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大我十岁的哥哥,当了我半生父亲

张芷凡

我是家里最小的儿子,有三个哥哥的我,成了家里最得宠的一个人。父亲在我出生后不久便离开人世,长兄为父,我的大哥担起了照顾全家的重责。

小时候,家里穷,吃的东西不够全家填饱肚子。因为我最小,母亲常会在我饿的时候,给我炒些米饭吃。二哥、三哥看见了,总会闹着要我分点给他们。我那时年幼,不懂得他人疾苦,自己想吃就不想分给他们。于是我端着盛了炒饭的碗,到处跑,躲避着二哥、三哥的争抢。

可也正是因为年幼,所以常常一下就被两个哥哥抓到了。眼看着碗里的饭还没吃,就要被抢走,心里着急的我大哭大闹。每当这时候,大哥就会来到我身边,帮我训斥二哥、三哥,然后把饭给我。每次大哥都在我身边,看着我吃完饭才安心地端着空碗离开。

可能因为我开小灶比较多,所以身体长得快,从小就比三哥高一点。我们家都是男孩子,穿的衣服都是哥哥们穿不了的。大哥总是有意无意地把补丁少的,比较新的衣服留给我穿。而给三哥的,也总是会旧一点。三哥有时候会抱怨两句,但随着年龄慢慢长大,也会学着大哥一样,对我关照多一些。

从小到大,我就是在大哥如父亲般的疼爱下长大的。大哥只比我大十岁,却保护了我所有年少的岁月。

我快二十岁时,几个哥哥都已成家立业,唯有我还天天浑浑噩噩地跟着一群不良少年混日子。

二哥、三哥那些年做生意卖猪肉,挣了不少钱,但他们结婚后,也不怎么管我。大哥一直在砖厂做体力活,挣的钱不多,只够养家糊口,但是每次都会躲着大嫂,给我偷偷拿钱用。

我二十岁那年,跟着一群混混打群架,把对方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的腿打断了。对方家人报了警,派出所把我们一群打架的全抓了。虽然我不是主要责任人,但也算是“从犯”。警察叔叔们为了教育我们这群混混,还是关了我们两天。

后来,大哥把我接回了家。他眼神有些沉重地看着我,很认真地对我说:“你现在没学好,是我的责任。我虽然只是你大哥,但还是希望能把你教好。你一直这样混下去不是办法,得学个技术,以后起码饿不着。而且你总要结婚生子的,当哥的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一直养着你。你准备一下,过几天去技校学开挖掘机怎么样?”

大哥很少这样跟我说话,当他说完,我只觉得脸颊一直到耳根都是烫的。所以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果然,没几天大哥就拿着一万元钱带我上了技校。给我报名,安排住宿这些花了好几千,剩下的全拿给我当生活费了。学技术的时间不长,就一两年。那些年有一股开挖掘机的热潮,所以我有了这个技术,不仅很快找到工作,而且工资还不低。挣了钱的我,第一次有了实现自己价值的成就感。而这些,都是大哥带给我的。

有些事当时我不知道,都过了几年之后,有一次和嫂子闲聊,我才清楚。原来大哥送我上技校那年,他刚把砖厂的工作辞了,准备把存了好些年才存够的一万元钱拿去做点生意。谁知当时我进了派出所,所以就把钱都给我学技术去了。

大嫂人也直,开玩笑地说:“当时我还不同意他把钱拿给你,可你大哥说他不管你谁管?于是硬把钱拿走了。因为这件事,我还和他生了好久的气呢。还好,现在你也争气了,家里日子也好过了……”

大嫂话没有说完,但我心里却一阵一阵的堵得难受,眼睛也有点润。虽说长兄为父,但长大懂事的我也明白:大哥本可以不用帮我那么多,那不是他的本分,可他依旧坚持给了我如父般的恩情。大哥在我迷茫的青年时期给了我帮助,也给我生活添了一盏明灯。

人都说“三十而立”,我三十岁的时候也算立了业,立了家。娶亲生子,一份薪资不错的工作。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很有点意气风发的感觉,所以工作更是卖命了。

工作卖命这句话真没有错,因为我长期开挖掘机,基本每天要坐十几个小时,所以我腰肩劳损。有一次,一个工地给我开了三倍工资,让我两天时间做五天的活。想着可以多挣不少钱,辛苦点也就过去了。于是那两天我基本不眠不休地干,结果本来就有疾在身的我,终于累倒了。

大哥赶到医院的时候,听医生说我的腰起码要休养半年才能再干重体力活,于是死活不让我再去开挖掘机。还一直自责,说是因为他让我去学的开挖掘机,所以才让我害了病。

那些年,大哥和朋友合伙开汽修厂,因为服务好,价格公道,所以生意一直不错。因为大哥待人接物都很实在,把店里经营得很是红火,所以他朋友很放心地把汽修厂交给大哥管,自己乐得当甩手掌柜。

后来我腰伤出院后,大哥和他朋友商量,看能不能让我来管汽修厂?他朋友虽然相信大哥的为人,但想到我一个新手来管理汽修厂,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大哥对他朋友说:“我手把手带他,我把我的工资给我弟,我自己一分工资不要。”他朋友一听,更是乐了,不用多花一分钱,还多个员工,估计换谁都愿意。

就这样,我跟着大哥在汽修厂里开始工作。跟着大哥,不仅学了很多待人接物的道理,还学了很多管理方面的知识。而且大哥还时常让我去看机修师傅怎么修车,到现在,车子一般的毛病,我自己都能修了。

跟着大哥在汽修厂的那几年,我不仅工作比较轻松,收入可观,更重要的是销售、管理、修车,我都学会不少。这让我在以后的日子里,事业得以更上一层楼。

我曾经问过大哥,他怎么会管理员工?怎么会销售产品?怎么会修车的?大哥说:“刚开始我也不会,可是如果不会,厂里就挣不了钱,而我的合伙人也不可能信任我。管理是将心比心,销售是诚信第一,修车是刻苦钻研。就这么一步一步,我熬出来了。”

我想我此生都不会忘记那个电话。三十五岁那年,我刚刚自立门户,没再跟着大哥工作了。在大哥的支持下,那一年我自己开了一家汽修厂。

不过三个月,厂里的事务都走上了正轨。但在第四个月的一天清晨,我被一阵电话铃吵醒。“喂,大嫂,有什么事吗?”一阵抽泣声传来,我有点不知所措,刚想再发问,大嫂终于开口了。

“你大哥走了,五点多走的,我刚找了人过来给他安排后事……”伴随着一阵呜咽声,我有点听不清大嫂的话,但分明又听见大嫂在说安排后事。我一下惊醒了坐起来。

“你先过来吧,来见你大哥最后一面……”大嫂无力的声音,让我没理由质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一路上,我脑子有点混乱,费尽力气的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想到最近见大哥的时候,大哥总是脸色苍白,瘦弱了不少,而且还总是戴着一顶黑色的小礼帽。我还打趣大哥说最近变时尚了,打扮很是潮流啊。大哥总是笑笑说,太阳太晒,戴个帽子挡挡光。

有一次,我见大哥脸色实在太差,就问了一句,大哥笑笑说:“我能有什么事?只是最近我那边厂里有好些事故车都是晚上出事,最近天天半夜出现场,没睡好而已。”大哥说的半夜出现场,我是清楚的,有些车子出了事故,会给保险公司打电话,然后保险公司就把事故车的消息告诉给指定汽修厂,汽修厂就要派人到现场把事故车拖回来。

大哥也只说那段时间机修部人手不够,所以只有自己多跑跑。现在想来,大哥一定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所以,所以才……我不敢再多想,只想快点见到大哥。

大哥走了,是肝癌。大嫂说半年前发现的,发现时已经是晚期了。大哥不想费钱去治已经好不了的病,也不想最后的日子躺在医院里,更不想身边的亲朋好友为他的病费心劳神。我想,要不是发现这病时,大嫂就在身边,大哥可能会独自承受这最后苦难的日子。

大哥新坟前,嫂子对我说:“你大哥临终前,除了我和儿子,最担心的就是你,说你好像永远长不大,小时候爱跟着他,长大了也少不了他陪着。他让我告诉你,以后只能靠你自己了。再难,也不要放弃,好好做人,好好生活!”

那個大我十岁的大哥,那个当了我半生父亲的长兄,那个给我领路的启明星。从此你我阴阳相隔,但我会好好活下去,连带着你那份。

责编/昱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