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泡温泉,池内外的乐享

马世瑞

笔者坚持体育锻炼六七十年,已寿登耄耋自恃身子骨好,不觉动作失度致腰腿病,经医治有所缓解,但一些症状仍在。而同龄老伴膝关节疼痛,针灸理疗,时有复发,同病相怜。教化学的同事劝诱,老两口去泡温泉啊!略高于体温的天然水,富含硫黄、碳酸盐,促进血液循环,舒活筋骨延年益寿。再见李时珍《本草纲目》上白纸黑字:“温泉主治诸风湿,盘骨挛缩及肌皮顽疥,手足不遂。”就连唐太宗李世民,自述忧郁劳累病体缠身,洗温泉而病去。老伴好友丁教授,还推荐了辽宁熊岳温泉小区,并联系了她曾住宿过的房主佳慧。

泡温泉,幸遇好房主

此等热心言论,听人劝,泡温泉去。拉着箱子出门,途经超市门口,一位年轻女营业员笑着问:“老两口自己出远门啊!”啧啧赞叹。火车近6个小时行程,伴一路细雨。出站来,抬眼便见佳慧打伞从车旁笑脸疾步走来,扶老人,提箱子,像接亲人般迎上车。刚开出几十米又停下,顶雨去路边水果店,买一袋时令鲜桃递上。10分钟到了租室,泡池、床铺、家用电器、锅灶盆碗一应俱全,心好生温暖,不像租房倒似归家。

佳慧,异乡所遇的第一个大好人。小区里有她两处出租房,而她多住家在距此一小时车程的营口市,经营着一家腈纶纱厂。这边大事小情也热心操劳,不少住户的房子一直没有合法手续,她带人一次次跑镇里、县里终拿到房照。来这里租房的人只为泡澡,室内外温泉一旦停水甚于断食,一片抱怨声。这时人们习惯找她出面,放下电话即跑去办。

其间,佳慧放下手头事务,驱车带我们两次去海边,令老人也置身于万千熙攘戏水的游客中。顿觉童心逆来,脱掉鞋袜赤脚踏在松软的沙滩上,面迎浪花呼吸微腥的海风,情趣满满地躬身挖蚬子、拾贝壳,还意外地在沙滩上观赏了女子沙滩排球赛。真不枉此行,身心得慰。

佳慧还送我们去了熊岳标志性景观——望儿山一游,巍然于眼前的一座的大山,山尖酷似的人头,述说着一个悲戚的故事:相依为命的儿子出海打鱼未归,母亲天天海边瞩望,日久年深化成了山。母亲望儿,形似神似;游人望母,默思遐想。“儿行千里母担忧”,勾起老人对两千里外独生爱子的思念……感恩念母的游人,在山底面面成排的石板上,刻留下行行泣泪的文字,驻足品读动心动容。看得出老伴转身离去时,多了低头默默地走路,少了一路絮絮的话语,悄然蹬上返程车,人车前行路上,心却留身后山上。是啊,这自然景致入观赏者眼帘,已远非静态的物,恰如数千年来悬挂于世间有形的一帧画轴,巨笔刻写于高天大地中无声的一页文字,留下多少之外的回味,撞击着一代代人的胸怀,令人千阅百读无厌。不想一方小小乡镇得天独厚,天造地化的山石,数千年来竟有如此巨大的文化魅力。

露天池,享偌多乐趣

温泉小区家家有室内池,可人们更喜欢泡室外露天大池。不仅仅因为水洁净,每天清晨注水前,都有志愿者细细地清扫、擦拭,兼水有入口、出口,看得见缓缓清澈的流水。还因为天然般的池貌,距池五七步各向立着几棵大树,布下一片绿荫。出水处上有一带栏的小木桥,桥边有两排修剪的矮树。颇有韵味的是泡池的建构,池内四围人工砌就的高低不一、大小形状各异的石头,裸露于池面、沉没于水下,这建构,仿佛造物主从某个荒郊野岭外移来。池上遮有两顶硕大布伞,增浓了人工与自然和谐的情调。入池来,或两足伸于水中,或半身入水头颈露外,或肩背于水中半卧,身姿体态各异,只为感受热水漫身时的无限舒畅,品味人和自然相融、相依的情愫。

住熊岳,泡温泉,浴身还润心,不曾料到这之外的偌多乐享。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如老友般,组建“翔水湾”微信群。泡友交往见面,什么夕阳、海浪、军哥、燕姐,都习惯唤以网名,同处几个月了,竟无一叫得出人家名姓。我与老伴是泡友中最高龄的,且教了一辈子书,被人唤作老哥、老姐、老师。

最惬意的是泡友们天天口头、微信相约,如日课两次三次集于泡池侃大山。南腔北调的口音,聊不完的家长里短,道不尽的乡土轶闻,听不厌的八卦趣语。这不,刚摆罢中美贸易战与特朗普的龙门阵,又无由头地拐到老年人胖瘦上。这儿“有钱不算富,就怕没屁股”刚出口,那方“家庭旺不旺,就看媳妇胖不胖”随声附和。都说胖好、富态,瘦穷相。拐弯抹角道女人中,顺势链接到家庭男人、女人谁重要?有人一句“男人是搂钱的耙,女人是装钱的匣”,正面言男女分主内外。这话人人熟知,可话音刚落,有谁补了一句:“宁可耙子缺个齿儿,不可匣子掉了底儿”。这补句不知是前人早有,还是现场妙语偶得,人们报好齐点赞。泡池里从早到晚,饶舌里表,口吐莲花,话语不断,笑声不绝,人愈多说道的人趣愈浓声愈高。每天睁开两眼,便企盼泡池一聚。话痨只愿说得畅快,听音唯求入耳开心一笑。

温泉水,让人身心康泰

你想,来温泉疗养的,几乎都是夫妻相携身体有恙的退休老人,原本身心不佳,换个环境调节一下,图的就是这嘴说耳听打发时日。说实在的,泡池里鲜有文人高知,可这言来语去,话糙理不糙,另具某种文化内涵,且皆在正能量框架下。走板的嗑不唠,跑偏的理不讲,地地道道的草根文化俗文学。来熊岳前我曾预想,泡澡定是单调、枯燥的,不惜负重电脑,欲以写作消磨时间。不想日子都耗于池中,有时几天电脑不开机,倒是耳听心记累人脑,令我这半世教中文的人,在不起眼的小镇、水池,竟意外地享受专业之乐,我惊叹于群众语言的多彩与魅力。在我最近一次《语言的韵味》讲座中,个中的一些话援为案例道来,上面老师情趣浓浓,座下学生笑声连连。生活还诱发了我创作欲,文思如温泉池水涔涔,流淌出这篇习作。

池中男人声大话多,可在女人群中,有位夕阳女士独以别样的亲和力引人。她与先生是黑龙江鸡东早来的年租房客,近古稀之龄,却开朗、随和,举止言谈仍如少妇样。一次我称其夫妇为美女、帅哥,引来众人一阵笑声,不想美女帅哥的雅号叫开来。美女古道热肠,听身边姐姐说要买泳衣,立马接话“我领你去,别让商家宰你外来人”。那方妹妹想吃桃子,“跟姐去买,又大又甜还便宜”。一位泡友想送母亲去老人院住几天,她表态:“明天咱俩先考察一下”,一去大半天。一次,她家帅哥穿拖鞋去泡池,路上水泥板撞伤了脚,鲜血淋淋好吓人。美女赶紧带帅哥去医院缝了五针,静养多日。有时美女扶帅哥泡池外坐坐,或半身入池伤脚出水,就舍不下这氛围,伤口多日才愈合。此间真忙坏了美女,可依然热心助人。离小区数里有一早市,一天老伴想去逛逛,话刚出口,“好!我陪老姐老哥去,明早5点半不见不散。”闻有美女去,届时又引多人同行,晨曦映面微风拂身,散步、赏景、谈笑,好生畅快,我与脚伤方愈的帅哥伴行于后,前面美女不时关心回望。帅哥话少、步缓慢性子,恰与风风火火说说笑笑的美女互补,真乃天生地造的一对。美女一过来,顿增了泡池活潑气氛。她曾有十多日回东北老家取冬装,我调侃帅哥:“美女不回来了,要甩你!”帅哥嘴一撇,“还不知谁甩谁呢?”说实在的,美女一走,泡池显冷清了几分。

温泉水好泡池氛围佳,确也真的助力疗养。我与老伴泡了四五十天,皮肤光滑滋润了,腰腿轻松了,单调的泡澡日子多彩了。泡友得知我们要返家时,七嘴八舌说“明年早来啊!”我与老伴也是尚未离去便想再来。归家后,仍天天收群里信息,天凉了室外池关闭了。长租的依然巧安排,外出逛鲅鱼圈,去果农采摘园收秋,晚饭后步量小区甬路、门前跳舞,真个有滋有味。声像视频不时传来,隔三岔五夹那句“明年早来呀”,更不时撩拨着老姐老哥老心,竟几回回梦游温泉小区、泡池相聚。企盼那一天啊!

责编/昱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