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两份离婚协议书

今世未央

1

肖娟觉得,孙光明有问题了。

这两年生意不好做,公司接连几个重点项目的利润都严重缩水。孙光明决定去南方开分公司。肖娟坚决不同意,哪怕公司干不下去了,她也宁愿一家人在一起。

肖娟长得好看,年轻时站在孙光明身边,也是顶般配的一对。过了三十岁,孙光明事业做得不错,对异性的吸引力就明显超过了她。肖娟看过太多的婚姻事故,她未雨绸缪,想了很多套路。在公司里,她分管女员工集中的客服部,孙光明则分管职能部门,更多的是程序员。

孙光明刚去南方的时候,进行得并不顺利,有时会打电话来跟肖娟诉苦。直到他招到了一个执行总监,孙光明的分公司算是进入了正轨,他的情绪渐渐好了,给她打电话的频率却低了。

肖娟能感觉到,孙光明离她越来越远,不止是地域的距离,还有他们的心。

开视频会议的时候,肖娟才看到那总监居然是个姑娘,头发长长的,个子小小的,和人高马大的肖娟相比,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类型。

那姑娘干起事来雷厉风行,看向孙光明的眼神,却是温柔似水。

肖娟几次想跟孙光明谈谈,让他换个人用。她刚一张口,他就不耐烦了,“你能不能别这么无理取闹?你看看你的助理,我说什么了吗?”

确实,肖娟身边也有个男助理,小伙子虽然能力一般,但好在很会看事,长得也养眼。她留他在身边,无非是想提醒孙光明,如果他敢有不轨的意图,她也不是吃素的。

如今,这小助理却成了孙光明反击她的一颗子弹,打得她心里闷疼。

2

那天,肖娟送儿子返校的时候,娘儿俩在车里大吵了一架。

儿子刚满十二岁,才读初中,却口口声声要去国外读书。肖娟气不打一处来,“你可真是你爹的儿子,他走了,你也要走。你俩成心想气死我啊?”

小安并没被她的苦情戏码打动,他一脸不屑,“您就不想想,我和爸为什么都不愿意在您身边吗?”

这句话几乎打垮了肖娟。

她今年36岁,打扮一下,还是蛮有青春活力的。她走在哪里,都被人家夸奖又美又有气质,怎么自己的儿子和老公偏偏就都不待见她了呢?

她很悲伤,自己奋斗了十几年,到头来竟一无所有。当初,虽然他们又穷又累,但每天忙得特别有奔头,对明天充满了期待。如今,她看似什么都有了,体验着人生的百般滋味,却只剩下满目苍凉。

周五下午,肖娟开车去学校接儿子,却发现,小安没在学校。她想,可能儿子还在跟她赌气,自己先回家了。她一路开车回家,小安也没在家。她这才有点慌,拨打了孩子电话,还是关机。

肖娟轮番给儿子的班主任和同学们打电话,找到天已泛黑的时候,她越想越怕,急得报了警。她通知了孫光明,“光明,我把儿子给弄丢了。”

孙光明一听也急了,“你先配合警察找孩子,我马上订最近的航班回来。”

半小时后,孙光明又打来电话,“别急了,儿子到我这儿来了。”原来,小安偷拿了妈妈的信用卡,自己订了张机票,去找爸爸了。

第二天, 孙光明送小安回了家。晚上,小安在自己的房间里睡着了。肖娟和孙光明躺在同一张床上,背靠背,谁也没说话。

肖娟想,这个让人崩溃的周末,也并不全是坏事,至少能让孙光明懂得,没有什么比一家人在一起更重要了。她主动示弱,从背后抱住他。孙光明却把她的手拿下去,并没有转身。

肖娟的心彻底冷了。上大学时,他们偶尔会去学校附近的日租房,做点羞羞的事。那时,俩人整夜抱在一起,腻也腻不够。当时,他们肯定想不到,终有那么一天,他们竟再也不想触碰对方的身体。

此前的一切怀疑都在此刻尘埃落定,肖娟觉得,身体的反应才是最诚实的。

3

肖娟早就有过打算,如果孙光明出轨,就让他净身出户。

这些年,她一个文科生自学了会计,每天跟那些陌生的数字死磕,就是为了能看懂报表,把公司的财务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她拟好一份离婚协议书,发给了孙光明。小安愿意跟着她,自然是最好;如果他想跟老爸,她也不拦着。

孙光明的反应疲惫又无奈,“你又想干什么?”肖娟最讨厌他这种语气,明明是他的心已经不在这个家了,却还当她是在无理取闹。

这离婚的事还没达成协议,肖娟接到体检医院打来的电话。医生说得很委婉,让她再到三甲医院复查一下乳腺。她有增生好几年了,并没有太大反应,也没当一回事。

她是个风风火火的脾气,一刻也没耽搁,直接去了省立医院。医生开的单子检查完了,乳腺有肿瘤,需要做活检。

肖娟没有惊动任何人,和医生约好了活检时间,提前预订了护工。那天一大早,她先去了公司,安排好工作,自己开车去了医院。

活检结果出来了,是最坏的那种。肖娟再也绷不住了,这才给孙光明打了电话,哭了个昏天黑地。

做完手术后,是漫长的化疗时间,头发开始一缕一缕地掉。肖娟不怕打针的痛苦,却害怕这日渐发白的头皮,她干脆把头发全部剃光了。

小安周末来看她,摸了摸她的光头,“老妈,你这发型挺酷啊。”

肖娟眼睛发酸,这小子有很久没和自己这么亲昵了。

光明也在一边附和,“你妈一直都很时尚,在大学里还留过板寸呢。”

肖娟白了他俩一眼。她一直觉得,孙光明和小安,就像她两个叛逆的儿子。这个家要是没有她压制着,早就乱套了。如今,这爷儿俩一唱一和,居然拿她当孩子来哄了。

在创业的这几年,肖娟一直觉得孙光明严谨有余,魄力不足,根本不能独挡一面。没想到,这些日子,她的精神全靠他在撑着。面对癌症两个字,她完全没了主张,是孙光明拿着她的片子,找最好医院的专家会诊,决定最合适的治疗方案。

肖娟的左胸变得空荡荡的,走路也有点失了平衡。在经历了绝望、怀疑、对命运不公的愤怒之后,她开始重新思考“珍惜”的定义。

她又重新拟了一份离婚协议。

公司是他俩共同创造的,还有房产,车子,都按最公平的分配原则。她那部分钱,足够她治病的了。以后,她自己也有能力,开始新生活。

孙光明看了看那份协议,没做评价,“等你病好了再说吧。”

4

肖娟有很多东西不能吃,为了不刺激她,孙光明也吃得很清淡。

肖娟每天要去菜市场解馋,孙光明陪着她一起。他们来来回回要逛几趟,使劲看那些新鲜的肉,活蹦乱跳的鱼,水灵灵的蔬菜。从菜市场出来时,肖娟脸上很满足,像享受完一顿满汉全席,很是过瘾。孙光明的手里,却只拎了几种青菜。

一阵风过来,肖娟头上的帽子被吹跑了。她“哎哟”了一声,周围的目光一下子聚焦过来。孙光明刚想把外套脱下来,先罩住肖娟的光头,却见她一路小跑着去追帽子了。

跑了几步,她稍稍有些喘,双颊红扑扑的,在众目睽睽中整理好帽子,戴在自己的小光头上。孙光明看着她脸上的娇羞,揽住她的肩,在她的头上亲了一口,她也顺手环住他的腰,转身往家走。

一年后,肖娟重新恢复了工作。

周一的早上,他们开车送小安去学校,然后一起回公司上班。他把分公司交给高层管理,每周开远程会议,其他时间都陪肖娟。如果时间有冲突,他宁愿关了分公司的业务。

一切又回到了以前,一家三口人有说有笑的日子。

在这一年的自我修复中,肖娟发现,过去生活中的那些不如意,不圆满,与孙光明对她的爱,儿子对她的依恋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她生病以后才发现,老公能够承担责任,孩子也在疯狂成长。

这些年,她浑身戒备,一心维护着这个家,却导致它摇摇欲坠,差一点走到了分崩离析。如今,她选择了放手,反而赢得了幸福。

所谓珍惜,不是严防死守,不是围追堵截,更不是夫妻间的斗智斗勇。而是宽容以待,相信彼此,当然,这要源于自己不怕失去的心态,和随时能重新开始的能力。

肖娟在失去了一只乳房之后,才明白这个道理。幸好,还不算晚。她把那两张离婚协议书都找了出来,收藏在柜子里,当作是对自己的提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