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逼强势岳母跳楼:老实女婿在悄悄制造阴谋

雪桥

曹剑与妻子潘云霞都是北漂,婚房由岳父母购买。儿子降生后,岳父母进驻家门,曹剑成了一名“上门女婿”。2018年,曹剑的父亲被查出中期肝癌,强势岳母阻止他为父亲捐肝,间接导致曹父离世。曹剑怀恨在心。为报复岳母,他一手炮制了一个冷酷歹毒的阴谋,从而引发了一幕令人扼腕的悲剧……

阻止“上门女婿”给亲家捐肝

2015年8月,曹剑过完28岁生日后,向女友潘云霞求婚:“咱俩年龄都不小了,春节后把结婚证领了吧?”与男友已同居两年的潘云霞爽快应允。潘父潘树志、潘母袁淑珍同意女儿结婚,但向曹剑下达了一个硬指标:在北京五环内买套两居室婚房。曹剑的心顿时沉甸甸的……

曹剑1987年出生于山西临汾,毕业于北京名校,在京城一家网络公司就职。潘云霞与男友同龄,安阳市人,本科学历。2013年春,两人通过京郊短途游相识相恋。曹剑的父亲曹振甫、母亲彭金玉都是普通工薪族,根本没能力给儿子在京城购置婚房,曹剑也从不敢做在京城买房的梦。

2016年2月,潘云霞回安阳过年时,向父母摊牌:“北京房价那么高,曹剑家买不起,我打算跟他租房结婚。”潘树志没吱声,袁淑珍态度强硬:“赶紧分手,他连婚房都不买,就想把我女儿哄走,做梦!”潘云霞坚决不从。

袁淑珍与丈夫经营建材生意,经济优越,见女儿执意嫁人,决定送一套婚房给女儿做嫁妆。4月中旬,两人出资350万元,在北京房山区购置了一套96平方米的精装两居室。

这年6月,曹剑与潘云霞在临汾领取了结婚证。2017年3月16日,潘云霞生下儿子盼盼。袁淑珍夫妇转让了安阳的建材店,来北京给女儿女婿做免费保姆。袁淑珍时年58岁,身体硬朗,性格强势。潘树志比妻子大3岁,一向让着她。袁淑珍和丈夫将盼盼照顾得很好,女儿家被收拾得井井有条。

逮住机会,袁淑珍就在女婿面前居功自傲:“小区里的人都说你命好,要不是与咱家云霞结婚,你兴许50岁在北京也买不了房成不了家。”曹剑清楚自己“上门女婿”的身份,只得唯唯诺诺地附和岳母。

2018年3月21日,曹剑正在公司上班,母亲突然哽咽着打来电话:“今天上午,你爸在医院被确诊为中期肝癌,医生说,只有换肝才能保住命。”

次日上午,曹剑赶回临汾,出现在父亲的病床边。父亲含泪说:“换个肝要三四十万,我不治了。”为节省换肝费用,曹剑主动要求给父亲捐肝。院方为他做了配型后得知,父子倆血型相符,融合度好,他是父亲的最佳供体。

回京后,曹剑将准备为父亲捐肝的事告知妻子。潘云霞不同意:“割肝好可怕,要是你有什么意外,我和盼盼怎么办?”曹剑含泪说:“我是儿子,要是不救父亲,会背一辈子良心债。再说,肝脏有再生功能,捐肝后能自动长全的。”

袁淑珍听后暴跳如雷:“年纪轻轻就割肝,会对身体造成多大伤害?有的人捐肝落下终身残疾,甚至年纪轻轻就死了。”经母亲一渲染,潘云霞心生恐惧。

曹剑不顾妻子和岳母的反对,第二天上午执意要回临汾。至此,家庭大战拉开了帷幕……

重度抑郁逼走强势岳母

曹剑走后,袁淑珍命令女儿:“你现在就去临汾,把曹剑押回来。他既然娶了你,就不能由着性子来。”潘云霞为难了:“这样不好吧?”潘树志在旁边说了一嘴:“儿子给父亲捐肝,也说得过去。”袁淑珍顿时将火烧到丈夫身上。

2018年3月25日,曹剑刚到临汾,潘云霞就追来了。当时曹剑正准备打点滴,两天后给父亲捐肝。潘云霞对公婆说:“曹剑在北京上班压力非常大,我们还准备生二胎,他的身体不能垮。还是请医院找肝源吧。”曹剑抢着说:“肝源难找,费用高,我爸妈负担不起。”潘云霞嚷道:“既然你不替我和盼盼着想,这日子没法过了,这也是我妈妈的意思。”

听了儿媳的话,曹振甫逼儿子回京,扛不住父亲以死相逼,次日上午,曹剑心碎地与妻子返京……

无法捐肝救父,成了曹剑解不开的心结。就在他无法原谅自己时,妈妈在电话里告诉曹剑:“医院已经给你爸找到肝源了,我们准备卖房子筹钱。你安心工作,别牵挂爸爸。”

此后,曹剑隔几天就给妈妈打电话,问爸爸的身体状况怎样?什么时候做手术?孰料2018年7月26日,彭金玉悲痛地在电话里告诉儿子:“你爸刚刚去世了。”曹剑难抑心碎,与妻子赶赴临汾奔丧。

见到儿子,彭金玉痛心地自揭秘密。原来,儿媳和亲家母反对儿子捐肝,触动了曹振甫:儿子是小家庭的顶梁柱,儿媳和亲家母反对,也情有可原。如果儿子执意捐肝,也许婚姻就会解体,这是曹振甫最不愿看到的。其实院方根本没为曹振甫找到匹配肝源,为不打碎儿子的婚姻,他逼妻子与自己一道,向儿子撒下了卖房换肝的谎言。

为缓解妈妈的悲痛,曹剑和妻子带她去北京散心。当着女婿的面,袁淑珍对亲家母客客气气,劝她节哀保重。女婿上班后,她就含沙射影打击彭金玉。本想来北京换个环境,谁知亲家母的话像刺猬一样扎得彭金玉生疼。一周后,彭金玉借口不适应北京的生活,执意回了老家。

因心情压抑,曹剑的睡眠出现严重障碍,经常一晚只睡3小时,人迅速消瘦憔悴。

2018年10月11日,曹剑从包里拿出一份病历交给妻子,说自己得了重度抑郁症。他与妻子话别:“我跟你妈没法住一起了。要是我哪天自杀死了,你再找个好男人,别让盼盼受委屈。”潘云霞爱丈夫,心如刀绞。

潘云霞将丈夫患抑郁症的事告诉妈妈,然后与她摊牌,希望父母搬出去住。

老实女婿竟是逼岳母跳楼的真凶

2018年11月,潘云霞给父母在附近小区找到了一套小一居,月租2800元。很快,袁淑珍和丈夫搬走了,盼盼也被他们带到身边照看。果然分开住后,曹剑与岳母的关系缓和了。

袁淑珍夫妇俩有250万元积蓄,能买套小一居。因租房不便,2019年春节过后,袁淑珍四处看房,并在房产中介做了登记。4月3日,一个名叫朱军铭的房主给袁淑珍打电话:“我有套小一居要卖,如果方便,您可以过来看看房。”

那套小一居67平方米,位于2楼,离地铁、超市都很近。因价格没谈妥,袁淑珍遗憾地离去。

几天后,朱军铭又打来电话,说自己要出国,房子急于脱手,价格可以谈。袁淑珍趁机将价格压到215万。

袁淑珍仔细检查朱军铭的房产证、身份证、户口簿,确认没有问题。本着能省一点是一点的心理,袁淑珍绕开房产中介,直接与朱军铭签订了购房合同。

5月21日下午,袁淑珍转完尾款后,和丈夫陪朱军铭一起去房山区房产局办理过户手续。途中,朱军铭说要上洗手间,竟一去不复返。工作人员说,房产证是伪造的,房主也从未卖房。

因袁淑珍提供的线索有限,加上朱军铭有一定的反侦破能力,警方一时无法破案。袁淑珍哭天抢地,潘树志责骂妻子将自己的晚年拖入了深渊,天天在家与她吵架。潘云霞也指责妈妈贪小便宜,将一家人害惨了。曹剑安慰妻子:“妈妈已够痛苦了,你就别在她伤口上撒盐了,她也不是故意的,怪只怪骗子太狡猾。”

7月13日,万念俱灰的袁淑珍推开阳台窗户,纵身从3楼跳下,摔在了楼下的汽车上。小区保安见状,赶紧拨打120,急救车火速将袁淑珍送往医院。

经抢救,袁淑珍虽无性命之忧,但第12节脊椎被摔断,导致下肢瘫痪。8月25日,北京警方联手广东警方,在广州市海珠区将朱军铭抓获。朱军铭真名薛松,是曹剑的表弟,他供出了幕后主谋竟是曹剑。

原来,因为父母的事,曹剑其实一直对岳母怀恨在心。于是,曹剑花钱做了一份重度抑郁症的病历,他将买来的抗抑郁类药物冲入马桶,然后换上维生素。袁淑珍打算买房后,曹剑与曾在房产中介公司工作过的表弟薛松合谋,对她实施毁灭性的报复。

215万到账后,曹剑拿了112万,薛松分得113万。5月21日,薛松偷偷从地铁站的厕所溜走后逃往广州,在海珠区一家超市当理货员。8月26日,房山公安分局民警将正在上班的曹剑抓获,他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目前曹剑与薛松已被警方刑拘,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