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回到当初,你还会做好人吗

今世未央

1

刘顺的老婆又闹上了,她随手抓起桌子上的小物件,摔了个粉碎。

刘顺怕吓着女儿,赶紧把门关上了。其实,他老婆刚才出手的那一瞬间,就后悔了,那个陶瓷小人偶是女儿在母亲节的时候,送她的礼物,却被她给摔碎了。

她甚至想不起来这次吵架是因为什么, 她每次控制不住情绪,自己也很难受。

刘顺抓着她的手,等她逐渐平静下来,“没事,日子总会越过越好的。”

几年前,老婆出过一次车祸,她被撞得很严重,肇事车辆跑了,路人们都在一边围观,谁也不敢上前帮忙,耽搁了好半天,才有人给打了120。

老婆捡回来一条命,却一直没能痊愈,每日靠药物撑着,脾气越来越暴躁。刘顺知道她身上疼,心里难受,不管她怎么无理取闹,他从不跟她发火。

邻居们都说,刘顺这人,挺仁义,老婆这么折腾,他都不离不弃的。也有的说,还不是为了孩子嘛,要不谁受得了?

刘顺盯着老婆吃了药,安抚她睡下,才收拾好满地的碎片,轻轻关上了门。他进了女儿的房间,小雪正躲在门后,抹着眼泪。他心疼地把女儿拉到怀里,“别怕,你妈就是心里堵得慌了。”

小雪担心地看着爸爸,“你俩不会离婚吧?”

刘顺抓了抓她的头发,“瞎想什么呢,我和你妈是要过一辈子的。她受了这么多罪,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们就让着她点。”

女儿终于松了口气,乖乖写起了作业。

这会,家里总算安静了下来,刘顺跑到阳台上,点了一根烟,狠狠吸了一口。

老婆出车祸后,家里家外大大小小的事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苦点累点他不怕,他只怕她这么一次次地折腾下去,把这个家折腾得越来越脆弱。

如果,当年围观的人们能及时出手相救,刘顺的老婆可能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可惜,他无法左右别人的做法,只能不断告诫自己,以及教育女儿:要做个好人。

2

第二天,刘顺去楼下买菜,人很多,结账的时候排了长队。

买菜的都是周围的街坊,跟女老板也熟,就劝她,“你该雇个人手帮忙啦。”女老板手脚麻利地过着秤,抽空擦了擦额角的汗,“谁说不是呢,我这不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嘛。”

刘顺听到了心里,等晚饭后,他又去了店里,说他下午下班早,可以过来兼职,一直到晚上。

女老板想了想,她的店最忙的时候也就是下班的那个点。如果能有个钟点工帮手,还不用开全工资,也是个不算的选择。她答应每个月给他一千元。刘顺又想起来,“我还可以每天早上帮你进菜,我早点去,回来也不耽误上班。”

女老板笑了,“那可太好了,我总算能多睡会了。”

这样,刘顺每个月就有1800元的额外进账了。他心满意足地走了,顺便买了点水果,有老婆爱吃的沙瓤西瓜,女儿爱吃的芒果。他回到家,把芒果削成小片,放在盘子里。女儿叉起一块放进嘴里,满足地大喊,“爸,这芒果太好吃了。”

刘顺笑了,他刚才在厨房给芒果去皮的时候,啃光了皮里剩下的果肉,确实挺好吃的。老婆挖了勺西瓜,递给他,“尝尝,这西瓜也挺甜的。”

这是家里最温馨的时刻。有时候,生活里的这些亮晶晶的小细节,就是让人能撑下去的理由。

第二天下班后,刘顺先回了家,匆匆煮上粥,炒了个菜,叮嘱小雪,等粥好了和妈妈一起吃饭,自己跑去了小超市。

街坊们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店里的不同,他们开着刘顺的玩笑,“哎哟,店里有男老板了呀。”

刘顺赶紧澄清,“别瞎说,我是来给老板打工的。”大家互相递一个眼神,笑笑,带着看破不说破的了然。

刘顺干了几天,发现了顾客的需求,给女老板提建议,店里再上点海鲜、熟食类的。女老板有顾虑,那些东西就怕当天卖不完。刘顺说,“这好办,每天八点后搞个促销活动,还能涨涨人气。”

女老板同意试试,果然,营业额涨了不少,晚上的人也渐渐多起来。她很高兴,月底的时候,又给刘顺加了五百元。

劉顺拿着钱回家,他好久都没体会到这种脚步轻盈的感觉了。

3

每天一大早,刘顺开着老板家的电动三轮去进货。

那天,刘顺进货回来,路上还没什么车,他在小岔路上一路急驰,马上就快到店里了。他远远看到路边躺着两个人,车开到跟前,停下车。

那两个人看起来五六十岁的样子,估计是出来晨练的夫妻,不知道被什么车给撞了。他想拨120,可是,等急救车再过来,会不会就晚了?

看着地上那一摊血,他的脑子懵了一下,想起了当年的老婆。

他来不及再多想,把车厢里的菜归整归整,费了好半天的劲,才把那两个人都弄上车。他一路踩满油门,到了最近的中心医院。

那男的伤得有点重,进了急救室,女的慢慢苏醒了过来,看起来问题不大。刘顺松了口气,“大姐,你醒了我就放心了。我那边还有急事,我得先走了。”

那大姐一把拉住了他,“你这人,撞了人怎么还想走呢?”

刘顺想,人反正不是他撞的,跟警察说清楚就行了。然而,事情的走向大出他的意料,那女人一口咬定就是他撞的,那个小岔路又没有监控,还有他三轮车上的血迹,他就算满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

警察劝他,这种情况下,他赔点钱,两家和解,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刘顺不服,他没做过的事,怎么能赖在他头上,就算打官司,他也不怕。事情拖了很久,因为扯皮,刘顺耽误了好多天的班,那女人还打听到他的单位,去大闹了一通,刘顺被辞退了。

刘顺跟律师打听过了,他这种情况就算上了法庭,赢的概率也不大。最后,他不得不屈服了,赔了钱。

他的工作丢了,这些日子的好心情也彻底没了。老婆骂他傻,“你瞎做什么好人啊,你不知道我被撞的时候都没人救啊?”

那天晚上,刘顺在阳台抽了一夜的烟,心里憋屈得要死。

如果再回到那天早上,他一定不会选择救那人。他要早知道自己救的是两条毒蛇,他当时就该一脚油门撞过去。

可是,那样做的话,他同那些自己曾经痛恨过的旁观者,又有什么区别?

4

失了业的刘顺坐在护城河边,看那些退休老头儿们下棋。

有电话进来了,是女老板,“老刘,我相信你是个好人,你要是不嫌弃我店小,就来我这儿干吧。”

接完这个电话,刘顺钻进河边的小树林,呜呜地哭了个痛快。 面对女老板,他那些感激的话都说不出口,只有早出晚歸,加倍努力。

月底盘点的时候,女老板很兴奋,“老刘,照这样下去,咱得扩大店铺了,不如,你入个股,咱们合伙把旁边的店面也盘下来吧?”

刘顺心里一下子豁亮了。

他之前被讹诈,又丢了工作,觉得人生丧到极点,反而发现了自己在经营上的能力,干得越来越顺手,女老板很赏识他,给他开的钱也比之前的工资高。如果能入股就更好了,多努力就会有更多收获,再怎么累都值了。

他忽然觉得,老天爷一直都有眼。

下午,刘顺开电动车去给小餐馆送菜。路口绿灯亮起来,他刚要踩油门,左前方一辆电动车闯着红灯,直冲着他斜穿过来。他看清了,电动车上的女人,就是之前讹诈他的人,他全身的血一下子上了头。

这简直是最好的时机,她自己作死,他这会就算加了油门撞过去,也是她全责。他心里跟烧了团火似的,感觉车都在发烫,发动机嗡嗡地响,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踩!撞死她!

最终,他那脚油门儿,还是没踩下去。眼看着那女人骑着电动车,耀武扬威地从他面前过去。他这才松了手刹,慢慢启动了车子。

回到店里,刘顺才发现,自己刚才把嘴唇都咬破了。女老板问他怎么了,他爆了句粗口,“这年头做个好人怎么就这么难呢?可是,我他妈还是想做个好人!”

这时,女儿打电话过来,“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今天晚上我想吃鸡翅。对了,妈妈说,她要吃鸭脖。”

刘顺带着鸡翅和鸭脖回了家,他进了厨房,开火,炝锅,把鸡翅放进去,“嗤啦”一声,有香味爆出来。女儿和老婆都凑在厨房门口,“哇,真香啊。”刘顺冲她们笑了笑,他心里的那股子躁劲,这会才彻底冷静下来。

明天,他还是会认真干活、踏实工作,本分做人。这个世界上,总有些光亮,帮我们驱散那些黑暗。

责编/昱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