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婚内借款即为共同债务?犟妻维权法院改判

小鱼

2019年4月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案件。案件中,丈夫与妻子因感情不和分居近9年后离婚,然而让妻子意想不到的是,由于丈夫在婚姻存续期间对外借款数百万元后失踪,法院以夫妻共同债务为由将其账户和独立购买的住宅冻结查封。妻子认为,她和丈夫已经处于分居状态,丈夫是以个人名义而非家庭名义借款,且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她没有替丈夫偿还债务的义务,所以请求法院再审,撤销原审判决。那么,法院最终会支持妻子而做改判吗?现实生活中,到底哪些债务可以不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前夫婚内借款数百万,前妻莫名扣上共同债务

杜艳,1977年出生于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2003年她和同一县城的朱华结了婚。朱华在杭州做二手车生意,收入还算稳定,婚后不久两人又有了一个宝贝女儿。这样的生活原本幸福甜蜜,可是好景不长,朱华沾染上了赌博。从此,杜艳和朱华开始无休止地争吵,再后来朱华便很少回家。

2008年初,杜艳被查出患有宫颈癌,她将女儿托付给公婆,自己四处筹钱治病。而在此期间,丈夫仍然杳无音讯。

有一天,婆婆带女儿来看自己。好一会儿,婆婆嗫嚅了一句:“华子打电话回来了……”杜艳心里咯噔一下,将脸扭到一边,冷冰冰地问:“他说什么?”婆婆支支吾吾地说:“借,借钱。”杜艳的鼻子里哼了一声说:“是啊,除了借钱他还能为了什么呢?”杜艳用手擦了擦渐渐泛红的眼睛,继续问:“他知道我生病了吗?”杜艳的话让婆婆顿时坐立难安,嘴里吞吐遮掩了半天没有正面回答。杜艳明白了,丈夫知道,可他不在乎,瞬间她泪如雨下。婆婆一把攥住杜艳的手,同样老泪纵横:“艳儿,我们知道你苦,你放心,等你好了不管你想做什么我们都听你的。”杜艳的喉咙堵得更厉害了,呜呜咽咽说不出话来,心底一片绝望。

杜艳的病经过手术治疗后好转许多,但仍需定期检查服药。为了生活,同年底,杜艳将女儿交给公婆,自己去了上海打工,每月她給公婆寄女儿的生活费。至于丈夫,她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杜艳在上海做童装销售,每月的工资除去她和女儿最基本的生活费用以及医药费,其余的她全都攒起来。2016年9月,分居9年的杜艳和朱华离婚了。离婚办得异常顺利简单,由于没有共同财产,女儿也一直由杜艳抚养,两人除了多一张证书外生活状态并没有别的改变。

结束形同虚设的婚姻,杜艳觉得轻松很多,她用这些年打工的收入在老家泰顺按揭了一套房。可让杜艳万万没想到的是,2018年5月,杜艳去银行办理业务,竟然发现自己的账户被冻结了!而更让杜艳崩溃的是,老家的住房也被查封!

搜集证据保财产,前夫愧疚伸援手

原来前夫朱华在2016年6月至12月,以各种名义向他人借款。因为有部分债款发生在和杜艳离婚之前,所以债权人董强起诉到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以夫妻共同债务为由,要求杜艳承担连带返还责任。法院受理后,向杜艳户籍地邮寄送达了起诉书和开庭公告,但是杜艳人在上海,并不知道此事,邮寄无果,法院进行了公告送达,杜艳仍不知情。最终法院判决杜艳和前夫10日内归还债权人借贷款20万元以及利息3.6万元。由于朱华不知去向,法院查到杜艳名下有财产,就此实施了冻结。

真相如晴天霹雳砸向杜艳,她坐在床边,哭得声泪俱下。杜艳越想越是不平,她找到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委托严华丰和朱露妮律师应诉。

律师接到案件后很快意识到时间紧迫,他们立刻开始搜集证据。然而律师们却发现朱华的欠款并不只有这些。根据其他法院的信息显示,在2016年6月至12月,杜艳离婚前后短短6个月内,前夫以各种名义向他人借贷高达数百万元之多。如果这些欠款被定性为夫妻共同债务,那杜艳的未来永无宁日。为此,律师们对这次辩护格外谨慎,生怕错漏一点有利信息。

律师们首先向朱华的父母及姐姐询问了情况。家人们没有隐瞒,与杜艳所说如出一辙。随后他们又让杜艳赶紧找出自己的出院记录和病历以备后用。最后律师们去了杜艳居住地所在的派出所和工作单位,前者为了调出暂住证,后者是开工作证明。这两样证据可以证明杜艳长期生活工作在上海,而朱华身在杭州,从地理位置上看分居不言而喻。

还有一点律师们也很重视,就是2018年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的第三条:“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而浙江省对“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认定金额恰好与杜艳一审需要偿还的债务相同:20万元。如何驳回这一诉求,律师们决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就从“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入手。只要证明朱华所借债务超过20万元,那么夫妻共同债务的条件也就不构成。

万事俱备,只等开庭。可就在这时,前夫朱华突然出现了。原来朱华得知杜艳打官司的事后,内心非常愧疚不安,于是决定出庭为前妻说明真相。朱华的举动让杜艳这么多天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婚内借款即为共同债务?

再审改判前妻无须还款

2019年初,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开庭。庭上,杜艳及其代表律师认为本案借款发生前,当事人杜艳与朱华已分居九年有余,双方未共同生活。其次,根据《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的第三条,朱华还于2016年10月至12月欠款446000元。即:自2016年6月至12月,朱华欠款高达666000万元,已超出家庭生活需要的合理范畴。故请求法院撤销原判,改判申请人不承担共同还款责任。

而被申请人董强答辩称:一、原审法院进行了三轮送达,送达程序符合法律规定。二、申请人主张原审适用法律错误没有事实依据。三、涉案债务发生在申请人与朱华婚姻存续期间,其举债系用于子女教育及赡养老人,且本案所涉债务本金为20万元没有超过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范畴。故请求法院维持原判。

对此,杜艳向法院提交了证据。一、律师调查笔录两份。二、暂住证。三、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一份,证明朱华欠款已达666000元。四、民事起诉状副本及证据材料,证明朱华多次个人借款共计1120000元。五、杜艳的出院记录和门诊病历。六、证人朱华的姐姐朱丽。

面对杜艳提交的证据,朱华表示无异议,但董强却认为:在调查笔录和证人上,因被调查人是朱华的近亲属,其证明力度较弱,不能单独作为定案依据;其次,暂住证只能证明申请人在上海有居住信息,但不能证明是法律意义上的分居;另外证据三和证据四中朱华所欠债务属于另案,与本案关联性不大;而申请人的出院记录和病历,其真实性无法判定,证据力度不够。

而朱华为证明自己并未拖欠债务,向法院提交了银行转账记录,证明2017年1月和4月共转账76000元、2017年9月和12月支付宝转账2700元。2018年2月银行转账10000元。2018年12月支付宝转账10000元,共计98700元。

对于朱华的证据,董强发表意见称:朱华只提交了部分转账过程,无法得知全部转账过程,无法确认转账性质是还款、赠与还是之前的经济往来。其中一条转账记录中的7万元是朱华对董强446000元的借款。

法院经审理认为:案涉借款有借条、转账凭证等证据证实,朱华对该借款事实无异议,法院予以确认。本案争议焦点在于:案涉债务是否为朱华与杜艳夫妻共同债务。对此本院认为:结合再审申请人杜艳提交的调查笔录、暂住证、出院记录和门诊病历、被申请人董强及朱华的出庭证言,可以确认杜艳与朱华感情不和长期分居,缺乏家庭安宁之外观。本案借款又发生在杜艳与朱华离婚前三个月。综合上述情况,本案借款不宜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但实体处理不当,本院再审应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判决如下:1.撤销浙江省西湖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2.朱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归还董强本金200000元,并支付利息36000元。(文中均为化名)

责编/昕莉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