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爸妈要在别墅养猪

孟丽萍

建个别墅孝顺父母

这些年我的事业发展不错,想着父母在农村住着几十年的破旧老房子,有些心痛,于是请来建筑队把老房子拆了,扩建成一座三层的农村别墅。前后院子很大,我又请人在前院设计了凉棚、休闲桌椅、花圃;后院种上树木,装上健身器材,铺上了一条鹅卵石小路。室内设计得也很时尚舒适,不比开发商卖的别墅逊色,引来邻居们阵阵羡慕,直夸我父母生了个孝顺儿子,真是好福气,父母笑得合不拢嘴,我也感到风光极了。

新房子里里外外整洁、大方,父母一定会住得舒适,节假日我再带着妻儿回来陪他们住上几天,让他们好好享受天伦之乐,多好呢!我心里美滋滋的。

暑假,我带着妻儿回父母那,打开院门,有些惊讶。原本高大上的别墅花园长廊下堆放着农具、杂物、柴火,花圃里的花变成了各种蔬菜。再往里走,我更是目瞪口呆,精心搭建的阳光房里竟然养着两条粉白的肥猪,正“嗯啊嗯啊”聊着天,和着夏日燥热的空气,阳光房里散发出阵阵难闻的气味。

见此情景,妻子面露不悦,嘀咕着:“这也太邋遢了吧,为他们建好端端的别墅,创造这么好的环境,糟蹋成这样。”我心里也不舒服,给他们建别墅,是想让他们住得舒适,安享晚年,不成想他们竟在别墅里养猪,每天喂猪,给猪洗澡,清理粪便,劳心劳力。

听到猪哼哼的声音,儿子拉着爷爷的手,满心好奇地要跑去看,妻子捏着鼻子,一脸嫌弃地叫住他:“别去,臭死了!”父亲听了,沉下脸来,僵在一旁不说话。

饭后,我忍不住跟父亲商量:“爸,咱家房子砌这么好,好好的院子养猪太臭了,再说现在咱也不缺钱,您能把它们处理掉,别养了吗?”

父亲“吧嗒吧嗒”猛吸几口烟,气呼呼地回我:“养猪怎么了,我跟你妈不觉得臭,你现在嫌弃猪臭了,你从小学到大学,学费和生活费怎么来的?都是我们养的那些猪换来的!”面对父亲的固执,我无言以对,第二天我们就借故回了城。

这样的孝顺父母不待见

城里流行给孩子办生日趴,儿子被邀参加过好几个同学的生日趴,觉得新鲜好玩,回来吵着今年他的生日也要办,对于孩子的要求,我和妻子欣然答应了,也好,趁这机会和父母、朋友们一起聚聚。

这样的场合大家都习惯了精心打扮出席,考虑到我父母平時勤俭,衣着比较简朴随意,妻子特意在商场买了两套正式场合穿的服装给我父母快递了回去,给我父亲的是一套黑色西服加领结,母亲的则是一条桃红色的时髦礼服裙。儿子生日临近的时候,我又打电话回去叮嘱一遍:“妈,一定记住跟爸一起换上新衣服来参加啊!”母亲“哦哦”地应着。

生日那天,我们在五星级酒店包了场地,生日宴以儿子最爱的蓝色为主题色布景,印着“Happy Birthday”的各色气球、娇艳的鲜花,布满了场地的各个角落,错落有致的甜品台旁边有序地摆放着各式饮料和高脚杯,整个现场装点得温馨又有品位,我和妻子都很满意。

很快,客人们陆续到来,他们衣着得体,男人们西装革履,女人们珠光宝气。我焦急地等来了父母,只见他们穿一身土气的旧衣服,父亲的衣袖甚至磨薄了发着亮光,顿时我觉得脸上无光。说好让他们穿妻子买的新衣服来的呢?我刚想发问,见朋友们礼貌地走过来,要跟初次见面的父亲握手问好,我只能忍着心中的不快,挤出尴尬的笑容招呼着大家。

生日趴结束后,父母直言想早点回去,我憋着气,开车把他们送到家。推开院门,一股难闻的猪臭味扑鼻而来,我向墙角望去,阳光房不见了踪迹,倒是多出了两堵墙和几片木栅栏。原来父亲怕猪在阳光房里闷着气不舒服,所以拆掉了阳光房,改建成了传统的猪圈。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给你们准备好了新衣服,你们不穿,非要穿那么寒碜,让我在朋友面前丢面子。现在好好的阳光房也彻底变成了猪圈,养猪有那么重要吗?你让我怎么说你们好?你们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怒火中烧,一股脑儿对着父母吼起来。

父亲也不甘示弱,他冲着我大声说:“那么时髦的衣服跟我们的身份不配,我们只要穿得简单舒服就行了,下次你们要办酒席,我们不去,你有本事了,我们不去给你丢人。猪是我家的恩人,值得我们好好去对它们。”

母亲见我和父亲吵得不可开交,劝谁也劝不住,她只得在一旁抹眼泪,一边嘴里喃喃地说:“现在有本事了!啊,有本事了!”

“没法跟你们说话了!”我抛下一句,留下倔强的背影,气冲冲地发动车,开回城里。

在孝和顺里寻求平衡点

就这样,我和父母置着气,一个多月没通电话。虽然心中不是滋味,多次拿起手机熟练地拨了那串数字,但一想到那臭烘烘的别墅,我就心灰意冷地放下了手机。

有天,我和妻子坐在客厅里和一位远在美国的同学视频聊天,高档的欧式装修风格,昂贵的家具摆设,在摄像头下一览无余。当镜头切换到他家院子的时候,我看到院子里竟然也围了好大一块菜地,旁边还围了一块鸡舍,里面一群鸡正热热闹闹地吃食、追逐。我们惊呼:“你家别墅还种菜养鸡啊。”同学笑:“哈,我爸恨不得还养条猪呢。老人家喜欢,觉得这样才是过日子,我就随他们了,只是尽量帮他们弄得干净整洁一点。”

同学的话“呼哧”一下就击中了我的内心,我陷入沉思,我与父母亲的养猪纠纷、穿衣事件、冷战……到底什么是孝顺呢?现在我可以肯定的是:孝顺不是以我们所谓的时尚和面子去否定掉父母数十年的生活方式,孝顺不是改变,而应是改善。父母选择自己认为舒适的方式生活,我们做晚辈的可以不喜欢,但应该给予尊重,然后在此基础上尽量帮助他们完善,变得更好。我之前的那种孝顺方式,是破坏型孝顺,是一种适得其反的方式,而老人真正需要的,是生态型孝顺。

想通后,我带着妻子专程回了老家一趟,当面跟父亲道了歉,父子俩握手言和。

后来,我在网上看到一种特殊设计的猪圈:用酒糟和一些生物酶铺在猪圈上层,下层则安装有输氧排气设施的发酵床。这样做不仅杀菌还可以分解猪粪、除臭。我联系了商家,带上他们往父母那跑了一趟,为父母安装上新猪圈。

没多久,父亲乐呵呵地打来电话说,这新玩意还真管用,两只猪躺在上面跟睡席梦思似的可舒服着呢,猪圈再也不臭了,猪粪分解成了有机肥料,刚好给蔬菜施了肥。

猪大了,年底的时候,父亲张罗着叫来几个邻居帮忙,杀了其中一只,那情景仿佛又回到几十年前,热热闹闹的。父母亲穿着一水的新衣服,出门迎接我们,那场面跟过年似的,我上前搂一下父亲的肩头,戏谑地对他说:“喂,老头,你跟妈的这身衣服不错,看着可精神呢!”

“可不是?那是你给的生活费,我们自己挑的!”说完,父亲哈哈大笑起来。

母亲忙碌着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红烧肉,爆炒猪肝,排骨汤......饭桌上,父亲举起酒杯,自豪地对我说:“来,儿子,我养的这猪啊,吃五谷杂粮、有机蔬菜长大的,没激素,肉质鲜美着呢!多吃点,回头再多带点回城。”说完,他又对我妻子说:“爸知道你喜欢月季花,还有三角梅,我已经在院子里种上了,来年春天就会发芽。”

如今,父母的别墅前菜畦整齐,生机勃勃,鸡群和肥猪在规定的角落自在悠闲,月季开满院墙,三角梅爬上了墙脚,在花朵丛中,儿子摸到了一窝鸡蛋,一家人哈哈笑着,暖流涌上我的心头。我知道,对于如何孝顺和如何接受孝顺,我和父母都找到了一种美好而和谐的方式。

责编/昕莉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