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唱首歌儿给你听

风疏

在我幼时的记忆里,姐姐是无所不能的超人。她可以很轻松地把我背在背上,健步如飞。她认识很多字,能唱很多歌,能给我讲很多有趣的故事。我最初认识的字,会唱的歌都是姐姐教我的。

姐姐大我八岁,她不会像父母那样一脸认真地告诉我“这也不能动,那也不能动。”她带着我上树摘果,下河摸魚。所以我喜欢做姐姐的跟屁虫。

姐姐放学回来最常干的就是去放羊,我每次都想跟着去。可是由于我家地处丘陵地带,放羊是在山坡上,出于安全考虑,姐姐放羊时总是编造各种理由不带我去。五六岁之后,她才偶尔带着我,还要看贼似的守在我身边。

可是该来的总会来。那天我像往常一样跟着姐姐去放羊,姐姐牵着羊,我跟在后面。突然,羊的后蹄一蹬,正好踢中了我要迈开的腿,我失去重心从山坡上了滚下去,在极度眩晕中我只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小弟……”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一个沙哑的嗓音唱着我熟悉的儿歌。这是姐姐教会我的第一首歌,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首。伴着歌声,我慢慢地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躺在姐姐怀里,姐姐的双眼红肿得厉害,脸上还有几条长长的血痕。姐姐看到我醒来,抱着我的胳膊有些微微的颤抖,嘴里激动地说:“小弟,你醒了!”

围在旁边的父母也是一脸的欣喜,母亲对姐姐说:“傻妮子,你弟弟醒了,你快去吃点东西吧,抱着弟弟唱了一晚上,你没看天都快亮了?”

我挣扎着从姐姐怀里坐起来,才看到姐姐身上的衣服被树枝划破了好多口子,有些地方已经渗出了血迹,看得我“哇”一声哭了出来,对姐姐说:“姐姐,你怎么了?身上流了好多血。”

母亲在一旁插话道:“小祖宗,你可是把我们吓坏了。尤其是你姐,看你滚下去了,她自己也扑下去了。你是在地面上滚,身上倒还没多少伤,你姐直接从树丛中跑下去,你看这身上……把你抱回来看你昏迷不醒,就这么抱在怀里,不停地对着你唱歌。”

我抓着姐姐受伤的胳膊问:“姐,你疼不疼啊?”

姐姐疼得龇牙咧嘴,却还硬挤出笑容说:“不疼,姐不疼!只要你没事就好。”说着,泪水就流了下来。

我只是由于惊吓和翻滚才昏迷的,除了身上撞了几个紫包之外,没什么大事,很快又活蹦乱跳了,姐姐在看我没事之后才感觉到浑身疼痛,伤口足足恢复了半个多月。

我高中是在县城里上的,初到县城,对一切都觉得新鲜,尤其是学校不远处的那个游戏厅,更是让我神魂颠倒。《三国志》《拳皇97》等让我玩得乐此不疲。一周的生活费,起初我只是拿出一少部分钱来打游戏,后来越打越上瘾,索性一天只吃三个馒头,其余的钱都送给了游戏厅。打游戏都是晚自习后偷偷溜出去玩,打的时间长了,水平见长,一个游戏币就能玩好长时间。这样一来,晚上睡觉就越来越晚,上课打瞌睡成了家常便饭,学习成绩也自然下降得厉害。

那时姐姐已经结婚。有个周末我回家,正好姐姐也在,她见了我吃惊地问:“小弟,这才几个月没见,你怎么瘦了这么多?精神也不好,是学习压力太大了吗?还是咱妈给你的生活费不够啊?”

我有些心虚,结结巴巴地敷衍道:“上了高中当然……当然压力大了,适应一段时间就……就好了。”

姐姐怜惜地看着我,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元钱塞给我说:“这钱你拿着,去了学校爸妈都不在身边,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别舍不得吃。”

我假意推辞一下就接了过来,心里一阵窃喜:有了这一百元钱,不光不用啃馒头,还可以痛痛快快地玩一阵子了。

到学校的第三天,上完晚自习,我像往常一样直奔游戏厅。玩了一会儿,感觉有些异样,旁边的人看看我又看我身后,我扭头一看就呆住了。姐姐赫然出现在眼前,也不知是生气还是失望,身子抖个不停。

我慌忙起身,拉着姐姐就往外走。来到街上一个僻静处,姐姐停住了脚步,淡淡地说:“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低着头,小声说:“我就是偶尔来玩玩……”

“你还骗我!”姐姐激动地打断我的话,抹了一把眼泪继续说:“我跟你几天了!你说,你哪天晚上没来?”

“我……我……”

看我还想狡辩,姐姐一边伤心地哭着,一边说了事情经过。原来那天见我之后,姐姐很是不放心,怕我舍不得花钱,搞坏了身体,就偷偷跟着我来到了县里。第一天晚上看我进了游戏厅,以为我就是偶尔来一次,就没有惊动我,白天去游戏厅通过老板的口中知道我是常客,才等到晚上抓我的现行。

姐姐稳定了一下情绪,又轻声说道:“小弟啊,你还记得小时候姐姐给你唱的那首《春天在哪里》吗?你要找的春天难道就在这里?姐姐当年没考上大学,姐姐不后悔。因为姐姐尽力了。可你呢?这么大好的时光就浪费在这种地方,你对得起谁呀!”

我羞愧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向姐姐保证一定戒掉游戏,好好学习。姐姐当时到没说什么,回家后硬是说服姐夫,一起来县里打工。姐姐租了两间房子,一间给我住,她说是为了能照顾我,但我知道她是想看着我痛改前非。

有了姐姐的监督和照顾,我最终顺利考上了省城的大学。

毕业后,就留在了省城工作。转眼十几年过去了,我也成家立业,生活还算幸福。

姐姐也通过多年的打拼,在县城里买了房子,儿子也在县里上初中了。由于大家平时都忙,一年也见不了几面,只是经常电话联系。

去年的一天,姐姐在电话里很高兴地对我说:“小弟,你手头有闲钱没?”

“需要多少?把账号发给我!”

“不是找你借钱,姐手头也有些积蓄,前段时间有个邻居给我介绍了一个做农村建设项目的公司,把钱投资到他们那里,一万元钱一个月给五百元的分红,你想想,一万元钱一年就可以分到六千元。你要有钱也投资进来吧,比放到银行强多了。”

“姐,这事多半不靠谱,现在有很多非法融资的骗子就是这么骗钱的,你可不要上当了。”

“不会的,人家是正规的大公司,好多人都投了,再说还当时就签合同呢。”

“那你投了多少?”

“我也是担心有问题,只投了一万元,这不,拿到分红了就给你打电话了嘛。”

本来我担心姐姐被骗,想找时间回去好好和姐姐聊聊,让她增加防范意识。现在听姐姐说只投了一万,也就没太着急,再说公司在非洲有个援建项目,过两天我就要走,也就把这件事放下了。

五个多月后,我正在工作,突然收到妻子的一条短信:姐姐出了点事,要是可以的话,你回来一趟。看完短信我立刻把工作安排了一下,订了最快的航班回了家。

回家才知道,情况比我想象的要糟。姐姐看到那家公司真能按时把分红打到卡上,就完全放松了警惕,把她这些年积攒的25万元全都投了进去。结果后面到了分红日总是以各种理由拖延,最后公司直接关门了。姐姐是个热心肠,当初尝到甜头后把好多相熟的人也都介绍进去投了钱,现在那个公司关门了,人家都来找姐姐赔钱。

虽然第一时间就报了警,但是骗子早有预谋,警方迟迟无法破案。姐姐介绍去投资的人整天堵在门口,姐夫不胜其烦,也埋怨姐姐把多年的血汗钱打了水漂,赌气带着孩子租了房子另住了。

等我见到姐姐,差点认不出来。以前精明强干开朗健谈姐姐不见了,我面前是一个形容枯槁目光呆滞的瘦弱女人。

“姐,我回来了!”

姐姐木然地看着我,似乎在努力回想着什么。

“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我吟唱着姐姐当年教我的儿歌,幼时的一幕幕涌上心头,泪水也从我脸上倾泻而下。

这首歌似乎有一种魔力,姐姐的眸子有了一丝光亮,她缓缓过来抱住我,先是低声抽泣,接着嚎啕大哭起来。

安抚好姐姐,我说服姐夫带着孩子回家。然后我让姐夫带路,逐个拜访因姐姐介绍而遭受经济損失的人。我向他们保证,如果警察无法破案,我会为他们负责,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再去逼迫姐姐。他们知道姐姐是好心办了坏事,其实也是受害者,就答应了我的请求。离开姐姐家之前,我把存有10万元的银行卡塞给了姐夫,确保他们短期内不用为生活发愁。

我们一生都在寻找属于自己的春天。却又难免经历严寒酷暑。亲人就是疲惫时力量的源泉,和孤独时心灵停靠的港湾。姐姐,你放心!无论何时何地,我都像歌里唱的那样,陪你一起找春天!

责编/昱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