說:“谢谢表哥和嫂子,你们对我太好了,要不是姨妈和表哥鼎力相助,我这店根本开不起来呢。”

忽然,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听这话的意思,郑重付出的看似不仅仅是劳动力呢。还有婆婆,她能出什么力呢?无非也就是慷慨解囊吧。

我的猜测果然没错。第二天,我查询了一下家里的银行卡,发现有张卡里少了五万元钱。我就说么,既然夏薇被净身出户,又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开店呢!

我沉不住气,当天就质问了郑重。他承认是把钱借给夏薇了,之所以隐瞒我,就是怕我反对。他说:“她是我的妹妹,她有困难我不能坐视不管啊。而且她赚了钱就会还我们的。”

“妹妹?是吗?你妈都把你们家传的玉镯给她了。她到底是你妈的女儿还是儿媳妇啊?”

郑重说:“那是妈的东西,她给谁是她的自由,再说谁也没规定只能给儿媳啊,你别无理取闹好不好?”

我的眼泪流下来,对,我就是个无理取闹的泼妇,就是没有人家柔情似水,我是不是该给她腾地方了?

郑重火了,你能不能不胡说八道?夏薇够可怜的啦,你就不能有点同情心吗?

倒成了我没同情心了。那我把老公让给她岂不是最有同情心的表现吗?

冷战了三天,郑重开始哄我。他说:“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老婆,你要相信我,我只爱你一个人。”

我也冷静了下来,其实我清楚郑重对我的感情,但是我还是做不到从容豁达,因为我始终认为夏薇是潜在的威胁。弱者自古以来都被同情,楚楚可怜的夏薇我见犹怜,何况是郑重这样的男人呢?所以我必须采取行动,不能坐以待毙。

我清楚自己不能强烈反对他们来往,因为他们是名义上的兄妹,怎么可能断绝来往呢?若是那样,郑重会觉得我太专横霸道,更加衬托出夏薇的柔顺温婉。那就不如索性顺水推舟,支持他们多多来往,而且,我也要加入其中。我放下了心中的芥蒂,一改往日对夏薇的冷淡,对她亲热起来,尽量把她看作是老公的妹妹,我的小姑。

节假日夏薇店里比较忙,我会主动和郑重一起去帮她的忙。没事的时候,我们一起吃饭看电影,有什么聚会我也会带上她,总之我尽量让他们两个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我对她的厨艺大加赞赏,主动跟她学做菜,尤其是郑重爱吃的菜,我一定要学会,而且必须做到青出于蓝胜于蓝。我老公的胃怎么能让小姑拴住呢?

我们三人相处越来越融洽,像真正的哥嫂小姑一般。她对我充满了感激。郑重也说:“老婆,你真好,真是中国好嫂子呢!”

可这些还不够,我还不能完全放心。因为我们不能一直这么三人行,还少了一个人。

我请同事朋友帮忙留心,热心地给夏薇寻找男朋友。终于有了合适的人选。男方离异,有个五岁的女儿归了前妻,他身材高大,相貌端正,在银行工作,人品和条件也还不错。对于漂亮娇弱的夏薇,他一百个满意。夏薇也不反感他,不久之后他们就确立了关系。

小姑有了归宿,我们夫妻两个自然不需要再插手他们的生活了,终于可以全身而退了。我的婚姻危机就这样解决了。看到夏薇归宿不错,婆婆也安心了。

所以,当情敌来袭,一定要处变不惊沉着应对才是上策,不是吗?

责编/昕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