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监狱外母爱悲壮:将儿子灰色的青春点亮

木辰

2017年7月13日,衡阳市珠晖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严恒入室抢劫、故意伤人一案。上午9时,何玉茹赶到法庭,见到了身穿囚服,戴着手铐的儿子。她拎着保温桶来到儿子身边……

严恒为何走上歧途?身为妈妈,何玉茹以何种悲壮方式拯救儿子?

儿子犯罪撕裂妈妈心

何玉茹1974年出生于湖南省衡阳市,毕业于当地财会学校,是供销社系统的会计。丈夫严联海也是衡阳人,大妻子1岁,在酒店从事糕点烘焙。独子严恒2000年出生。

2014年春节后,何玉茹与丈夫商量:“你我是‘贫二代,不能再让儿子做‘贫三代,辞职去大城市创业吧。”天下父母都是为儿女而活,严联海答应了。

这年3月,何玉茹将儿子托付给年迈父母,与丈夫辞职远赴广州创业。夫妇俩将家中8万元积蓄悉数取出,在海珠区创办了一家面包烘焙店。

姥爷何玉山、姥姥杨焕香生怕外孙受委屈,格外宠溺严恒。上高中后,严恒花钱大手大脚,厌恶学习,还结交了社会上的一些朋友。2016年冬天,他偷偷早恋了,女孩乔娟大他两岁。2017年5月3日,是乔娟19岁生日。为博女友欢心,严恒悄悄从姥姥的银行卡里取出3000元,给乔娟买了一条铂金项链。

担心姥姥发现秘密,5月8日,严恒打算偷笔钱填满这个窟窿。当天中午,他攀窗潜入女邻居孙颖家行窃。在屉子里翻找现金时,严恒惊醒了午睡的孙颖。疯狂之下,严恒拔出随身携带的尖刀,对准孙颖后背连刺4刀,之后仓皇逃离。孙颖经急救保住了性命,经鉴定属6级伤残……

5月9日上午,何玉茹正在蛋糕店忙碌,突然接到衡阳警方的电话,说严恒涉嫌入室抢劫、故意伤人,已被刑拘。何玉茹与丈夫连夜登上从广州开往衡阳的列车,一路上她的心碎伴随眼泪在飞……

为求得受害者的宽恕,5月19日,何玉茹带着礼品去医院探望孙颖。她在病床前长跪不起,替儿子赎罪。同为母亲,孙颖能体会何玉茹内心的撕裂和痛;加上是多年邻居,怨愤消散了许多。孙颖伤愈出院时,何玉茹又主动赔付医药费、误工费等各类费用共计9.3万元。

但法不容情,7月13日,珠晖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严恒入室抢劫、故意伤人一案,最终严恒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

何玉茹决定尽快前往广州,等儿子出狱后再回衡阳。8月3日,何玉茹正准备去火车站,突然衡州监狱一位管教干部登门造访。对方凝重地说:“严恒不服管教,在监狱里与人打架,还试图自杀。”何玉茹的心剧烈抽搐……

原来严恒入狱后,情绪极不稳定。自己因乔娟走上歧途,可出事后,她却再未露面。想起乔娟的冷漠绝情,想起父母常年的冷落疏离,严恒感觉整个世界都抛弃了自己。

8月2日打早餐时,一位狱友不小心踩了严恒的脚,他挥拳将对方右眼眶打出一片瘀青,被关了一天禁闭。出来后,严恒偷偷把牙刷柄磨尖,然后将左腕动脉割破自杀。幸亏被狱友及时送医,才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管教干部希望何玉茹配合狱警,共同教育严恒。

引领服刑儿子心灵重生

8月16日,探监时间到了,何玉茹一大早就赶到衡州监狱,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儿子。此时严恒又瘦了一圈,双腿细得像电线杆。他冷漠地垂着头,根本不看妈妈。

回家途中,何玉茹在路边瘫坐了一个多小时,泪如雨下。她在心里一遍遍地问自己:“我该怎么办?”纠结中,严恒于一个星期后转到长沙服刑了。何玉茹在监狱附近租了间平房栖身,一边在超市打工,一边在监狱外陪儿子服刑。

9月11日,离探监时间只剩两天了,何玉茹既期待又惶恐。儿子抵触自己,母子全程零交流,这样的会面没有任何意义。要是带着4位老人来探监,也许自己能借助他们与儿子搭上话。

第二天, 何玉茹赶回衡阳,将两边父母召集到一起,如实讲述了儿子的状况。4位老人老泪纵横,一致要求跟随何玉茹去长沙看望严恒。因父亲有病在身,9月13日,何玉茹租了一辆救护车,带着父母和公婆出发了。下午两点,当她搀着父亲,与母亲和公婆出现在长沙监狱时,严恒愣住了。

杨焕香开解外孙:“别怨你妈,她很不容易。这段时间她经常哭,在家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当着我们,你喊她一声‘妈妈好吗?”严恒看着妈妈的眼睛,轻轻叫了一声“妈妈”……

为修复母子的感情,9月20日,何玉茹向狱警提出申请,希望每月能探视儿子两次。考虑到严恒未满18岁,对方答应了。此后,何玉茹每月有两次探监机会。她絮絮回忆与儿子的美好过往:“5岁时,你将话梅和饼干藏到卧室,妈妈担心你长龋齿,拿着手电筒在床底下找,你跟在后面咯咯笑……”妈妈的讲述,将严恒拉进了已逝的美好岁月。回首母子俩在一起的日子,点点滴滴都是温暖和呵护。

2018年4月,何玉茹在超市卸货时,一人多高的矿泉水箱坍塌,砸中了她的左腿。虽无性命之忧,但她的左腿骨折。4月18日,何玉茹不顾医生劝阻,拄着拐杖去探监。尽管走路一瘸一拐,她仍背来一大包儿子爱吃的水果和零食。

得知母亲受伤的经过,严恒含泪跪地忏悔:“妈,对不起,我错怪你了。你去广州创业,也是为我的未来着想,我不该将犯罪诱因全推给你。”

心里嫌隙弥合后,母子俩敞开心扉互诉衷肠。严恒说:“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未来,我连高中文凭都没有,以后出去能干什么?”何玉茹想起以前单位有同事参加自考,认真对儿子说:“你也可以一边服刑,一边参加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把这四年当作大学来读。”

励志妈妈陪儿子一同自考

44岁的何玉茹,已大专毕业21年了,为给儿子做榜样,又变身一名老学生。每天晚上、双休日,她在出租屋苦学。

严恒完成一天的改造任务后,也在狱舍刻苦自学。何玉茹提醒儿子:“你在学习中遇到疑点难点,就记录下来交给妈妈,我去高校请教授帮你解答。”此后母子俩每次会面,探视室都会出现这特殊的一幕:何玉茹将水果、生活用品交给儿子,严恒回赠妈妈一张张列满问题的小纸片。何玉茹去湖南师大请教法学院的教授后,将答案详细记录下来,再以书信形式寄给儿子。

2018年8月4日,父亲生命垂危,何玉茹急匆匆赶回衡阳。弥留之际,他颤抖着交给女儿一封遗书:“这是我留给小恒的,帮我交给他。”

8月16日,何玉茹再次探监。哪知严恒却说:“我文化底子薄,自学法律太难了,不想自考了。”为激励儿子,何玉茹从包里掏出父亲的遗书交给他:“8月4日,你姥爷去世了,这是他留给你的。”

字字句句蕴情含泪,严恒哭着冲家乡的方向连磕三个头:“姥爷,您在天堂里安息吧,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管教干部了解到严恒的情况后,为他自考开绿灯:专门将杂物间腾出来,为严恒打造了一间安静舒适的自习室;每逢周日下午,还有文化课老师给予他辅导;严恒夜里做习题,狱警会延长关灯时间……

这年10月,母子俩同时走进考场。他们虽见不了面,但在同一时间里,答的是同一份试卷,默契和灵犀在各自心中流淌。半个月后,自考成绩揭晓:严恒报考的3门功课全部通过,何玉茹也通过了两门。

本以为从此岁月静好,哪知人生重击再次降临。严联海与店员姚晶有了婚外情。姚晶比严联海小5岁,四川简阳人,离异单身。经协商,何玉茹与严联海达成离婚协议:儿子跟随何玉茹生活,衡阳的房产、家中40万元存款归何玉茹母子;广州的面包店分割给严联海。1月18日,两人返回衡阳,办理了离婚手续。

2019年3月14日,何玉茹探监时,儿子含泪说:“妈妈,爸爸给我写信了,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对不起,是我拖累了你。”何玉茹哽咽道:“现在听了你这番话,妈妈心里好受多了。”

自己身处特殊环境,无法给予妈妈物质报答,严恒决定回馈精神愉悦。他积极改造,还教一些老狱友学文化,并激励两名年轻狱友参加自考。由于表現良好,2019年4月,严恒被减刑半年。喜讯传来,何玉茹觉得这是儿子给予自己最暖心的回馈!

6月初,母子俩第二次参加自考的成绩揭晓:严恒通过了4门课程,何玉茹也通过了3门。母子俩再立约定:考完专科再考本科,双双拿到本科文凭。

责编/昱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