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淘来的暖男老公

毛家芬

大学毕业那年,因为就业竞争激烈,我的很多同学都选择考研了。但对于我这个从贫困山区出来的农村女孩来说,这根本就是一个奢望。我不敢告诉父母,毕业都三四个月了,我还在四处投简历。因为没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我不得不和同学刘娇一起挤在一间只有十多平方的出租房,泡面成了我们一日三餐的主打。

一天,我接到一家单位的回复电话,叫我国庆节过了就去面试,这让我非常兴奋。作为“过来人”的刘娇告诉我,给面试官的第一印像非常重要,一定要让自己的穿着得体。谈到穿着,我犯难了。那几样陪了我整个大学生涯的旧衣服,在职业场上根本就格格不入。刘娇劝我上淘宝买一件,并推荐了一个店铺,说那里的衣服性价比高。

打开那个店铺,上面有店主致消费者的一段话。“我是一个大学生,毕业三年。看够了电商平台挂羊头卖狗肉的招数,大学毕业就开了一家淘宝店,做货真价实的网络买卖。”再看顾客评论,几乎全是好评。于是我选了一件衣服,毅然下了单。

第二天我打开淘宝,订单显示还没发货。我连忙问客服怎么回事儿,客服竟然不理。刘娇说可能客服忙,叫我再等一天。第三天晚上了,还是没发货。客服也像根本不存在一样,无论我在旺旺上怎么生气都不回。我不禁慌了,那是我要穿去面试的衣服啊!不是说二十四小时内发货的吗?

刘娇说这家店平时发货都挺及时,不知道这次怎么了。她叫我这件衣服暂时不要退,到别的店再选一件,做好两手准备,万一明天这家店发货了呢!我按照刘娇说的又在别的店选了一件衣服,但总觉得无论款式还是颜色都不如之前选的那件。

第四天一大早打开淘宝,发现之前那件衣服已经发货了,正等待快递揽收。旺旺上有卖家的致歉留言,说有事儿耽搁了两天,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完了?我找了他那么几天都不理,难道不该对我有个说法吗?”我不禁大为光火,在旺旺上狠狠教训了他一通,并说这是我要穿去面试的呢!这么重要的事儿如果砸了你负得起这个责么? 客服一再道歉,说对于这件事他很抱歉,已经另外打包了一件不同色号的作为对我的赔偿,等会儿快递来就一并寄出。

我拒绝了他的赔偿。不就一件衣服吗?别以为我是想讹诈。我告诉他,少一点儿圈套,多一点儿诚信,生意才能做得长久。他“是的、是的”地答应着,一直说对不起。

国庆节的最后一天,我终于收到了衣服。打开包裹一看,里面居然还是两件。而且真如刘娇说的那样,衣服的质地不错,根本看不出来是几十块钱的“淘宝货”。穿上身试了一下,大小和款式都刚刚好,颜色也正。

心里正高兴,一个广州的电话号码打了进来。划开接听键,原来是淘宝店店主。他先诚恳地向我道歉,然后说如果两件衣服有什么问题都可以七天无理由退换。我说都说了不用给我寄两件,另外一件衣服我补钱。他说这是他对自己的惩罚,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试着在微信加了他的电话号码,果真通过了。点开他的朋友圈,里面很多都是他淘宝店里的衣服,也有一些一个男孩子阳光帅气的照片。十月二号那天的朋友圈是一张灵牌的图片,配文写着:爸爸,一路走好!我愣住了,那两天没有给我发货,竟然是因为他父亲病逝了!其实如果他向我解释,我是绝对不会追究的。可他没有。

一种强烈的内疚感袭上心头,我立即在微信上给他转了92元钱过去,并向他道歉,说我不知道耽误发货是因为他家里出了事。他坚决不收,说自己家里有事也不应该成为在生意上不守诚信的理由。我说你不收钱我就把衣服寄回去,他说如果我寄回去了,他也会再给我寄过来。于是我只好作罢。

我的面试比较顺利,终于获得了一份做策划的工作。我很开心,上班第一天发了个朋友圈,配文写着:上班第一天,加油!没想到刚发出去,就看到他的留言:“恭喜!”作为礼貌,我也回了个“谢谢!”

过后,我们经常在彼此的朋友圈留言,偶尔也寒暄两句。拿到第一个月工资,想着还欠人家一件衣服的钱,就买了一些我们本地的小吃给他寄过去。说衣服我就收下了,这点儿小吃你也收下,我们就算扯平。他笑我执着,收下了小吃。

从那以后,我们经常在微信上聊天。在这期间,我不但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江浩,还知道他真的是个大学生,目前未婚,连女朋友也没有。不知道为什么,得知江浩还单身的消息,我的心竟有点儿怦怦直跳。

一天我感冒了,下班后就开始发烧,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江浩在微信上发了好几条信息,我都没注意到,于是他打电话过来。得知我感冒,他很着急,问我有那些症状,嘱咐我多喝点儿热开水。半个小时后有人敲门,是送外卖的,说我下的小米粥订单,还顺便叫买的感冒药。我正纳闷,江浩发来微信:小米粥趁热喝点儿。冲剂一天三次,每次一包;片剂每天两次,早晚各一片。

就这样,我和江浩正式恋爱了。刘娇警告我:“死丫头,网恋你也敢?没看到那么多报道骗钱骗色的吗?”我说我一没姿色二没钱的,他能骗我啥?刘娇急了:“人家难道不会把你卖到那些偏远山区去?还有他那大学文凭你也要好好调查,毕业几年还没有女朋友,谁信?”

刘娇的一席话,让我真的犹豫了。网恋本来就不现实,何况还是异地。江浩可能觉察出我有些故意疏远他,也只是隔三岔五地问候一下,从不死缠烂打。

去年下半年,咳嗽了一段时间的父亲被检查出肺癌。得到这个消息,我们一家就像天塌了一样。父亲才四十八岁,上有七八十岁的爷爷,下有不到十岁的弟弟,母亲又常年生病,爸爸是我们家唯一的顶梁柱。医生说幸好发现及时,馬上手术的话成功率非常大。“救!砸锅卖铁我们都要救!”医院里,我们斩钉截铁地对医生说。

然而,面对高昂的医药费,我们一家却犯了难。我们村是出了名的贫困村,谁家都不宽裕。母亲借遍了整个村子和几个舅舅,也只借了不到一万多元钱,最后母亲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我厚着脸皮问了十多个大学同学,才从五个同学那里借到两万。对治疗父亲的病的费用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那段时间,我除了在公司上班外,还拼命地做兼职。我在餐馆推销过啤酒,在天桥上贴过手机膜。看着父亲被病魔折磨得日渐消瘦的脸,我痛恨自己太不争气,眼睁睁地看着死亡靠近父亲却无能为力。病房的深夜,我拍了一张病床上父亲的照片发了一条朋友圈:爸爸,坚持住!等我,等等我!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一看,是江浩。“伯父怎么了?”江浩劈头就问。“肺癌……”我像遇到救星一样,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我好想听到江浩一句安慰的话,可电话那头却传来了忙音。果真是患难见人心啊,我苦笑了笑,默默地将他的微信和电话拉黑。

三天后的一天傍晚,我正在餐馆里洗盘子。母亲打电话来,叫我赶紧回医院。我以为是父亲的病严重了,向老板请了假,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

刚到病房门口,就发现父亲的陪伴椅子上坐着一个年轻男子。男子的脸很熟悉,好像是在哪儿见过。母亲见我回来,高兴地朝我招招手。男子也站了起来,愣愣地看了我两秒,随即咧嘴笑了。

没错,他就是江浩。那天得知我父亲的消息,立马取出自己开网店赚来的二十万元赶了过来。他没打通我的电话,就顺着我朋友圈图片里父亲盖着的被子上印着的医院名字找来了。

见到我后,江浩给他母亲打了电话报平安。阿姨人非常好,她告诉江浩安心在这边帮忙照顾我父亲,淘宝店她会帮着打理,还说如果钱不够就给他们打电话。

有了江浩的这二十万元,父亲顺利地做了切除手术,半个月后出院了。

今年劳动节,我和江浩正式走入了婚姻的殿堂。我辞了职,跟着江浩到了广州打理我们的淘宝店。我问江浩,当初一个人怎么敢带着二十万来找我,不怕我吃了你?江浩说:“一件衣服你都耿耿于怀,我一个人你还不得记一辈子?” 我笑:“好哇,原来你是早有预谋!”

责编/昱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