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郎佳子彧:打开面人的国潮方式

杨春富


郎佳子彧是北大学霸,也是综艺达人,曾参加《最强大脑》成为明星选手。但郎佳子彧最闪亮的标签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人郎第三代传承人,他在抖音上发布“哪吒”“一禅小和尚”等喜闻乐见的面人形象,吸引了众多粉丝。

郎佳子彧积极尝试“新题材老手艺”“老题材新做法”和前卫的抽象创作,将古老的面人艺术推向极致。2019年9月,郎佳子彧被新浪新闻邀请主持《国潮改造家》,宣传非遗文化,打造老手艺作品的“国潮”之美。

出身面人世家

95后郎佳子彧出生在面人世家,爷爷郎绍安是北京面人郎的创始人,其作品以小见大,细筋入骨,方寸之间展现时代风云,瞬间勾起人们的乡愁野趣。父亲郎志春是“面人郎”第二代传承人,他在郎派面塑精巧细致的基础上,融入更多的艺术元素。

3岁时,郎佳子彧就爱看父亲捏面人儿,常常搬一把小凳子坐在父亲身旁,一看就是两三个小时。5岁时,郎佳子彧正式开始跟随父亲学习面塑。由于年幼,郎佳子彧对捏面人没什么概念,只是抱着玩的心态,喜欢看动画片的他从捏小动物开始。父亲鼓励他按自己的兴趣发展,喜欢怎么捏就怎么捏。

随着郎佳子彧年龄增长,父亲对他的要求逐渐升级,一个寒暑假要捏50个面人。为让他多做面人,老爸甚至动员郎佳子彧的朋友向他索要面人,这样他做好后送给朋友,既训练手艺,又交了朋友。

2006年,郎佳子彧特别喜欢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福娃,就捏了一个福娃形象的面人,这是他做的最早的卡通面人,也是他第一次做现代题材的面人,得到父亲的肯定。12岁时,他仿照爷爷郎绍安的作品《司马光砸缸救友》,捏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作品,获得中小学艺术节一等奖。父亲夸他说,“你爷爷22岁才能做出这个作品,但是你12岁就能做出来。”

刚刚中考完,郎佳子彧第一次参加民间艺术家活动,周遭都是四五十岁的前辈,只有他是个年仅15岁的青葱少年。由于他面人技艺出色,被北京民間艺术家协会破格吸收为会员。

2008年6月,北京面人郎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次年6月,传承面人郎手艺的郎志丽被评为该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她是郎佳子彧的姑姑,郎佳子彧自然而然成为面人郎第三代传承人。

创作推陈出新

从小看着父辈作品长大的郎佳子彧,自然想要坚持做面人,小学语文老师让他用“举世闻名”造句,他说:“我要让面人郎举世闻名。”在郎佳子彧眼里,父辈们的作品是时尚的,比如爷爷郎绍安的洋车夫、样板戏等,在当时都很时髦,但反映出的时代烙印投射到今天已显陈旧。郎佳子彧觉得无论如何创作,捏面人的手法技艺必然一脉传承,如果想要具有持久生命力,必须要在继承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反映当下时代属性和人民生活,才能焕发出历久弥新的魅力。

在郎佳子彧创作的《花季》中,小男孩迫于高三生活压力,两只手被课桌困住,像上了枷锁一般,生动表现高三学子面对高考压力时的恐惧和无奈。桌底下的脚没有穿鞋,一个脚拇指往上翘,带着一丝灵性,等待高考解放。

2016年,表情包表达情感的方式成为年轻人的社交新宠。郎佳子彧面塑作品《葛优瘫》就是将表情包题材应用于面人创作的一大尝试。他用一块旧毛巾和一个药盒,做出一个沙发,捏一个“葛优躺”的表情包面人,人物张着嘴,牙齿露出来,很颓废,很舒适,反映人们疲惫心理下的生活状态。

郎佳子彧将《花季》《葛优瘫》等作品称为“新题材老手艺”,指的是将面塑与当下人们熟悉的动漫人物、电影人物等形象与生活化的场景相结合。然而在他看来,这些在现实中拥有确定形象的面塑表达,尚不足以称之为真正创新。他认真地说:“没有打破传统面塑追求真实感、情景重现式的基本目的,缺少创作者个人情感的表达。”

面塑是一种表达情绪的媒介,可以创作出无限的内容。郎佳子彧开始以面塑作品表现自己内心的挣扎和茫然,表现自己的快乐和童真,以自我创造的虚构形象来反映自身的悲欢喜乐。《3075》是一个丑陋古怪的胖子形象,郎佳子彧表达一大堆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绪,展示他在考研期间枯坐自习室时不知所措的心情,这种心情自己不解释,别人不懂,引人联想,从而产生共鸣。

在“疫苗事件”引发巨大社会共鸣的时期,郎佳子彧买来成堆的针管,创作囚禁在针管中的面人孩童形象。无辜的生命身处疫苗造成的困境,针管成为盛装疾病与死亡的容器。这些现实题材作品反映他对于社会事件的态度,面塑真正成为会说话能表达的艺术。

除了面人艺术的抽象表达,“老题材新做法”也是郎佳子彧创作的重点。秦志怪书籍《山海经》中介绍:“南方祝融,兽身人面,乘两龙。”郎佳子彧重新设计书中描述的祝融形象,再用面塑手法加以表达。他设计的祝融酷酷地立在一个山头上,人面兽身,有三个头,脚踏一片云,头顶火圈,身旁有祥龙和庆云萦绕。如此完整设计一个新的形象,这在郎佳子彧父辈的面塑创作中未曾出现。

非遗秒变国潮

面人艺术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听起来高大上,可也让这些生动的手艺蒙上掸不掉的尘土。面人从业者面临不容易出售作品和招不到学徒的尴尬局面。针对这种现象,郎佳子彧有透彻的理解。他说:“想要非物质文化遗产重新焕发生机,仍然按照以往的思路创作和推广显然行不通”。

为推广面人非遗文化艺术,郎佳子彧特意在大学报考文化与传播专业。2016年郎佳子彧大学毕业,与同专业的好友创立公众号“面人郎”。从单纯宣传作品,过渡到对作品所承载的社会现象表达,从千篇一律的教程短视频,到探访时尚潮流店做面塑的新模式,郎佳子彧逐渐摸清传播的手段和方向。线下教育培训就是郎佳子彧进行推广的另一个重要渠道。许多学员经过短期的体验式学习后,开始面塑制作,完成后送给同学当生日礼物。热点事件发生时,他欣喜地发现有学员用生动的面人形象加以调侃。

2018年郎佳子彧考上北京大学艺术学院研究生。2019年2月,他参加《最强大脑》综艺节目,在第二关龟文骨迹这一考验记忆力的比赛中获得第一名,评委和观众得知他的标签除了北大学霸之外,真正的主业身份是非遗文化面人郎第三代传承人,专注面人20年,已创作出五千多件作品,引起全场惊叹。

2019年8月的一天,郎佳子彧将捏面人视频放上抖音,没想到第二条哪吒面人视频就获得13万点赞量。此外他还在抖音上发布网红卡通人物僵小鱼、猪小屁、一禅小和尚,电影人物敖丙、蜘蛛侠、火神祝融、香奈儿口红、爱马仕包包、葛优瘫等共计二十多部面人作品,总获赞量高达54.6万,粉丝量突破10.7万人。有网友甚至在评论区留言愿意花两万元买他的一个作品。

2019年9月,新潮非遗网综艺节目《国潮改造家》邀请郎佳子彧作为非遗工作记者,每期采访各种非遗继承人,并制作一件“国潮美物”。第一期节目是他和父亲联合制作像“郎佳子彧”这样的弄潮儿面人形象,精湛手艺令人折服,父子一起探索面人创作时流露的脉脉温情让人动容。

10月19日晚,在抖音美好奇妙夜浙江卫视秋季盛典上,郎佳子彧和他的父亲朗志春被文物大师马未都推荐上台。郎佳子彧向现场观众展示了他和父亲设计的一组名为《看见》的面人作品,微型舞台上,站立着23个各行各业的小面人,寓意传统手工艺人通过短视频让更多人看见。

站在一旁的马未都赞叹:“这是第二代与第三代的传承,也是父子之间的默契,更是老手艺与新思路的结合,让面人这个物品在网络时代又活了起来。”

不久前,郎佳子彧面对记者采访时,由衷地表示:“我小时候做面人不会有许多人认同,但我长大后,通过各种媒体,让更多人看到我的作品,也看到像我一样的传承人,都在努力向大家传播东方大国的老手艺和传统文化,并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了解面人,喜欢面人,爱上老手艺和传统文化之美。”

责编/昕莉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