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接私生子进家门,冷酷继母投毒害人害己

维维


2019年6月20日,天津市发生一起投毒案:一位9岁男童在家里喝了一碗中药后,昏迷不醒。经急救,男童保住了性命,但智力受损致残。经侦破,凶手竟是受害者的继母。这对继母继子有何解不开的恩怨?她为何要对一个孩童痛下杀手?

残疾儿子拼死挽救父母婚姻

2016年10月13日,家住天津市北辰区的13岁少年程尊放学回家,刚走出电梯,就听见家里传出打斗声。他胆战心惊地拧开门锁,客厅里的一幕刺痛了双眼:父亲程金强揪住母亲段秀雯的头发拳打脚踢。

时年37岁的段秀雯与大自己两岁的程金强都是天津人,两人曾是大学校友。2002年,他们组建家庭,次年夫妇俩在北辰区建材市场租了店面,成为意大利某灯饰灯具在天津的总代理。创业伊始,怀有身孕的段秀雯每天工作10个小时,疲劳过度加上营养不良,导致程尊先天性发育缺陷,一出生左腿就比右腿短,并且左脚掌内钩,四处治疗无果后,不得不拄上了拐杖。儿子的残疾一直是程金强夫妇心底的痛,公司步入正轨后,他们一心想再孕育一个健全孩子,可段秀雯总是习惯性流产。到最后,程金强没有再提及生育二胎之事,段秀雯还以为丈夫释然了,谁知他早在外面有了私生子……

早上8點,程尊没有去学校,而是瞒着母亲来到了父亲的办公室。一见面,他就冷漠地质问父亲:“你是不是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逼妈妈离婚?” 程金强不敢正视儿子的眼睛,支支吾吾。程尊冲到阳台,拉开窗户就要从5楼纵身往下跳。程金强拦腰将儿子死死抱住:“你千万别做傻事,爸听你的,不离开你和妈妈!”程尊这才平静下来。

程金强身家逾6000万元,在外人眼里,他是志得意满的财富英雄,谁知他也有着不为人知的隐忧:儿子下肢残疾,将来怎么撑得起家业?2008年5月,公司招聘了一位名叫刘春灵的女出纳。她是江西九江人,大学本科毕业,时年24岁。刘春灵一心想嫁豪门,窥破了老总的心事后,主动投怀送抱。两年后,刘春灵为程金强生下了私生子程昊。他不仅发育健全,而且智商超群,程金强心底的遗憾渐渐淡去了。

这以后,段秀雯经常在黑暗中流泪到天明。她心碎地想:要扭转这种颓势,唯一办法就是再孕育一个健全孩子,哪怕是个女孩,兄妹俩也能与私生子程昊抗衡……

为避免再习惯性流产,2017年1月,段秀雯来到天津某妇产医院,开了五十多剂中药。看着母亲捏着鼻子将药喝下,不一会就蹲在地上吐得翻江倒海,程尊心如刀绞。

这年4月,段秀雯终于如愿怀孕了。5月13日午饭过后,段秀雯坐在阳台翻看孕产指南,突然感觉小腹坠痛,并伴有下身出血。因程金强在香港出差,程尊慌忙拨打120。医生凝重地告诉段秀雯:“你这是典型的宫外孕,必须马上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段秀雯的心碎成一地。

情人离世接私生子进家门

不为段秀雯所知的是,刘春灵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停止逼婚。2017年9月,程昊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刘春灵送儿子去学校报名。在填写报名表时,孩子父亲一栏空着,刘春灵抓起包痛苦离去。

刘春灵将报名表重重地拍在程金强面前:“这个表格你让我怎么填?”程金强嗫嚅道:“要不就说小昊是你收养的吧?”刘春灵悲泪长流:“那好吧,我马上带小昊嫁人,给他找个名正言顺的爸爸!”这一招将程金强逼到了绝境:“给我两个月时间,我一定堂堂正正将你们接进家门。”

然而,段秀雯做梦都没想到,她的婚姻危机竟因为一场意外而化解。2018年3月2日,刘春灵驾车去机场接一位亲戚。因雾大视线不好,连人带车翻进了路边的道沟里。路人赶紧报警,刘春灵在送往医院途中身亡……

得知女儿遭遇不幸,刘家父母从江西老家赶来了。料理完后事,他们要将程昊带走,程金强坚决不同意:“小昊是我的骨血,我要把他留在身边。你们放心,春灵虽然不在了,但我会为小昊提供优越的生活和最好的教育。”他拿出30万元,将刘家父母打发回了老家。

3月6日,“失踪”数天的程金强突然回家了,一进家门就坐在沙发上闷头抽烟。段秀雯正想发火,程金强突然冒出一句:“刘春灵死了。”而段秀雯只得低下头颅,决定让程昊进驻家门。在她看来,自己不接纳程昊,说不定程金强又会离他们母子而去。另一方面,母性的本能让段秀雯对程昊起了怜悯之心。于是她妥协了,同意丈夫将程昊接回家。

就这样,8岁的程昊来到了父亲家。程昊的眉毛和脸型酷似程金强,长得虎头虎脑,非常可爱。面对段秀雯母子,他低眉顺眼,一副怯生生的模样。

慑于程金强的威严,段秀雯母子虽不敢欺负程昊,但憋着一肚子火。4月22日,程昊将程尊的变形金刚翻出来玩了一会。程尊狠狠将弟弟训斥了一顿。程昊眼泪汪汪地向他道歉:“哥哥,你别生气,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一幕被段秀雯尽收眼底,作为女人和母亲,她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平心而论,是刘春灵破坏了她与程金强的夫妻感情,但孩子是无辜的。

从那以后,段秀雯母子对程昊的态度缓和了许多。平时洗澡、早上洗漱,段秀雯和程尊让程昊优先;程昊喜欢吃麻辣川菜,段秀雯和儿子是地道的北方人,饮食偏清淡。为照顾程昊的口味,段秀雯隔三岔五会做一道回锅肉、辣子鸡等正宗川菜。程昊10岁生日那天,程尊亲手给弟弟做了一张生日贺卡。这一切,让程金强感慨万千!

继母残害私生子两败俱伤

因程昊失去了亲生母亲,程金强对他格外疼惜。加上他活泼可爱、聪明伶俐,在两个儿子之间,程金强不自觉地偏爱程昊。

随着程金强对程昊偏爱的升级,段秀雯母子俩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2019年3月5日,程尊一把将照片扯下来:“家里天天挂着个死人,多晦气!”程昊冲过去与哥哥拼命,两个孩子扭打在一起。段秀雯假意劝架,用力将程昊后背和大腿拧得青一块紫一块。

晚上,程金强带程昊睡觉时,发现了他身上的伤痕。程昊哆哆嗦嗦地说出了实情。程金强冲进卧室,扬手扇了段秀雯一巴掌:“你也太恶毒了,孩子这么小你怎么下得了手?”

住在隔壁的程尊拄着拐杖赶来了,高声指责父亲:“你不能这样对待妈妈!”程金强训斥道:“小昊小小年纪就没有了妈妈,你和他争什么父爱?”那一刻,段秀雯母子对程昊充满了刻骨仇恨……

此后,这个复杂家庭不自觉地分裂成两个阵营:段秀雯和程尊结成联盟,程金强和程昊父子连心。5月18日,程昊洗脸时,不小心将段秀雯的一瓶香水碰到地上摔碎了。段秀雯借题发挥,狠狠拧了他一下耳朵。程昊哭着说:“你们现在欺负我,我都记着,等以后我长大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那几天,段秀雯心事重重。在程尊追问下,她胆战心惊地诉说了自己的担忧。程尊咬牙说:“既然我肢体残疾,那我就让程昊智力残疾,肢残总比智残好!”段秀雯连忙制止儿子:“你可别干什么违法的事,妈妈会有办法的!”

2019年6月10日,程昊患了腮腺炎,在家服用中药,段秀雯觉得机会来了。她将20片唑吡酮片碾成粉末,然后掺到中药里,让程昊全部喝了下去。几分钟后,程昊倒头就睡。

晚上程金强回家,见儿子昏睡不醒,并没在意。次日8点,程昊仍没有醒来。他使劲摇晃儿子的胳膊,程昊依然昏睡。经洗胃、输液等急救,程昊终于苏醒过来了,但头痛欲裂,神情呆滞。医生为程昊做过全面检查后,告诉程金强:“孩子服用了过量的唑吡酮片,智力受到严重损伤。”经鉴定,程昊智力水平只相当于2岁孩童。程金强痛不欲生。

6月23日,程金强向天津市北辰公安分局报警。经侦查,办案民警最终将视线锁定在段秀雯身上。面对警方强大的心理攻势,段秀雯交代了自己残害程昊的犯罪事实。当天下午,程尊拄着拐杖来到公安局,声称是自己下药残害了程昊。母子俩都主动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程尊也被刑事拘留。健全儿子成了智障,残疾儿子又触犯法律,程金强悲泪长流。6月27日,他愤然向段秀雯提出离婚。高墙内的段秀雯追悔莫及,以泪洗面!

责编/昱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