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父亲大人遭遇桃花劫!

孟丽萍

那天,电话里父亲吞吞吐吐地问我:“小雪,这个周末能回来一趟吗?”我有点疑惑,问他:“爸,有什么事吗?”父亲放低声音,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朋友给介绍了个老伴,周末我们一起见个面。”找老伴?我的心头一紧,母亲的音容笑貌立刻浮现到眼前,我想拒绝父亲的要求,但犹豫着还是答应了。

一年前,一场意外夺走母亲的生命。那段时间,我和父亲在悲伤中度日,操办完丧事,我担心起父亲:我在离家较远的城市工作,有自己的小家庭,平时照顾不到他,往后父亲一个人生活,他要做生意还得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实属不易!

于是我劝父亲跟着我们一起生活,可他怎么也不愿意。我只能作罢,心想着以后慢慢帮父亲物色个老伴,陪他一起安度晚年。

没想到父亲的电话这么快就来了,我心生狐疑,到底是怎样的女人让父亲如此惦记,我立即回他:“周末我准时到!”周六,我和老公开车回老家,在约定的饭店见到父亲的对象王姨,没想到王姨年轻美貌、身材窈窕。寒暄过后,得知她竟比父亲小12岁。王姨没有初来乍到的局促,相反倒是很活络,对我们也很热情,她时不时地向我们敬酒:“欢迎你们常回家!”

她的话让我和老公面面相觑,这才第一次见面,她就成了主人,我们反成了外人。王姨用手指娴熟地弹掉烟灰,跟我们聊开了。她做保险销售工作,离异多年,有一个二十多岁没对象的儿子,打算跟我父亲结婚后,带儿子住到我父亲家。越听越觉得不靠谱,我抬头给父亲一个询问的眼神,他看着我点点头,很明显他与王姨已经达成了共识。

王姨不像是个能居家过日子的女人,又还带着个没结婚的儿子,父亲今后的压力可想而知。

“爸,我觉得王姨不合适,她负担重,又喝酒抽烟。”回到家,我跟父亲说出我的顾虑。父亲很恼火,他说:“你王姨年轻漂亮,有点坏习惯日后可以改,我身体不好、年纪大她都不嫌弃,她负担重点我可以接受。”我正想开口继续反驳,父亲丢下一句:“我的事我自己做主!就是错了,我也认了!”

面对父亲的固执,我虽气愤却也无奈,第二天我就借故回了城。

父女一场,我深知父亲的暴脾气,之后我和他通电话,故意避开老伴的话题,心想着让他自己醒悟,没想到我的计划很快落了空。

两个月后,我带着儿子回来看望父亲,踏进家门,看到院子里晾晒着女人的衣服,我有些惊讶,父亲看出我眼中的讶异,坦白地告诉我,王姨和儿子搬来住了,他们已经领证了。

木已成舟,我只能忍住心中的不快。走进客厅,左边房间的门半掩着,突然一个大男孩蓬头垢面地窜了出来,差点与我撞个满怀,他就是王姨的儿子无疑了。“又是一夜游戏!”父亲小声嘀咕。捕捉到父亲微弱的埋怨声,我问:“他不用上班吗?”父亲笑笑说:“正在找工作呢!我去买点菜,你们自己倒茶喝!”不一会儿父亲拎一大包菜回来,放下菜他又忙着给孩子削水果。

“王姨,人呢?”我忍不住问父亲,他表情不太自然地回我:“她出去有点事,很快就回来!”

饭点到了,王姨也回来了,她热情地跟我打招呼,我局促地笑笑。接着她又一路小跑到厨房,对父亲体贴地说:“老林,我来帮忙!”父亲端着菜走出来,一边笑呵呵地说:“不用不用,都准备好了!”

饭后才一会儿,王姨的电话响了,见我在场,她压低声音:“马上就来,我这上午输了,下午当然要扳回本。”同样是一上午,王姨的儿子在睡梦里,王姨在牌桌上,而父亲一个人在厨房忙碌中度过,想到这我心里堵得慌。

姨妈家离我家很近,下午我去看望她,她偷偷告诉我,王姨嫁给父亲后,就不再工作了,经常打牌,瞒着父亲在外面欠了不少赌债。她的儿子不肯去工作,白天睡觉,晚上通宵玩游戏,他们全靠父亲一人在养活。听完姨妈的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回到家,看到父亲在院子里默默地洗衣服,我一下火了。我上前一把夺过父亲手里的衣服,对他吼道:“妈在世的时候,你怎么不洗衣服,王姨连衣服都不给洗,这就是你要找的女人,要过的日子吗?”

父亲愣住片刻,回过神来不客气地对我说:“不关你事,看不惯你别回来!”

父亲的话如针一般刺痛了我的心,我气得拎起行李就走。

和父亲置着气,那一年里我没回去看他。偶尔跟姨妈通电话,从她的只言片语里了解到父亲的近况:新婚的热情褪去后,父亲和王姨时有争吵,为了王姨赌钱的事,也为了她儿子的不务正业;父亲花了不少钱,帮王姨儿子操办了婚事;父亲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了......

我默默地关注着父亲的生活,暗自为他着急。一天姨妈告诉我,父亲跟王姨离婚了,王姨卷走了他的大笔存款。生意不好做,存款又被拿走,父亲的日子可怎么过?听到这,我再也坐不住了,决定回去看看父亲。

那天下午,我们开车到了村口,路过五金厂,远远看到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老人,身影似曾相识,到了跟前才发现那是父亲。“爸,你怎么在这?”我摇开车窗。父亲苍老了很多,看到我愣住了,略带尴尬地说:“我给厂里帮忙呢,你们先回家,我下班就回来!”

听说我回来了,姨妈闻讯赶来,她说,父亲现在打两份工,每天清晨扫两小时马路,剩余时间在厂里做两班制保安。我一阵心酸,从小老板到清洁工、保安,为了挣生活费,平日里傲气的父亲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气向人低头啊!

那晚,等了父亲很久也不见他回家,我到楼上去收衣服,却意外看到了父亲:路灯下,他在那踟蹰徘徊,微驼的背影被灯光拉得歪歪扭扭,他多次走进家门又迟疑着退离……看着父亲落寞的身影,我的鼻子一酸,想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我和同学闹矛盾,把她昂贵的玩具摔坏了,父亲帮我去赔钱、道歉;刚学会骑车,我不听父亲的劝告,独自骑车去市图书馆,路上被一辆拖拉机剐蹭受伤,父亲一言不发,背我去医院包扎......

我下楼,打开院门,喊了声“爸”,父亲朝我看来,四目相视,我们眼里都有泪。我们什么也没有说,我牵过父亲,他的手微微颤抖。我不由地想到小时候我犯错,父亲总是慈爱地安慰我,多少次他为我的错误买单,如今父亲老了,他错了,也该轮到我为父亲买单了啊!

我把晚饭张罗好,父亲开了瓶绵竹大曲,他端起酒杯对我说:“小雪,你肯回来看我,爸爸敬你酒。”父亲最爱酒,也一直爱喝好酒,如今他却沦落到喝这十来元的白酒。我哽咽着笑着说:“爸,你这黄昏恋,把五粮液谈得变成十几元的绵竹大曲了!”

父亲苦笑一下。我抿抿嘴,继续说:“爸,以后我来养您!”

父亲眼中有泪花闪过,他倔强地回我:“不用,爸早都说过了,就是错了,爸爸的生活也自己负责。”

“爸,人活一世,谁没有错呢?我小时候犯了那么多错,总是您为我买单,现在您老了,做错了,也该轮到我为您買单了!”我上前搂住父亲的肩膀。

父亲抖动着双唇,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后来,父亲依旧固执地待在老家,偶尔会有他的小绯闻传入我的耳朵,但我都是一笑而过,因为我知道,我始终是父亲最依靠的那个人。

去年年初,老公去外地工作,父亲得知这个消息后主动提出来城里帮我带孩子。如今,父亲帮我接送孩子,闲暇之余在小区散散步,他跟那些阿姨们聊得热闹,偶尔我跟他开玩笑:“看上了哪位阿姨?”父亲竟然还面露羞涩,我朝他卖个萌,大大咧咧地说:“老林同志啊,你的桃花梦,要做到一百岁呢!”

责编/昕莉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