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上海民警6年演一角,用爱守护“最美谎言”

大风


两座城市,两个陌生人,却因为一个几秒钟的照面而结下不解之缘。而六年多时间,上海民警姜经纬用心扮演一个角色,如同亲人的守候,改变了两个家庭的命运……

灾难突然降临,他失去了爱子

2003年,刚满50岁的夏占海可以说事业有成,家庭圆满。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夏占海和妻子梁巧英一起在家乡山西省吕梁市交城县开了一家机械加工厂,两个儿子已经上了大学,生活越来越好了。然而这一切却在腊月十三这天戛然而止了。因为临近过年,夏占海早早地吃过早饭,便出门要账了。

下午5时,要钱无望的夏占海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眼前的场景却让他模糊了双眼。厨房的炉火早已熄灭,冒着烟气,而大儿子躺在地上气息全无。

在邻居的帮助下,妻子和小儿子被交城县人民医院直接转送到山西省第二医院。大儿子梁宇则被送到太平间,夏占海一边在医院照顾着妻子和小儿子夏宏,一边准备大儿子的葬礼;正值冬季,寒风瑟瑟,夏占海站在医院门口却怎么也没有勇气走进去,早上医生和他说的话还在耳边盘旋。“您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您妻子中毒比较严重,即使醒过来,也怕是个植物人了。”夏占海心里难受,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去,不管妻子能不能醒过来,他都要照顾好她。

为了能够安心地照顾妻子,夏占海将夏宏送去姑姑家,变卖了机械厂的设备,又借了亲友三十多万元给妻子治病。许是夏占海的真心打动了上天,梁巧英在医院的第80天的时候,醒了过来,但虽然妻子醒了过来,后期治疗依旧是漫漫长路。

为了维持生计,夏占海将自己家的阁楼改成了小旅馆。他一边赚钱一边帮妻子做康复训练。为了帮助她更好地锻炼,他甚至自己动手做了一个康复器。

2008年的一天,夏占海正在帮妻子准备旧物,一边和她聊着天。妻子突然说道:“我昨天晚上,梦到我们家梁宇了,梁宇呢?”夏占海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试探性地问:“你记起大儿子了?”梁巧英点头:“儿子呢?儿子呢?”夏占海有些愣神,半天才回复道:“梁宇去外地干活去了,但是单位事情多,管理又严格,不能经常回来。等下次,他有空了,就回来看我们。”

就这样,每一年的过年过节,夏占海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将大儿子没有回来的事情给搪塞过去。而对于丈夫夏占海说的话,梁巧英也是深信不疑。她渐渐地将这份思念深藏心底,但是夏占海知道,妻子是想念儿子的,为了不耽误到儿子的工作,她只有忍着。

2010年,上海世博会那年,夏占海安顿好旅馆客人住宿的事情,便进房间给妻子做饭。推门而入的瞬间,正好看到电视上在放世博会的消息,而电视上那个站岗的警察却进了夏占海的眼里,太像他的大儿子了。他脱口喊道:“梁宇!”

可惜,画面只闪过几秒钟。他只看到一行介绍“上海浦东新区民警。”

记者牵线,梁巧英顺利与“大儿子”重逢

2013年,都市报的记者过来采访,夏占海将想找到这位陌生民警的心愿告诉了记者。而此事随后经报道后被浙江卫视《中国梦想秀》栏目组知道,当即决定帮他圆梦。2013年10月,夏占海成为《中国梦想秀》的追梦人,栏目组将夏占海大儿子梁宇的照片给了上海市公安局政治部。一番排查后,才找到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世博园区公安一队副大队长——姜经纬。

虽然还未曾见过梁巧英本人,但当姜经纬了解了他们的故事后,当下便答应了对方想要见上一面的要求。

此次会面,安排在《中国梦想秀》的舞台上。短短三分钟,却感动了在场的所有观众。因为姜经纬不是山西人,不会说山西话,主持人害怕会露馅,便事先和姜经纬说好:“待会儿上台,我就和老人说你从事非常重要的工作,需要保密,所以不能说话。”姜经纬频频点头。“好,你们放心吧。”

在听到主持人说完邀请他上台的台词之后,姜经纬整了整衣冠,缓缓走向舞台,走到梁巧英身边。姜经纬不能说话,他只能紧紧地抱住“母亲”,而梁巧英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大儿子,更是难掩激动的心情,她紧紧抱着姜经纬,拍打着他的后背,不停地说道:“瘦了,瘦了。”

梁巧英颤抖的话语和激动的泪水让姜经纬感到动容,当下,他便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个美丽的谎言继续演下去,而不仅仅是在这台上的三分钟。下了舞台,姜经纬和夏占海互留了联系方式。

和“大儿子”见完面的当天晚上,梁巧英睡得格外香,以前,她总是两三个小时就醒一次。而那晚,夏占海发现,妻子早早地就进入了梦乡,一觉睡到凌晨,足足睡了七八个小时。从那以后,妻子的失眠症便奇迹般不治而愈了,精神也越来越好了,也愿意积极地配合做训练了。梁巧英总是朝夏占海嚷嚷着:“占海,赶快来帮我的小腿按摩一下。”“好勒,这就来了。”说着,夏占海打扫完卫生,放下手中的扫帚,便赶了过来:“我来给你按摩!来,领导,小腿抬起来。”

“冒牌儿子”用爱守护最美谎言

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梁巧英已经可以正常行走。而她心中,还满怀着去看望儿子的心愿。当然,回到上海的姜经纬并没有忘记在山西的“父母”,每逢节假日或者周末休息时间,姜经纬总会给“父母”发个微信或者打个电话。因为之后的联系不可能一直不说话,夏占海便告诉妻子,儿子在外地待时间长了,不会说山西话了,所以说的普通话。

在姜经纬看来,他所做的只是举手之劳,而夏占海夫妻两人,让他感受到的是浓浓的爱意,是这世间最真的感情。姜经纬也真的是把夏占海夫妻当作是自己的另一对父母亲对待。2016年5月7日,姜经纬邀请爸爸妈妈到他工作、生活的城市。从山西到上海,十几个小时的列车,梁巧英别提多开心了。下车后,她在人群中努力地寻找着儿子的身影。突然,在出站口,梁巧英瞥到了儿子的身影。她大声喊道:“儿子,儿子,我们在这儿!”姜经纬看到他们两人,走过去,拿起行李,喊了声:“爸爸妈妈。”梁巧英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儿子身上,听到儿子的声音突然落下泪来。这把夏占海和姜经纬都吓着了,忙问:“怎么了这是?”梁巧英摇头。“没事没事,我心里边高兴。”

姜经纬推着梁巧英,带他们去看了上海世博园,看清明上河图,给他们做导游,耐心地解说:“爸妈你们看,世博会那会儿可热闹了,不过上海啊,繁华好玩的地方可多了,下次有机会,我再带你们去看东方明珠……”

吃完饭,姜经纬又带他们逛了一圈。夏占海心里担心耽误到姜经纬的工作,将他拉到一旁:“姜民警,不会耽误你工作吧。”“您放心地跟着我玩,工作的事您就不用操心啦。晚上住处我也帮你们安排好了,明天我带你们去看黄浦江好不好?”夏占海连连点头:“上海我们也不熟,我们跟着你走。”

第二天, 姜经纬带着夏占海夫妻去看了黄浦江,站在桥上,看着脚下波涛汹涌的江水,江上偶有船只驶过,发出嗡嗡的声音。而桥面上,游客络绎不绝,欢声笑语。“爸妈,我帮你们拍张照片吧。”拍完照片,梁巧英央求道:“我还要和小宇一起照。”姜经纬拉了一位游客,帮他们三人拍了一张合影。

照片里,梁巧英站在中间,左边是丈夫,右边是儿子,她笑得格外开心。

回旅馆的路上,姜经纬问及梁巧英的身體:“您现在恢复得还好吗,身体有没有感觉好点?”“我很好,我现在都可以自己走路了,你在这边好好工作,不要担心我。”姜经纬点头:“好,那我们可说好了,下次来,您就不需要轮椅啦。”

2019年春节期间,姜经纬特意带着妻儿去往山西给夏占海和梁巧英拜年,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姜经纬抵达了夏占海的家中,刚下车,姜经纬就看到梁巧英坐在轮椅上在门口迎接他们。姜经纬跑过去:“妈,我回来了。”梁巧英直点头,站在一旁的夏占海却笑了,他知道,妻子掉的是幸福的眼泪。

责编/昱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