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小苹果”袁心玥:启蒙教练妈妈用爱铺就我的冠军路

秋水


2019年8月4日,东京奥运会女排资格赛B组比赛在宁波北仑落幕。中国女排以3战全胜的骄人战绩夺得冠军,取得了进军东京奥运会的门票。球队的主力副攻袁心玥,是除朱婷之外,另一位打满全部三场比赛的队员。袁心玥进攻、发球、拦网全面爆发,赢得了球迷的交口称赞。

懂事女儿阻止妈妈辞职

袁心玥1996年12月出生于重庆市,母亲周波身高1.80米,曾是四川省女排运动员。父亲袁春武退役前是四川省篮球队中锋,身高达1.93米。受父母遗传影响,袁心玥自小高出同龄孩子一截。上小学一年级时,她的身高就窜到了1.55米。

周波退役后,被安排在重庆市求精中学担任体育老师,并兼任校排球队教练。袁心玥8岁时,就小大人一样对周波说:“妈妈,我也要打排球,将来当运动员。”女儿个头虽高,但胳膊、腿细得像竹竿,且身体免疫力差,经常感冒发烧。为增强她的体质,周波同意了。

此后每天放学,袁心玥早早就来到求精中学。在妈妈的指导下,她与一帮中学生一起训练。虽年纪小,但袁心玥不服输,身上常摔得青一块紫一块。晚上,周波用红花油帮女儿擦拭淤青,问她疼不疼。袁心玥告诉妈妈:“有些疼,但我能挺住。打排球很快乐,走上球场我就兴奋,一心想赢对方。”

周波与丈夫商量:“女儿是少见的排球苗子,咱们得好好培养,说不定咱家将来能出个世界冠军呢。”为让女儿成才,周波每天早晨5点就起床,带领袁心玥晨跑3000米。袁春武是重庆铁路公安处的乘警,出警回家后,就骑着自行车去郊区买土鸡,给女儿煲汤增加營养。2006年,北京的八一女排教练来重庆选苗子,一眼相中了袁心玥。这年暑假,小姑娘被八一女排征调去北京集训。

此后3年里,袁心玥连续3个暑假远赴北京集训,周波始终陪在身边。2009年10月,袁心玥被八一女排特招入伍,成了一名专业排球运动员。

就这样,袁心玥远离父母和亲人,满怀憧憬杀进了八一女排。毕竟年纪小,袁心玥想家,想父母,晚上经常流泪。每次给家里打电话,还未开口说话她就哭了起来,周波也在电话那端抽泣。2009年12月,她忧心忡忡地对丈夫说:“女儿太小了,情绪很不稳定,肯定会影响训练,我打算辞职去北京陪伴她一段时间。”

随后,周波在电话里将想法告知女儿,没想到袁心玥坚决阻止:“妈,你和爸爸放心,我会很快适应环境。你才38岁,要是将工作辞了,过几年我长大了,不要你陪了,你年纪轻轻就没了工作怎么办?”于是,周波打消了辞职去北京陪女儿的念头……

守饮水机刺痛了妈妈心

袁心玥性格开朗,爱好广泛,想家的时候就在宿舍里练钢笔字。而且,她努力让自己融入崭新的集体生活。3个月后,周波再给女儿打问候电话时,袁心玥不仅不哭了,反而很开心。她像一只快乐的小鸟,叽叽喳喳讲述训练中的趣事,给妈妈唱军歌。

然而,周波夫妇的喜悦没维持多久,很快又面临新的烦恼。当时袁心玥尚不满14岁,是队里年龄最小的队员;加上八一女排拥有杨珺菁、索玛、刘聪聪等多名副攻,她们无论经验还是技术都远超袁心玥。因此,袁心玥在队里根本打不上球。平时与队员们一起训练时,她还要负责守饮水机。袁心玥每天进训练馆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一桶纯净水扣在饮水机上。训练期间,队员们渴了,她就用一次性纸杯倒满一杯杯水递给对方。八一女排在国内参赛时,袁心玥连名都报不上,只得给队友们做后勤保障。她坐在赛务区,将每位队友的水杯贴上相应的名字,并随时往杯子里续水,提醒她们别拿错了。

满怀憧憬进八一女排,没想到却长期坐冷板凳。那时袁心玥特别迷茫,脆弱的时候常躲在洗手间流泪。一晃两年过去了,袁心玥依然是队里的边缘人物。2012年1月,八一女排在成都参加全国女排联赛,客场与四川女排争锋。重庆到成都只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周波与丈夫赶过去看望女儿。比赛过程中,袁心玥仍充当后勤保障,暂停间歇给队员们递水递毛巾,周波难过地与丈夫将比赛看完。

球迷退场时,周波正想去找女儿,这时袁心玥挤到了父母跟前:“爸妈,我有话对你们说。”一家三口在体育馆前面的木凳上坐下来,袁心玥表情凝重:“继续在球队混下去也没前途,我想退役。”周波虽为女儿的未来担忧,但从未想过让她退役。她安慰女儿:“你走到这一步已没有退路了,必须练出来。我对你有信心,你也要对自己有信心。”

是呀,自己再回小学读书已不现实,排球之路再艰难,也得咬牙走下去。袁心玥告诉父母:“我听你们的,以后刻苦训练,争取在队里打上球,这样退役也能安排一份工作。”周波夫妇内心的焦虑顿时缓解了,两人将手与女儿的叠在一起:“心玥加油!”

此后,袁心玥在为队员们服务的同时,加班加点训练,努力提升球技。2013年4月,郎平应邀去八一女排讲课,无意中在饮水机旁发现了袁心玥。见她比自己还高出一头,郎平关心地问:“你多大了,身高多少呀?”虽面对的是享誉海内外的“排球教母”,但袁心玥一点不胆怯,声音脆亮地回答:“17岁了,身高1.99米。”郎平觉得小姑娘心理素质不错,让她“嘭嘭”扣了几个球,还让袁心玥在网前起跳拦网。分别时,郎平叮嘱道:“不错,好好练。”袁心玥以为是客套话,并未放在心上。

谁知一个月后,袁心玥突然接到国家女排的调令,让她两天后去队里报到。她激动地给母亲打报喜电话:“妈,我入选国家队了!”周波不相信:“我没有听错吧?你说的是真的吗?”袁心玥笑呵呵地说:“你太小看女儿了,我后天就去国家队训练了。”幸福来得太突然,周波哭了。

我的个人问题妈妈别牵挂

2014年春节,队里放假5天,袁心玥回重庆陪父母过年。几天前,周波带队训练时,不小心扭伤了左脚,走路一瘸一拐。女儿到家第二天就是除夕了,周波却对她说:“运动员一天不训练,状态就会下滑,妈陪你去学校练球,你爸在家准备年夜饭。”因左脚行动不便,周波便靠着墙壁给女儿抛球。袁心玥练习垫球、扣球、防守,在冰凉的塑胶地板上鱼跃翻滚……

经国家队一年多打磨,袁心玥的发球、进攻、拦网、防守等各项技术全面提升。2014年9月,世界女排锦标赛在意大利打响,袁心玥以替补副攻身份随队出征。当时中国女排副攻线由杨珺菁、徐云丽主打,袁心玥上场机会不多。但在10月9日,中国女排与多米尼加队争进四强时,徐云丽因左脚踝受伤被抬下场,袁心玥临危受命参战。结果小姑娘扣球、拦网全面爆发,而且每得一分,她双眼圆睁,握拳大声吼叫,以激情感染队员们。最终,中国女排以3比2击败多米尼加队,袁心玥也一战成名,被国际排联评为“世界女排十大新星”。

一晃到了2015年8月的日本女排世界杯。袁心玥作为主力副攻,场场首发,最终为中国女排夺冠立下了汗马功劳。她与朱婷、张常宁球技出众,青春气息逼人,媒体和球迷送给她们一个霸气的绰号——“朱袁张”(朱元璋)。袁心玥脸蛋圆圆的,爱说爱笑,球迷还给她起绰号“小苹果”。

2016年5月,国家女排紧锣密鼓地备战里约奥运会。这年8月,举世瞩目的里约奥运会拉开战幕。一向节俭的周波破例奢侈了一回,自费与丈夫赶赴里约为女儿助威。最终,中国女排在出师不利的情况下成功逆袭,一举夺取奥运金牌。直到颁完奖,周波夫妇才与女儿见面,一家三口喜极而泣。

里约奥运会后,袁心玥成了中国女排铁打不动的主力。然而2018年,她的拦网技术却进入瓶颈期。袁心玥承受巨大压力。周波鼓励女儿:“你技术上完全有上升的空间,忘记过去的荣誉,一切从零开始。”

在妈妈激励下,袁心玥甩掉心理包袱,刻苦练习拦网技术。2019年8月,东京奥运会女排资格赛B组比赛在宁波北仑举行。袁心玥的进攻、拦网让人眼前一亮,媒体一致认为她展现出了世界一流副攻的风采。守在电视机前收看直播的周波,也在为女儿和中国女排点赞。

责编/昱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