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妈妈,请你给我松松绑

高峰

女儿刚满半岁时,我弟弟被一场交通事故夺去了生命。老年丧子让父母痛不欲生。我请假回家陪了父母一个月,他们才从痛苦中逐渐走了出来。

当时我上班也就两三年时间,一家租住着一套一居室的房子,接父母到城里不现实。我担心如果我回去上班,只剩父母在家,难免睹物思人想起弟弟,那么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又会变得难过起来。尽管我很舍不得女儿,但为了能让父母没有精力胡思乱想,我还是忍痛把女儿交给母亲来带,依依不舍地抹着眼泪上班了。

之后每个周末,回家看父母看孩子成了雷打不动的事情。我家离城比较远,坐车不是很方便,每次都要换乘三四次车,花费两个多小时。上了一个星期的班已经够累的,但是为了陪陪父母,看看孩子,我就咬牙坚持了下来。

女儿大概一岁半时,我像往常一样回家,母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就问:“妈,您是怎么了?有啥事就说呗。”

母亲叹了口气说:“你弟弟不在了,我和你爸以后可怎么办啊!”说完就哭了起来。

我赶紧安慰道:“妈,您不是还有我吗?一年了,我只要一休息就回来陪你和爸,我现在努力赚钱,将来买了房子,就接二老到城里一起住。”

“你再回来看,也是嫁出去的女儿,过年还不是只有我们老两口过,人家都是欢欢喜喜吃团圆饭,可我们……”母亲说着话又开始抹眼泪。

“那怎么办呢?我回去和家明(我老公)商量,以后过年回来陪你们过。”我老公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我家里这种情况他也知道,我想他应该会同意。

“好是好,可是说到底还是你们老陈家一家子,我们老两口还是后继无人呀。”母亲抽泣着说道。

“那您说怎么办?只要能让你们高兴,我怎么样都行。”我有些急了,立刻表态说。

“按理呢,你弟弟不在了,我应该给你找个上门女婿的,可是你结婚在前,现在也没办法了,妈总不能让你离婚吧。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回去和家明说说,能不能让欢欢(我女儿的小名)跟你姓,这样咱们老蔡家也算有个香火了。”

母亲绕了这么大圈子,原来是这事,母亲重男轻女思想比较严重,以前他们把注意力都放在弟弟身上,对我的事情不怎么上心,现在弟弟不在了,就让我担负起传宗接代的重任。我有些犹豫,我该怎么跟老公说呢?他也是家里独子,更何况欢欢已经上过户口了。

母亲见我没有答复,马上又哭着说:“我苦命的小华(弟弟的小名)呀!你怎么就舍得抛下妈……”

我见状连忙打断说:“妈你别哭,我回去就跟家明说。”

回家后我刚和老公提了一下,他的头摇得拨浪鼓一样,老公说他爸妈也退休了,很早就提出来说要帮我们带孩子,因为我家出了事,人家也理解,就让孩子陪外公外婆了,如今孩子都一岁半了,爷爷奶奶还没见几次,现在还想改姓,门儿都没有。

母亲听说婆家不同意,直骂我不中用,这点事都办不好,每次回家都给我甩脸子看。

女儿四岁的时候,我和老公按揭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想着把父母接过来一起住,这样我就不用每个周末都在路上奔波,女儿也能在城里接受更好的教育。这次母亲很爽快地答应了。

可是自从住到一起,我非但没有轻松下来,反而比以前更累了。

母亲把欢欢带了三年多,已经惯得无法无天,在幼儿园里给别的孩子吐口水,甚至把别的小孩脸上抓了好多血印子。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人家家长不依不饶地找我理论,我像个虾米一样给人鞠躬道歉赔不是,还带到医院检查、包扎。这种事发生了好几次,其他家长集体抗议,幼儿园直接给我们退了学费,让我们去别的幼儿园。

认错陪医药费也就算了,现在连学也上不了了。我气不打一处来,拉过欢欢来就想暴打一顿,让她也收敛收敛。还没等我动手,小家伙就大声哭了起来,还跑去找外公外婆撑腰。我给母亲说:“妈,你看着孩子成了什么样了?平时你拦着不让我管教,可是这么小就被幼儿园劝退,以后还能有什么出息?”

母亲不以为意,反而振振有詞:“哪个孩子不淘气?她打了别人总比被别人打强吧?至于幼儿园,只要花钱哪里还找不到呀,就算不上也才多大点事,你小时候就没上幼儿园,不也考上大学了吗?等她长大点就好了。”

这都什么话啊,小家伙没认识到错误,还在外婆怀里挤眉弄眼挑衅我。我把她拉过来一顿好打。母亲见拦不住我,也在一旁号啕大哭起来:“小华呀,你都不知道你妈受的什么罪,妈这就来找你吧……”

听着母亲又提起弟弟,我本能地停了手。但是转眼想到女儿如果再这么有恃无恐下去,以后真的是个大问题,我硬忍着没有向母亲妥协。母亲一看这招不灵了,就嚷着要回家。

平时为了孩子教育问题,我和母亲也经常会吵两句,老公也习惯了,现在看母亲要回家,赶紧过来跟我一起劝,母亲不为所动硬是强拉着父亲一起回了家。

我了解母亲的性格,她强势惯了,在家里从来都是说一不二,这次我让她下不来台,一时半会肯定劝说不动,母亲一回家我正好把女儿的坏毛病给治治,过后等她消气了,我再去认错也就行了。

可是没过几天,村里的邻居就打电话告诉我,母亲回去以后见人就说我是白眼狼,胳膊肘往外拐,连亲爸亲妈都不认了,硬是把他们给赶出来了,问我到底怎么回事。邻居的话让我百口莫辩,我总不能把事情说一遍让他去评理吧。

没办法,为了不让她继续宣传我的“先进事迹”,我乖乖地回家诚恳道歉,负荆请罪,才算是把他们又请回来了。回来是回来了,但是又提出了新的要求,就是我必须再生一个孩子,无论男女,都要随我姓蔡,不能断了我们老蔡家的香火。

本来我和老公收入就不高,加上要还房贷和女儿上学,已经说好不再生了,现在就为了母亲说的要延续香火,我对老公软磨硬泡,又求公婆出面做思想工作,老公总算是同意了。

女儿上二年级时,我终于不负母亲所望,生下了老二乐乐,尽管还是个女孩,可是因为随我姓蔡,母亲还是高兴得眉开眼笑。

随着孩子渐渐长大,日子不但没有变得融洽,反而矛盾越来越多了。老大欢欢通过我这几年的悉心教导,已经懂事了很多,对妹妹乐乐也很是喜欢。两个孩子相差七岁,玩不到一块也是正常的,可在母亲眼里,只要欢欢不和乐乐玩,那就是姐姐欺负妹妹。

欢欢写作业的时候乐乐去捣乱,把书给撕了或者把笔弄坏了,欢欢只要一批评妹妹,母亲一定会说:“欢欢你是大孩子了,怎么这么不懂事?也不知道让着妹妹,看你把妹妹吓的。”如果是欢欢拿着玩具不给妹妹,只要妹妹一哭,母亲就说:“反了天了!老蔡家的孩子还能让老陈家的给欺负了?赶紧把玩具还给妹妹。”老公有时看不过眼就对我发牢骚,说母亲对孩子的区别对待太明显了。

欢欢也委屈地问我:“妈妈,外婆以前那么爱我,怎么现在总是护着妹妹,不管谁对谁错都是批评我,我想和妹妹玩又怕和妹妹玩。妈妈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我也试着想和母亲聊聊,欢欢已经十几岁了,有了很多小心思,以前活泼开朗的性格现在也变得郁郁寡欢起来,这样对孩子的将来很不利。欢欢也是母亲一手带大的,不能因为乐乐小又随我姓就厚此薄彼。可没等我把话说完,母亲就故技重施哭道:“小华啊,谁让你走得那么早,你要是还在,妈也不用受这窝囊气……”

类似的事情上演了无数遍,为此我和老公不知道吵了多少次,甚至提到过离婚。这些我都没有告诉母亲,我不想让她为我担心。

我想对母亲说:妈妈,小弟的离世,是我们共同的伤痛。如今这道伤疤成了我的软肋,成了您制约我的法宝。这些年我尽力满足您,就是想尽我所能地弥补小弟的事给您带来的伤痛。可是小弟离开我们已经过十多年了,您现在也有了两个外孙女,两个孩子尽管不同姓,但都是我的女儿,您的外孙女啊!您怎么能这样无所顾忌地厚此薄彼呢?您不知道为了抚慰您,我背负了多大的压力。希望您能给我松松绑,不要再用亲情的石头压着我,我们和和睦睦轻轻松松地生活下去,好吗?

责编/昱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