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女士被骗勇争性权利,人民法院保护人格权判赔15万元

[案情]丁玉和李某在中国实名制婚恋网BH网相识,李某在网上的信息是单身,两人一年的交往中,李某始终称自己离异。丁玉在结婚的前提下和李某同居,并且为其怀孕、流产。当丁玉发现李某并未离异后,精神受创,将其起诉至朝阳法院,要求李某向她出具书面致歉信,并赔偿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三十余万元。法院审理认为,根据丁玉提交的聊天记录、照片、流产病历等证据,可以形成证据链,证明李某主动结识丁玉,且多次邀约促成双方同居生活。李某通过自我承诺及亲友协同方式,恶意长期隐瞒其已婚事实,原告得知实情后精神上备受打击。因此,法院对于原告所述事实予以采信。法院认为,李某的行为明显有悖于社会公德及公序良俗,亦有失诚实信用及道德准则,应当认定主观过错。李某的行为侵害了丁玉人格权下的性权利,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告行为过错,直接误导原告对其性权利进行的处分。”主审法官孙琪说。法院判决李某赔偿丁玉精神损害抚慰金15万元,并向其书面赔礼道歉,道歉内容需经法院审核。如逾期不履行,法院将在有关报刊上刊登判决书主要内容,刊登费用由李某承担。

[评析] 我国民法里,未明确提出“性权利”的概念。但在域外相关法律中都规定公民有“贞操权”,并明确“欺诈形式违背妇女意愿和其发生性关系,则侵权人要受到侵权的责任。”本案的判决结果意义在于,“性行为在社会逐渐宽容的情况下,不法欺骗的性行为,为我国法律不容。”本案在社会所谓的骗色行为中具有典型性,但在司法实践中又很难遇到。被告有违道德的行为还通过网站公开发布征婚信息,受众主题广泛,负面影响强。对于判决金额,一般精神损害赔偿主要针对人格权下的身体权、健康权受到精神侵害的赔偿,根据评残等级就能确定赔偿范围。该案的特殊性就是界定伤害的“性权利”。因此,人民法院综合考虑做出这个金额的目的,是对被告有惩戒,对社会有警示意义。

[案情]K市一高中女教师冯某,将试卷带回家通宵批改,结果过劳,导致心肌梗死,第二天早上猝死家中。事后,家属和学校向人社局提出工伤死亡认定申请,结果被K市人社局以“老师的延时劳动不是发生在学校(班里或办公室里),不是学校安排的加班”为由,不予认定。家属申请行政复议,结果H省人社厅维持K市人社局决定,再提起行政诉讼,被驳回诉讼请求。2013年,家属再次向K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K中院以人社局认定事实不清为由,判决撤销一审判决,责令K市人社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2015年1月17日,K市人社局重新作出工伤认定,仍决定不认定为工伤或视为工伤。家属又进行新一轮的复议、诉讼,直至2017年,该案申诉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法院审查认为,职工为了单位的利益,在家加班工作期间,也应当属于“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驳回K市人社局的再审申请。

[評析] 突发疾病来不及抢救死亡,以及发病时没有人员在场丧失抢救机会死亡,依然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即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本案中的女教师回家加班工作期间,应属于“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主要理由是:(1)理解“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首先应当要看职工是否为了单位的利益从事本职工作。(2)《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认定工伤条件是“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而第十五条视为工伤时使用的是“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相对于“工作场所”而言,“工作岗位”强调更多的不是工作的处所和位置,而是岗位职责、工作任务。(3)第十五条将“工作场所”替换为“工作岗位”,本身就是法律规范对工作地点范围的进一步拓展,将“工作岗位”理解为包括在家加班工作,是对法律条文正常理解,不是扩大解释。此外,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在突发疾病是否发生于工作时间、工作岗位上难以确定的情况下,应当作出有利于职工的肯定性事实推定;职工是否存在违反单位规章制度不是工伤认定应当考虑的因素。

点评:蕾蕾

责编/昱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