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母亲正式加入“老漂族”

仝红霞

1

中午吃饭时间,我正在超市溜达,邻居二婶突然打来电话,慌慌张张地说,母亲踩着凳子擦玻璃,不小心从凳子上掉下来,把腰给扭伤了,其他部位没什么问题,已经去诊所检查过了。

母亲快七十岁的人了,我多次跟她说,这些爬高的危险活,千万不要碰,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我来解决。这老太太就是不听话,一刻都闲不下来,老了还要穷讲究,每天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天不亮就在院子里扫呀扫。即使墙角长几根草,她也闲不住要连根拔掉。

我三番五次地跟她商量,跟我走,老太太坚决不肯。她说自己身体还硬朗,生活能够自理,不用我操心。说着说着老太太就开始数落我是白眼狼,当初非得嫁那么远。

嫁那么远是我的错吗?我心里也憋屈,我每次成绩考不好,她要骂。周末睡个懒觉,她要硬生生地把我从被窝里拉出来。我犯下错误,她就拿着笤帚追着打。在那个年少的时代,我的世界里感受不到母爱,只想逃离母亲的手掌心。上大学时,我不小心把男朋友从图书馆借来的书搞丢,他却轻描淡写地说了声没关系。从此,我就决定跟着这个男人奔走他乡。

如今我也四十多岁了,孩子也正处于叛逆期,岁月的沉淀让我变得成熟,慢慢地我也理解了母亲对我苛刻的爱。

去年冬天,我琢磨着把母亲接来,等到春暖花开时,再把她送回去。母亲考虑了两天,答应了。刚来的第一天晚上,老太太就失眠了,她说楼上老有人走动,半夜第十二点多还有声音,搞得她睡不着。又住了几天,老太太饭也不吃了,而且还无精打采。我问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说在单元楼里上厕所总觉得别扭,大便不通,肚子憋得慌。老太太真是让我哭笑不得。

“敏敏,我想回去,我在你这里住不习惯。”母亲就跟小孩子一样,说不住就不住了。她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就等我送她回家了。“妈,咱不是说好了吗,明年开春,我再送你回去。”“哎呀,不行不行,我在这里闷得慌,睡不着吃不下,你赶快送我回去。”老小孩想一出是一出,跟我闹腾个没完。

我拗不过她,只能遵从她的意愿。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到家。母亲一下车,就跟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的鸟儿一样,腿脚麻溜地直奔自己的老屋,忙着又是收拾又是做饭,整个人都精神抖擞。我看着老太太欢呼雀跃的样子,不禁摇摇头感叹道:羁鸟恋旧林啊。

2

我这次回来一定要将母亲带走,随便她怎么闹腾去吧。我急匆匆赶回了家,看到躺在床上的母亲:“妈,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危险的活儿你别干,你怎么就不听呢?这下好了吧,躺这里谁受罪呢?”我又心疼又生气地数落着不懂事的老小孩。“我今天踩在凳子上感觉一阵头晕才掉下去的,就是扭了下腰,没什么大碍。你回来干什么?”“干什么?这次说什么我都得带你走,可不能由着你乱来了。”我很坚决地说。

母亲一听说我要带她走,马上又开始耍赖:“咱隔壁二婶,平时对我挺好,我才不跟你去呢,你要把我憋坏呀。”“妈,二婶只是我托付人家帮帮忙而已,人家又不能伺候你,你年龄大了,离我这么远而且一个人在家里,我每天上班都不得安心。”我不再顾及母亲的感受,帮她收拾好东西后,强行将她押上了车。

我和老公每天早出晚归,孩子白天也去了学校。一整天的时间只有母亲一个人独守空房。她一会儿给我打电话,让我下班捎回来一些排骨,一会儿又给我发视频,让我买一些菠菜。我知道母亲在家闲得慌,她从天亮就开始盼天黑,等着我们回家吃饭。

一天上午,我半路回来取东西,一进门竟然发现老太太跪在地上拿着毛巾擦地板。“妈,我的亲妈,你多大年纪了,谁让你跪在地上擦地板的呀?你的腰才刚好,你不要瞎折腾,成不成?”“我在家闲着没事,还不能干点活了?你去上班吧,我不擦了,以后也不擦了。”我家老太太我了解,表面答应背后就反悔。为了监督老小孩,我在家里安装了监控,这样我在单位的时候就能随时拿着手机监视她的一举一动。但凡她有胡闹行为,我立马发出警告。

母亲还是住不习惯,有時还会缠着我,求我把她送回家。我们二楼有个阿姨,年龄和母亲差不多,河南人,一直在这里住着帮女儿看孩子,她每次跟我见面都很友好。后来,我将母亲介绍和阿姨认识,让她们做个朋友。

那天我下班回家正好碰到二楼阿姨,以前阿姨绑个马尾,突然剪了短发,我一下子不敢认了。“阿姨,你剪头发了?看起来好精神,短发好看。”“今天见了好几个人都说我更适合短发,还得感谢你妈妈,她手艺真好。”我大吃一惊,原来是母亲的杰作,她真够能耐的,跟人家没认识几天就显露出自己的手艺了。

说起理发,母亲对此情有独钟,我小的时候,从来没有去过理发馆,每次头发长了,母亲就像抓小鸡一样,把我一把捏住,然后用她那家当,在我头上开始创作。我记得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一直是短发,就是因为我有个会理发的母亲。而且母亲给我剪出来的发型只有一种,小子头。我保留有十几年小子头的光辉历史,同学们也尊称我为“假小子”。

母亲曾告诉过我,她对理发很感兴趣,并且想当一名理发师,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她的理想未能实现。母亲虽没做成理发师,却准备齐全了理发用的一套剪发用具,包括剃头推。这些宝贝,她走哪里就带到哪里。母亲在村里的时候,有的老人为了省几块钱,就来找她理发。母亲当然也很乐意效劳,反正她是闲不住的。

3

自从母亲和二楼阿姨认识后,交往的圈子也慢慢变大了,她会理发这件事情也在大爷大妈中间传播开来,母亲免费为他人服务,也打发了无聊时光。

那天晚上有人敲门,来了位阿姨找母亲,只见阿姨从包装袋里拿出来一个塑料盒,盒子里面放着三条卤鸡腿,下面是一些卤菜。阿姨说这是她自己做的,专门拿来让我们尝尝,阿姨临走时趴在母亲耳根上说:“明天抽空帮我老伴理一下头发,他行动不方便,你来我家行不行?9号楼701。”“能行。”母亲连连点头。

“妈,你可以啊,有手艺就是不一样,还有人巴结了。”我双手抱着老太太的肩膀,为老太太吹着彩虹屁。“外婆,这卤鸡腿真好吃,我明天还要吃。”我家小吃货闻到味儿,早把一只鸡腿拿手里啃起来了。吃晚饭的时候,母亲的话格外多,她在我这里住了两个多月了,第一次看到她这么开心。

时间久了,母亲找到了自己的生活圈,正式加入了老漂族,早上恋上了太极拳,晚上爱上了广场舞。有时候打听到哪个超市下午有打折菜,哪个超市鸡蛋便宜两毛钱,母亲就和一帮老头老太太组团挤公交、排队、捡便宜。

前几天,我听母亲说她要去参加社区组织的老年人太极拳比赛,小区有二十来个老头老太太需要统一服装,她问我买一套表演服得多少钱。我马上给母亲出了个主意,我可以帮他们在网上租赁,一件只需要三十多元钱。老太太一听高兴坏了,她还要问我借口红、眉笔,给大家化妆。我把我的化妆品全部奉上,大力支持老太太的活动。

这是母亲第一次参加这样盛大的活动,她显得有些紧张。我鼓励母亲比赛的时候不要紧张,正常发挥即可。大家约定早上八点在小区门口集合,我不放心,特意将母亲送到楼下。没想到楼下已经站了五六个老人在等候了,有个叔叔非常热心地照顾着母亲。我偷偷一笑,母亲再找个老伴也未尝不可呦。

责编/昕莉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