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炮制亲家的“桃色新闻”,这对岳母女婿疯狂了

木辰

2019年8月13日,秦峰赶到岳父母家讨说法。岳父不在家,岳母贾秋兰一人在家搞卫生。见女婿面目狰狞,贾秋兰害怕了:“你……怎么了?”秦峰怒吼:“你使阴招逼死我父亲,太恶毒了,我与你没完!”

强势岳母阻挠亲家再婚

秦峰1990年出生于北京,毕业于北京农学院,是园林公司的农艺师。2014年,他经人介绍与李郁婷相识。李郁婷也是北京人,小秦峰1岁,在城乡贸易集团就职。交往半年后,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2016年国庆节,秦峰与李郁婷结婚。婚后,小两口与秦胜奎生活在一起。120平方米的房子是秦胜奎多年前全款购置的,房产证写的是他的名字。好在,秦胜奎脾气好,李郁婷也孝顺,两代人处得不错,贾秋兰放心了。

时年56岁的贾秋兰,退休前在北京日化厂上班,丈夫李常建与她是同事。夫妻俩非常疼爱女儿,生怕她过得不好。2017年3月16日,亲戚送给贾秋兰一块麂子肉,她打电话让女儿女婿过来尝鲜。贾秋兰问女儿:“你俩怎么回事?将别扭都带到这里来了。”秦峰小心地说:“我爸准备再婚,女方有个儿子,郁婷为这事天天与我吵。”“找带儿子的女人,那哪行?”贾秋兰将筷子一摔,情绪激愤起来……

秦胜奎1963年生,是机械装配公司的中层领导。妻子去世早,当年他担心儿子受继母虐待,不敢再婚。现在儿子成家了,他想找个知冷知热的女人共度余生。2016年冬,秦胜奎的腰椎间盘突出复发,去社区医院做理疗时认识了保健医生陈双芬。陈双芬是北漂,河南省焦作市人,小秦胜奎8岁,离异单身,17岁的儿子随她在北京上学。

这对中年男女感情发展很快。2017年2月,秦胜奎便向儿子宣布了要再婚的喜讯,并提出婚后要把陈双芬母子接到家中居住……

2017年4月20日,贾秋兰在电话里问女婿:“你爸与那个女人分了没有?”秦峰愤愤说:“拆不散,都睡在一起了。”两天后贾秋兰来到秦家,咄咄逼人地对秦胜奎说:“我们都是做父母的,最大愿望就是希望儿女幸福。”这对亲家发生激烈争吵,秦峰与妻子赶紧将岳母劝走了……

这年7月18日,秦胜奎没和儿子儿媳通气,偷偷与陈双芬领证再婚了。当天,陈双芬带着儿子冯宇住进了秦家。

秦峰夫妇下班回家,见陈双芬母子像主人一样住了进来。秦峰正想发作,父亲一把将他拉进卧室:“我正要告诉你和郁婷,今天上午我和你们陈阿姨登记结婚了。”

李郁婷气愤地带丈夫回了娘家。贾秋兰得知缘由,立刻把他们往家赶:“你们疯了吧?这不是给那娘儿俩腾位置吗?赶紧回去!”小两口只好又讪讪地回去了。

为了与继子夫妇握手言和,当晚,陈双芬主动下厨做了满满一桌菜。秦胜奎则讨好地对儿子儿媳说:“陈阿姨人善良、又能干,相信你们一定能和睦相处。”秦峰与李郁婷没吱声,拉着脸只顾吃。这顿团圆饭,一家人吃得各怀心事……

亲家母干涉女婿家“内政”引发武斗

其实,陈双芬没有贾秋兰想象得那么功利。1975年出生的她,毕业于中医药大学,擅长针灸、按摩,虽是北漂,但工作和收入都很稳定。儿子上学的费用,由前夫承担,经济压力也不大。

2017年8月13日,是贾秋兰56岁生日。秦峰和妻子过去为岳母庆生,贾秋兰事无巨细地听完陈双芬的表现后,总结说:“这个女人就是戏精,千万别被她蒙蔽了。你们得趁她立足未稳,让你爸将房产过户到你名下。”秦峰连连点头。

2017年11月,冯宇放学回家,将电动车电瓶搬到家里充电。秦峰呵斥道:“谁让你在家里充电?这多危险!”说完拎起电瓶丢到走廊里,冯宇哭着将电瓶搬到楼下。不一会,陈双芬从超市购物回家,见儿子眼角有泪痕,便询问缘由。冯宇哽咽着说出此事……此后,双方开始针锋相对,家庭气氛剑拔弩张。贾秋兰时刻关注女儿女婿的动向,生怕小两口受欺负,不停地给他们支招。

2018年11月19日,秦胜奎居住的小区论坛上,突然出现一个骇人听闻的匿名帖子:“实名爆料!2栋3单元的秦胜奎为老不尊,多次在早市上偷买黄色光碟。几年前,他还有过嫖娼丑行,被警方治安拘留。”帖子后面,还附着一张秦胜奎拥着一个女人的半裸照片。

秦胜奎所在小区是一所老小区,邻里之间很熟悉。仅仅半个小时,这则“桃色新闻”就传遍了整个社区,秦胜奎成了过街老鼠,讨伐、非议一浪高过一浪。陈双芬深感屈辱,与丈夫大吵大闹。

秦峰也羞得无地自容,愤怒地质问父亲:“你都奔6的人了,怎么还做出这种丑事?”秦胜奎老泪纵横:“我一向洁身自好,这是有人陷害我!”秦胜奎也想不通,呆呆地坐在卧室里。突然他起身冲进儿子的卧室,指着儿媳怒吼:“是不是你?我想来想去,也就是没把房子过户给你们。”

秦峰将信将疑地望着妻子,李郁婷暴怒了,她攀上窗台,就要从7楼纵身往下跳。秦峰扑上去,双手死死抱住妻子的腰。秦胜奎颤抖着说:“快下来,我相信你是清白的。”

女婿揪出主谋怒砍岳母

2019年3月,陈双芬清理阁楼时,从丈夫的旧纸箱里翻出了两张褪色的淫秽光碟。秦胜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好多年前,我是买过两张光碟,也就在家里看看。但我以人格担保,从未有过嫖娼行为。”陈双芬不再相信丈夫的任何解释,坚信帖子里说的是事实。秦峰得知后,也确信父亲做了不堪之事。

6月15日,陈双芬决绝与秦胜奎办理了离婚手续。婚姻虽解体了,但“桃色新闻”的余波远未结束。秦胜奎不仅生活在亲友和邻居的唾沫中,而且在单位也受排挤。不久,公司以他“人品不端”为由,免除了秦胜奎中层干部的职务。秦胜奎生无可恋,7月6日下午,儿子儿媳不在家,他一个人在家喝闷酒。喝到微醉时,他边哭边给儿子写遗书,然后从家中7楼纵身跳下,当场身亡……

噩耗传来,秦峰失魂落魄往家赶,见到的是父亲血肉模糊的冰凉遗体。父亲惨死,撕裂了他的心。秦峰悲痛地整理父亲的遗物时,发现了他压在枕头下的遗书:“儿子,一个匿名帖子将爸爸妖魔化了,我真的不是那种人啊。你9岁时,你妈就离世了,爸爸一个人将你养大,背后的苦累和孤寂你难以想象。因太寂寞,我曾买过两张光碟,但从未有过嫖娼行为……活着太难了,死才是唯一解脱。请你相信爸爸的清白!”

送别父亲,秦峰的心结疯长。不久他瞒着妻子,出资2000元请学计算机的大学同学,调查匿名帖子的IP地址。经过十多天的排查,大學同学告诉秦峰,匿名贴是从朝阳区一个名叫孙赞的人的电脑里发出来的。

听到这个消息,秦峰的大脑“嗡”地一响,孙赞是李郁婷的表弟,这一切,真的与妻子有关?

8月11日,秦峰找到孙赞,逼问道:“你为什么要发匿名帖陷害我爸?”孙赞颤声说:“是姨妈和表姐让我发的。”原来,贾秋兰担心陈双芬母子与女儿女婿争夺房产,处心积虑想将他们赶走。当年女儿与秦峰恋爱时,贾秋兰悄悄去小区打听秦胜奎的为人。有人说了一嘴,说看到秦胜奎曾买过黄色光碟。当时贾秋兰没当一回事,而今她决定在黄色光碟上做文章。

李郁婷的表弟孙赞精通电脑,贾秋兰便给了孙赞1000元,又让李郁婷提供了秦胜奎的几张照片,PS了一张秦胜奎的“艳照”,然后在小区论坛发匿名帖子……

是岳母和妻子联手逼死了父亲!仇恨的怒火在秦峰心中熊熊燃烧,8月13日,秦峰赶到岳父母家讨说法。这时岳父不在家,贾秋兰一人在家搞卫生。见阴谋败露,贾秋兰开始撒泼,用恶毒语言伤害女婿。想到长久以来岳母插手自己家事,逼死父亲,积怨和仇恨在秦峰心中爆燃,他从厨房抄起菜刀,对准岳母后背连砍5刀,贾秋兰倒在血泊中。从疯狂中清醒过来后,秦峰报警。经急救,贾秋兰保住性命,但落下了5级伤残的后遗症。

目前,秦峰已被北京警方刑拘,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而贾秋兰等人涉嫌诽谤,在接受警方调查。贾秋兰追悔莫及,如果自己不惦记亲家的房产,不粗暴地干涉亲家的婚姻,秦胜奎也不会跳楼殒命。丈夫锒铛入狱,自己和妈妈还要接受调查,李郁婷也生活在懊悔和悲痛中!

责编/昱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