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共进围城,同守初心

青青

1

每个工作日的早上,我们家都像在打一场紧张的战役。匆匆忙忙吃完早餐,筷子碗都来不及洗,就准备出门。

尽管时间宝贵得争分夺秒,尽管我心急如焚,可每次都至少要等老婆五分钟。我三两下就会换好衣服候在门前,老婆还在屋子里又冲又撞:“眼镜呢?我的眼镜呢?” 老婆的近视程度不大不小,在家里除了看电视外,一般是不戴的,回到家扔哪算哪。记得最夸张的一次,是从洗衣机里捞了出来。我说过她许多次:“你就不会像我一样,把每天要用的东西固定放在一个地方?这样,就不用整天浪费这么多时间了。”老婆嘴上答应着,可第二天,依然外甥打灯笼——照舅(旧)。这一幕找眼镜的戏码,每天至少会上演一次。

听老婆招呼我加入找眼镜的行列,屋子里便又多了一个人在乱冲乱撞。厨房、卫生间、阳台、衣柜、冰箱、洗衣机……我找遍了家里的每个角落。最后,老婆终于在枕头下找到她的眼镜时,已是十五分钟过去了。

去公司的路上,老婆带点歉意地说:“老公,你今天会不会迟到?要不我去停车?”老婆是路盲,我怼了她一句:“停车?等你停好车到公司时,大概就下班了。”老婆又心生一计:“老公,整天找眼镜太麻烦了,要不我另配一副吧,找不到还有一套备用的,不用每天早上都这么着急忙慌的。”

我懒得搭理她。天知道,这句话她说了多少次,我听得耳朵都起茧了。老婆只动嘴不走心,根本不会付诸行动。

2

在我们恋爱时,我就知道,老婆是一个马大哈。她曾经笑着和我分享她闹过的许多笑话,毫无保留地提到了她这个致命的缺点。比如,把手机锁在保险柜里;比如,支票开七八次开不对,不是忘了盖章就是写错数字;比如,在车库里转一个小时找不到车。那时,我是满脸宠溺地享受她这种大大咧咧的性格。甚至有点庆幸,遇到这个神经大条的女孩。

我天生嘴拙,经常说错话,又不会哄女孩,而她呢,神经不敏感,不会动不动就生气,更没有一颗易碎的玻璃心。哪怕有时吵架吵翻了天,两人闹起冷战,一碗红烧肉加上一道炒青菜就能把她哄得眉开眼笑,早把生气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仅这一点,我就无比知足,她比那些要小心翼翼怎么也哄不好的女孩强多了。

结婚后,才发现我以前想得过于乐观。老婆被我冠以“神手”之称,经她手的东西,一眨眼就会找不到。不光眼镜,她的手机也经常失踪,都是用我的手机打过去,才能循着声音找到。下车会忘记关车灯,第二天只得找人拖车。雨伞、杯子,丢得更是不计其数。更可气的是,我们的结婚戒指明明好好收着,当她有一天想拿出来戴时,却翻箱倒柜怎么也找不到了。

整天处在兵荒马乱之中,我真有点不耐烦了。有一次我问她:“你这样丢三落四的性格,怎么会做得了财务工作?” 她得意地说:“不要小看我哈,我在业务上可没出过半点差错,我全部的细致和耐心,都给了工作。你难道没发现,我什么都丢,就从没丢过保险柜钥匙吗?我可是合格的出纳。”

听她振振有词地辩解,我颇有点无奈。一边十分严谨,一边又万分马大哈,我是娶了一个怎样的奇葩老婆啊?她的性格得有多分裂啊?对于名人来说,这些小事称作轶事,但要是发生在普通人身上,我作为另一半,看着她就头疼,是可忍孰不可忍。我甚至有点后悔,当初怎么就会选了她?

我开始看老婆哪哪都不顺眼,对她的话,也爱理不理。要不说老婆是马大哈呢,我态度上的这些变化,她居然半点也没觉出反常。

3

那天,爸爸打电话来说,妈妈飞快地消瘦,他陪妈妈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出来了,是肿瘤。良性恶性要到开刀后才能知道。正是月中,老婆忙着报表走不开,她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老公,家里的积蓄都在这了,你先回去,我加两天班忙完了就回。”

我们两个都是工薪阶层,结婚才一年多点儿,积蓄肯定不够动手术的费用。我去查了查余额,比我料想的要多得多。我知道老婆是一把投资理财的好手,却没想到,一年之内会有这么多。

妈妈动手术那天,老婆回来了。我们坐在手术室外等候,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我问老婆:“万一,妈得的真是不治之症呢,怎么办?”老婆紧紧握着我的手:“你放心吧老公,钱可以再赚,妈却只有一个。现在医疗条件好了,咱们就是卖房子,也要先给妈治病。”我忍不住抱头痛哭。

幸好,肿瘤是良性的。老婆守在床前,衣不解带地照顾病中的妈妈。一向马大哈的她,无比耐心细致,为妈妈喂水喂饭擦脸擦脚,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妈妈。连日轮换陪床真的很累,有一次点滴打完了,我却在打盹,没有及时叫护士,导致针管回血。而老婆却一次都没有失误过,真比我这个当儿子的照顾得还要好。

在充满阳光的午后,老婆在妈妈精神好的时候,会陪她聊聊天,婆媳俩有说有笑,仿佛她们才是亲娘俩。

在医院吃不好睡不好,妈妈出院时,老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一圈。我有点心疼,她却高兴极了:“终于减了六斤,去年的衣服又能穿上啦。”对于这些日子的苦和累,没有半句抱怨。

4

回到家,地上家具上已落了一层灰尘。老婆爱干净,顾不得休息一下,马上开始动手收拾。

我洗了澡换了衣服后,就坐在沙发上,双脚往茶几上一搭,打开了电视。老婆擦了桌子、柜子,最后到了我面前:“大爷,请把您的贵脚抬一抬。”我把脚放下,老婆用湿抹布抹了两遍,又用干抹布擦干后,说了一声:“好了,放上吧。”

我突然心中一动。结婚前,我就有个习惯,喜欢把腿搭在茶几上,一边抖着腿,一边喝着茶看电视或玩手机。老婆有輕微洁癖,一开始极力反对,说我的臭脚旁就是果盘、茶杯,她受不了。她抗议了许多次,我也是嘴上答应着,却一直我行我素。最后,老婆妥协了。她买了一个小矮桌,放在沙发旁边,把开水壶、茶杯和果盘等转移到玻璃桌上。这样,我吃水果喝茶拿起来更方便,腿脚也得以在茶几上安放。

老婆打扫完卫生后,又开始在厨房忙活。她一心两用,一边看剧一边笑得嘎嘎的。老婆爱追古装剧,尤其喜欢天族太子夜华。记得她看到那个天族太子,居然亲自下厨做饭时,眼里闪着羡慕的光:“天族的太子为老婆做饭,简直帅呆了,酷毙了。”见她眼里冒着粉色的小泡泡,我想,她心里,大概也盼着我能为他洗手做羹汤吧。

可是我没有,从来没有。她心理平衡吗?肯定也是有过不平衡的。别人家的老公,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我呢,除了把工资全数上交外,回到家就把双腿往茶几一搭,要么看球要么玩游戏。我很少分担家务,她却从没抱怨过什么。

我用放大镜一般的眼光,对她的缺点一再地放大。却只知道照别人,不知道照自己。我突然有点内疚,不知老婆对我如此多的缺点,是怎么受得了的。

我再也坐不住了,跑进厨房给她打下手。我装作不经意地问:“老婆,你看看我,不会做家务,不会甜言蜜语,也没有钱,你嫁了我,感觉亏不亏?”

老婆轻描淡写地说:“当初我嫁的,就是这样的你啊。以前你就是这样的啊,连个灯泡都不会换。我要是拿你和富豪比谁有钱,与暖男比谁体贴,与大厨比谁做的饭好吃,那这日子还怎么过啊?我喜欢的,就是你啊,没有希望你去变成别人。”

我的老婆,比我更加懂得婚姻的真谛,那就是爱、包容和忍耐。我只顾前行,却忘了初心。那一刻,我决定了,在以后的每一个清晨,我会主动帮老婆找眼镜,笑着递到她的手心。

责编/昕莉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