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维权成功起邪念,女白领“职业碰瓷”“碰”掉大好前程

萍聚

2019年7月5日,北京一家文化传媒公司走进一位叫刘芳芳的求职者,人事经理看到“刘芳芳”的名字,立马在网上查了一通,然后冷冷地说:“你就是那个被法院警告过的刘芳芳吧,对不起,我们公司财力薄弱,禁不住你这样的‘碰瓷专家敲诈,还是另谋高就吧!”

初涉职场遇上奇葩事,因得总经理“赏识”被解雇

2008年6月,刘芳芳毕业于北京一所名牌高校,凭着自身努力,她还获得了学校的保研名额,这本是一个继续深造的好机会,没想到却被刘芳芳放弃了。

刘芳芳來自河北邯郸一个普通农村,家里很穷,看到父母日益增多的白发和皱纹,刘芳芳不想再继续读书,她放弃了读研机会,选择参加工作。

刘芳芳找工作的过程异常顺利,仅仅面试了一次,就被北京飞宇教育培训公司录用了,岗位是办公室行政,月薪8000元。然而,刘芳芳入职刚满一年,本来干得好好的,却意外接到了公司辞退她的通知。

面对这个结果,刘芳芳百思不得其解,公司总经理马飞一向很赏识她,他经常亲自指点刘芳芳,并带着她出席各种活动。

刘芳芳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她去找马飞,不但一直找不到人,对方的手机也一直关机,这使得刘芳芳非常沮丧,她向和她关系不错的同事张姐倾诉心中的愤懑,张姐是这家培训公司的元老,消息一向灵通,犹豫再三,她还是告诉了刘芳芳之所以被解雇的真相——

张姐接着向刘芳芳透露了马飞的身世,马飞出身农门,家境不好。当初他只是一家校外辅导机构的老师,因为才华横溢,教课特别受欢迎,他还创办了自己的培训公司。由于市场定位失准,赔得一塌糊涂,欠了一屁股债,正当他绝望之际,当过他学生一直爱慕他的杨雪提出可以借钱给他,帮助他东山再起,条件是马飞必须离开他的初恋情人,与杨雪结婚。马飞虽不舍初恋情人,但为了东山再起,他痛苦地接受了杨雪的条件,又创办了目前这家教育培训公司,生意越做越大,分校也越开越多,但即使马飞如此出色,在扶植他创业成功的杨雪面前却低了一头。

刘芳芳之所以遭到解雇,是因为她长得特别像马飞的初恋情人。张姐透露,有一天,杨雪来公司办事,恰好就在马飞的办公室门口,她亲眼看到了刘芳芳。那一瞬间,她简直惊呆了,等她看清刘芳芳那略显稚嫩的脸庞,才明白这个女孩只不过是和马飞的初恋情人有几分相似罢了。

张姐讲完刘芳芳被辞退的来由,叹了口气,说这些事情她也是从马飞的助理那里听来的。

那天,就在刘芳芳抱着东西准备离开公司的时候,迎面撞上了杨雪,杨雪傲慢的语气中充满了鄙夷,话也越说越难听:“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不过,你真以为自己是凭能力获得这份工作的吗?要不是马飞,你什么也干不了,你个穷乡巴佬!”

初次维权赢得不菲赔偿金,起邪念走上“职业碰瓷”路

遭此羞辱,刘芳芳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离开,一定要讨个说法。经过咨询,刘芳芳了解到,公司将其辞退没有合法理由,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当按照正常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并且由于公司未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公司应当自用工之日起的次月,每月支付其二倍工资差额。

为了给自己讨个公道,刘芳芳提起劳动仲裁及诉讼。法院最终裁定:飞宇教育培训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支付刘芳芳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6000元,同时,由于公司未与刘芳芳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应支付未签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88000元,共计104000元。

当初为了赚钱和补贴家里,刘芳芳放弃读研深造的机会早早出来工作,而当她打赢维权官司后,突然发现打官司竟然也能赚钱,去几次法院拿到的钱,比自己辛苦挣来的工资都多,这件事情颠覆了刘芳芳的价值观。

刘芳芳尝试着根据网上的招聘广告,随便找到一家公司应聘做行政工作,果然,她发现这家公司在劳动用工管理上制度漏洞很大,根本就不与员工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没工作几个月,刘芳芳便提出离职,并提起劳动仲裁,结果一告一个准,她顺利拿到了公司未与她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

2019年3月,刘芳芳在一家名叫翔鹏文化传媒公司工作5个月后,因为“不胜任工作”被解雇,于是,她“果断”地拿起法律武器维权,对翔鹏公司提起劳动仲裁,然后又上诉到法院。

翔鹏公司代理人董林向法院递交答辩状时,与在另一家文化公司做法律顾问的同行李俊在法院相遇,得知李俊做代理人的公司也被一个叫刘芳芳的女子告上了法庭,而且起诉的理由一模一样,不由引起了警惕。于是,他把这个信息告诉了主审案件的北京朝阳区法院刘岩法官。

刘法官尝试着在裁判文书网上进行检索,搜索结果让他大吃一惊,原来与刘芳芳相关的劳动争议案件竟达十多件,而且案件的争议焦点基本相同,即向用人单位主张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及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数量如此之多,且争议焦点集中的系列案件引起了刘法官的高度重视。

作伪证败诉并被法院严重警告,昔日名牌大学生成了“过街鼠”

2019年4月10日,北京朝阳区法院开庭审理刘芳芳诉翔鹏公司劳务纠纷一案。刘芳芳当庭陈述:2018年6月5日,她入职翔鹏公司,月薪9000元,但公司未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严重违反劳动合同法规定,应从入职第二个月即2018年7月5日至2019年2月4日离职时,支付其未签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共计63000元。

刘法官从刘芳芳手中接过新证据,却赫然发现文件抬头写着“撤销通行”,内容为:“因公司员工构成复杂,一一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有实际困难,如只与你一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会给公司带来不必要的困扰,故撤销6月5日向你下发的《聘任通知书》,工资标准不变,若无异议,可在本公司继续工作,若有异议,可自行离职。特此通知!”落款时间为:2018年7月1日。

刘法官向刘芳芳发问,这份证据上面写的是“撤销通行”是怎么回事儿?刘芳芳一听连忙解释:“标题打错了,实际上就是撤销通知!”

很快,鉴定中心出具了鉴定结果,鉴定意见为“检材上公司印文与落款字迹形成的先后顺序为先盖印文,后打印字迹。”也就是说刘芳芳提交的这份证据是先盖好公章,之后再打印出文字,显然这份证据是伪造的,法庭不予采信。

既然刘芳芳提交的证据系伪证,案件的焦点集中到了公司是否与刘芳芳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刘法官结合刘芳芳持有的员工录用审批表分析,该表明确约定了刘芳芳的工作部门、工作地点、聘用期限、试用期、工资待遇等,其后还附有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签字,该表内容已经具备书面劳动合同的要件,既能够明确双方的劳动关系,又固定了双方的权利义务,实现了书面劳动合同的功能,所以公司不必再支付刘芳芳未签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

综上所述,2019年6月15日,北京朝阳区法院下达民事裁定书,刘芳芳以翔鹏公司未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为由,请求得到二倍工资差额的诉求没有得到法院支持,而且因为伪造证据,刘芳芳被法院严重警告,成了法院系统内重点关注的对象。

刘芳芳不但被法院严重警告,其“职业碰瓷”的行为也被很多公司人事部门当作典型案例学习,并且上了多家公司的黑名单。刘芳芳大学毕业十余年,大部分时间花在了靠“职业碰瓷”发财上,完全忽视了个人学习及发展,而与她同时期毕业的同学大都事业有成。作为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刘芳芳聪明能干,年轻靓丽,本可以靠自身努力实现价值,却因为心中的贪念妄图通过令人不齿的方式来获利,最后“碰”掉了自己的大好前程,正应了聪明反被聪明误那句老话。

责编/昱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