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丧一代”的逆天欺骗:妈妈砍伤儿子成凶手

继胜


2019年7月21日,北京市昌平区发生一起血案:中年妈妈赵秀竹,从湖南省衡阳市赶到北京,将北漂儿子刘少杰砍伤。赵秀竹为何要对儿子痛下杀手?母子俩背后有着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

单亲妈妈谎称患癌逼婚

刘少杰1990年出生于湖南省衡阳市,毕业于北京名牌高校,是京城一家宽带公司的技术人员。然而刘少杰身上却凸显了“丧一代”的典型特征:不攒钱买房买车,不恋不婚,低欲望,没有人生规划,享受单身的自由与安逸。虽月薪8000元,却是典型的“月光族”。

2016年8月,刘少杰刚满26岁,赵秀竹就开始频繁打电话催婚。刘少杰道出苦衷:“北京恋爱成本太高了,过个情人节起步价就5000元,给女友买个包,吃两顿饭,一个月工资就光了。而且现在女孩子大多任性,我也没时间和精力去讨好异性。”赵秀竹训儿子:“你工资不算低,难道谈个恋爱都不够吗?你打算一辈子不结婚,孤独到老吗?”

赵秀竹时年51岁,是衡阳某医药集团公司会计。离异后,她担心儿子受继父虐待,一直没再婚。妈妈是世界上最艰辛的职业。小时候,赵秀竹操心儿子的成长和学业,现在又为他的婚恋寝食难安。

2017年国庆节,刘少杰回家探亲。赵秀竹询问了儿子几句工作情况,便话锋一转:“你不能总单着,这次在家休息7天,我给你安排了5场相亲,总有一个会适合你吧。”刘少杰眉头紧蹙, “你11岁我就与你爸分开了,一个人养大你容易吗?你一天不恋爱结婚,我的心就悬着。”说着,赵秀竹哽咽落泪。刘少杰最怕妈妈的眼泪:“听你的,去相亲还不行吗?”内心却满是抵触……

此后,刘少杰天天在妈妈的逼迫下出去相亲。他心不在焉,有的甚至连女孩长相都没看清,结果可想而知。

为给儿子施压,刘少杰返京后,赵秀竹继续打电话狂轰滥炸逼婚。2018年2月,离春节还有一个星期。赵秀竹打电话问儿子,女朋友定下来了没有。刘少杰撒谎:“相了几次亲,没遇到合适的。”“没关系,春节回家,我再安排你相亲。”

赵秀竹以为这番话会熨帖儿子的心,谁知却给刘少杰带来更大的恐惧。纠结中,他干脆不回家了,决定与4个处境相似的大龄同事去海南旅游过年。腊月二十九上午,刘少杰收拾行李,准备与同事飞赴海南过年。正要出门时,妈妈突然在微信里给他留言:“我不想瞒你了,几个月来我一直乳房胀痛,3天前被确诊为晚期乳腺癌。也许这是我最后一个春节了……”刹那间,刘少杰的心被撕裂了。

大年三十中午,刘少杰终于回到妈妈身边。让他意外的是,妈妈没有丝毫病态,正忙着张罗年夜饭。见他一脸迷惘,赵秀竹歉意地说:“对不起,我向你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如果不说患癌,你不会回家的。”

为发泄郁闷,刘少杰疯狂灌下一大瓶可乐,还将满满一桌年夜饭吃了一半。半小时后,刘少杰的肚子胀得像个大西瓜,疼得在床上打滚,赵秀竹焦急地请社区医生上门给儿子催吐、打点滴。听着儿子痛苦的呻吟声,泪水流了赵秀竹一脸:欢乐团圆的除夕,自己与儿子咋就过成了这样?

冒险帮儿子买婚房计划出笼

次日上午,赵秀竹在茶几上看到了儿子留下的字条:“妈,对不起,我回北京了。和你在一起压力太大了,你自己不结婚,干吗总逼我相亲?”纠结中,赵秀竹冷静下来,决定给儿子做表率。

2018年4月,赵秀竹经人介绍,与本地男子杨建斌相识了。他经济条件优越,独生女儿已结婚成家。6月17日,赵秀竹在微信里给儿子发了一张与杨建斌的合影。刘少杰问:“这个男人是谁?”赵秀竹回复道:“妈妈的男朋友。你不是总以妈妈不结婚为借口逃避相亲吗?现在我恋爱了,你也要尽快找个女朋友。”

8月13日,刘少杰接到妈妈的电话:“我的年假到了,后天就去北京看你。”刘少杰压力骤增。当晚,刘少杰在网上搜索“租女友”的信息,进入一个租赁家人的贴吧。很快,一个名叫周蓉的女孩与刘少杰取得联系。周蓉向刘少杰提要求:不陪睡,不喝酒,不接吻,日薪600元。刘少杰答应了。

赵秀竹在北京待了一个星期。周蓉按照合约,过来陪她吃了两顿饭,游览了一次颐和园。因刘少杰与周蓉配合得天衣无缝,赵秀竹丝毫没看出破绽,沉浸在虚假的幸福中……

2018年国庆节,赵秀竹打电话催问儿子什么时候结婚。刘少杰长叹一声:“婚房都没有,结啥婚?”第二天,赵秀竹将老死不相往来的前夫刘海宝约了出来,要求他出资50万元给儿子凑婚房首付。刘海宝是普通工薪族,与第二任妻子育有一女。他为难地说:“把我两只肾卖了也凑不齐50万,我最多只能凑5万。”在她要求下,刘海宝当天将5万元转到了自己的银行卡上。

趙秀竹逐一给亲戚打电话求援。她收入不高,他们质疑她的偿还能力,均以各种借口婉拒了。好强的她咽不下这口气,一个冒险帮儿子买婚房的计划,疯狂在她脑海里出笼了……

疯狂妈妈砍伤“丧一代”儿子

身为公司会计,赵秀竹每月经手的流动资金达数千万。2019年3月,赵秀竹采取资金不入账、虚构财务支出等手段,挪用公款140万元。然后,她在电话里告诉儿子:“你赶紧去燕郊看楼盘,将婚房定下来,妈妈给你140万元做首付。你再贷款几十万,与周蓉一起还月供。”

原来妈妈是隐形的百万富翁!两天后,刘少杰用图片编辑软件,PS了一张与周蓉去燕郊看楼盘的照片。3月9日,他将照片发给妈妈:“婚房定下来了,101平方米的大两居,南北通透,每平2.1万元,全款下来212.1万元。”赵秀竹信以为真,通过银行将140万转给了儿子,并黯然告知:“为了你买婚房的事,我与杨建斌分手了。只有当你借钱时,才能真正看清一个人。”

刘少杰从未见过这么多钱,处于亢奋中的他,丝毫没顾及妈妈失恋的痛苦。他在视频里告诉赵秀竹:“我这两天就缴首付。”刘少杰根本没有结婚的计划,加上不愿背负高额房贷,他也不愿买房。那几天,刘少杰一直在思索,如何处理妈妈打过来的巨款。3月15日,他跟随一个朋友去跑车俱乐部飙车。那里聚集了一群三四十岁的单身男人,他们不恋不婚,个个身着名牌,开的是名车,还美其名曰“单身贵族”。

随后,刘少杰瞒着妈妈,花53万元购置了一辆雷克萨斯跑车。双休日,刘少杰与朋友们在郊外飙车,中午大家AA制吃美食,傍晚再驾车回家。剩余的钱,刘少杰买2000元一根的皮带,4000元一双的皮鞋等奢侈品……

儿子的购房首付,毕竟是挪用的公款。赵秀竹担心东窗事发,夜夜做噩梦。此时股市出现回暖的迹象,为填满窟窿,赵秀竹故伎重演,又挪用120万元公款炒股。她试图从股市里挣钱将账抹平。然而到2019年7月,120万本金亏得只剩64万元。这时公司开始审计,赵秀竹焦头烂额,不知怎样才能平账。

走投无路之际,赵秀竹决定让儿子卖婚房帮自己脱险。担心儿子害怕,她不敢说出真相,在微信里谎称做生意亏了,要求儿子赶紧将房子卖了让她还债。刘少杰哪敢吐露实情,只好不回应。谁知7月21日,赵秀竹突然出现在儿子面前。一见面,她就含泪讲述了挪用260万元公款为儿子买婚房,及炒股巨亏的惨烈真相。

刘少杰惊呆了,没想到妈妈会疯狂到如此地步!他再也不忍心欺骗妈妈,期期艾艾吐露了租周蓉扮女友、用购房款买跑车和奢侈品的秘密。赵秀竹彻底疯狂了,失去理智的她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对着儿子背部连刺三刀。刘少杰倒在地上,鲜血很快将衬衣染红了。赵秀竹万念俱灰,拨打110投案自首。几分钟后,北京市昌平区公安分局民警赶到案发现场,将刘少杰送往医院急救,赵秀竹被控制。

刘少杰没有生命之忧,但后背左肌腱被刺断,经鉴定为9级伤残。赵秀竹对挪用公款及伤害儿子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为减轻妈妈的罪责,刘少杰将跑车以40万元低价出手,加上花剩的钱,共凑了90万,抵缴妈妈挪用的公款。但仍有106万缺口,根本没办法填满这巨大亏空。挪用公款、故意伤害儿子,两罪并罚,等待赵秀竹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编后话:

这无疑是一个痛楚的悲剧,妈妈身陷囹圄,心伤不已;对儿子来说,更是悲痛懊悔。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他们还会有各自的执念吗?如今,逼婚已经是很多父母对儿女的常态,天涯论坛网帖中提到的一位母亲的表现就更加“神勇”了。面对不堪其唠叨、愤然将门反锁的女儿,这位母亲冒着生命危险从八楼的窗户爬进女儿房间,只为掷地有声地撂下一句:“无论如何,必须结婚!”婚恋情感专家凌子认为,父母太关心子女反而常常弄巧成拙,关键在于没有静下心去了解子女的真正需要,没有找到切实可行的方式来帮助子女更好地寻找另一半。父母逼婚做得最多的就是给子女不停地介绍对象,不断地让子女去盲目“碰人”,导致子女到后来丧失信心。

其实,早结婚不一定是好事,婚后还可能因为缺乏经济基础、心智不成熟等问题导致各种家庭冲突。更不能因为被逼婚而抱着“反正先结了,凑合过一段再说”的想法草率结婚。凌子建议,如果年轻人真的还没做好结婚的准备,应该主动和父母说,给他们一个明确的答案,自动屏蔽或一味逃避不能解决问题。《剩者为王》里的父亲对身为高龄“剩女”的女儿不婚的态度,表现出的豁达与支持值得很多父母借鉴,他说:“我为什么不催婚,因为三十年前是她来了,才让我成为一个父亲。她未必要到婚姻中去讨生活,她不应该为了父母亲结婚,她不应该到外面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听多了就想结婚。她应该想着跟自己喜欢的人白头偕老地结婚,昂首挺胸地,特别硬气地,憧憬地,好像赢了一样。”所以说“世界上只有该结婚的感情,没有该结婚的年龄。”

另一方面,如今流行的网络名词“丧一代”是指一种无欲望的状态,譬如在日本,很多年轻人没有炒房的欲望、没有炒股的欲望、没有结婚的欲望、没有购物的欲望,宅男宅女越来越多,谈恋爱觉得麻烦,上超市觉得多余,一部手机便框定了自己生活的所有。针对这一现象,日本著名管理学家大前研一写了一本书,叫《低欲望社会》,副标题叫“胸无大志的时代”。在这本书中,他感叹道:日本年轻人没有欲望、没有梦想、没有干劲。无论物价如何降低,消费都无法得到刺激;经济没有明显增长,银行信贷利率一再调低,而30岁前购房人数依然逐年下降;年轻人对于买车几乎没有兴趣,奢侈品消费被嗤之以鼻;宅文化盛行,一日三餐能打发就行。日本已经陷入“低欲望社会”。

并非在日本,如今我们周围也有很多这样的年輕人。“丧”这种情感中所包含着许多复杂又微妙的内涵:判断自己很大概率无法得到理想中的“美好生活”;感到自身努力的渺小和无意义,因而无法对美好的未来怀抱预期。 这种“无法得到”并不全是自己的错,甚至很大程度上不在自己的控制中,因此隐隐怀有“不公平”的微妙感受。“丧”并非是“全无欲望”。恰恰相反,丧是因为还有所欲得到的事物、却没有途径可得。有时“丧”也是一种自我保护。在某种程度上,丧是一种价值与行动失调后产生的心理状态。在价值上,对于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上、对于自己每天在其中的行动,都感到并没有什么意义。单行动上,却无法停下日常的努力,“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否则可能连现有的生活都无法维持。对年轻人来言,确定好自己的人生目标至关重要。家长也应该顺应其特点,启发孩子去寻找自己未来的目标,而不是用自己的焦虑、所谓现实的思路,浇灭他们梦想的火苗。要启发他们去思考大问题、关注大事情,比如理想、梦想、我打算怎样把世界变好、我真正想投入时间去做的事情是什么、哪个领域的事其实可以有更好的做法、我有兴趣去探索哪个领域、我想搞清哪些问题、我渴望能创造出怎样的东西来、我非常喜欢并擅长做什么事情等等,这样的目标,可以给年轻人带来动力,让他们在遭遇逆境时具有较强的复原力,让他们感受到人生的幸福和意义。

责编/昱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