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老婆的“拖油瓶”娘家

苏尘惜

1

秀清接完她妈打来的电话之后,在阳台上待了好久,我觉着不对劲就去探了探,看到秀清双手捂着脸,像是在哭,甚至都没有感觉到我的出现。

“秀儿,怎么哭了?”我去屋里给她拿了几张纸巾擦,她刚开始有些哽咽,平静了好一会儿才说:“他们又问我要钱,说是打算给小宇说亲,但是家里有些破旧,想整修整修,说是让我拿点钱,明天要过来一趟。”

秀清说着情绪又激动起来:“他们把我当什么了?提款机吗?一次次问我要钱,我的钱是西北风刮来的?小宇是他们的心头肉,我就活该是垃圾吗?”秀清情绪有些激动,说着又哭了。

平时秀清挺冷静的,但是一碰到娘家的事儿,她就特别激动,在重男轻女家庭长大的她,一直都是被压榨的那一个。小宇是秀清的弟弟,因着家里宠爱,也不学好,高中读完就出来混社会,一分钱没给家里赚不说,惹是生非都让家里赔了不少钱了。

结婚前秀清没瞒我这些事,也说了家里肯定会对她诸多索取,要是我没办法接受的话可以不在一起。当时我觉得没关系,我娶的是秀清,又不是她的娘家。只是结婚之后,我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幼稚。

我第一次见识到秀清娘家的贪婪,就是结婚时候的彩礼了,原本说好婚礼流程是拿十八万八走过场,然后他们收下八万八,剩下的十万是给我们小两口以后过日子用的,明明结婚前约定好的,等到办完婚礼之后我们再去拿,岳父母就改口了。

后来岳父母总能找到理由来找秀清要钱,态度好一点的时候是讨好,态度不好的时候直接就是以父母威严来镇压,秀清狠不下心,只能一边抱怨,一边帮扶接济着娘家。

“这次他们要多少?”我更关心的是金额。

“还不知道呢。”秀清深吸一口气,“这次我尽量拒绝。”

2

虽然秀清嘴上说讨厌爸妈过来,但是第二天一早她就出门买菜张罗午饭了,也让我备些好酒,可以陪她爸喝。

但是那天岳父母刚上门没多久,就闹了不小的动静。

女儿闹闹周末都有电子琴的课,家里也为她备了电子琴,大概女儿是想给外婆展示下才艺,就扯着外婆的手想拉她陪去练琴。

谁知岳母不情愿地说:“女娃子学这么多东西有什么用。”岳母不太喜欢闹闹,闹闹显然也感受到了,怯怯地放开岳母的手。

当时我本来想过去把闹闹抱过来,但是秀清早我一步去抱了孩子:“妈,闹闹只是想让你去听她弹琴。”

“我说你这个肚子,就这么不争气,闹闹都生出来这么久了,还没动静?”

“谁家不喜欢儿子,他们不直说而已,你别让人家看不起。”尽管岳母把声音尽量压低了,但我还是听见了。

我当时看见秀清脸色铁青,当即就从厨房走出去怼了岳母:“我家就喜欢女儿,闹闹一个够了。”

3

本来因为闹闹的事就不太愉快,午饭的时候聊钱,气氛更加紧张了,他们觉着现在县城的房价涨得快,修缮老房子还不如买套新房子,想让秀清出一部分首付。说得好听点是借钱,说得难听点就是要钱,谁知道猴年马月能还上呢。

“那房子有我的名字吗?”秀清直截了当地问。两老人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秀清,她爸直接瞪她一眼说,买给你弟的。

“噢,那我为什么要出钱呢?反正又没我的份。”秀清假装冷静,但是我看到她拿着筷子的手都在颤抖了,大概她是第一次这么强硬地面对父母。

“你是姐姐啊,总要为弟弟帮点忙的,我和你妈养大你俩也不容易啊。”岳母的语气稍微温和一点,试图对秀清打亲情牌。

“我的彩礼钱你们要扣下,我每个月给你们打一千五也不算少了,过年过节拿回家的东西有没有少过,可是你们来看我一趟,就连给我带点腊肉土特产都没有,你们有没有把我当作是女儿啊?”秀清越说越难过,握着她妈的手说,“妈,我两个月前手术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愿意来看我一趟,你现在让我帮弟弟?”

岳母没想到这次秀清态度竟然这样,转而看向我:“强子,你家里不也给你出了首付?”

“那是我自己攒钱存的,没问家里要钱。”我这一句,让岳父母的脸更加黑了,一桌子的好菜放着,筷子几乎都没动过。本以为岳父母会就此放手,谁知临走前,还是强调了就算不买房也要修缮屋子的事儿,硬是拿走了一万五千元。

4

许是那次要钱闹得太僵,岳父母很久都没跟我们联系,我们不想找麻烦所以过年回去待一天就走,甚至不让他们有开口要钱的机会。

秀清跟娘家几乎断了联系的那两年,算是我们比较幸福的阶段,毕竟少了累赘以后,生活压力就小了很多。

但是那样无赖的爸妈和不学无术的弟弟摆在那儿,想要躲开是永远不可能的,就算是平静也只是暂时的。

娘家再次爆发经济危机是因为小宇赌博了,输了很多的钱,家里把所有积蓄搭进去还是不够填补,岳父母又想到我们这儿来要钱了。但是赌博欠债,那必定是无底洞,我们一次都不想掏钱。

我们起初给了一点救济他们生活的,但是那点钱对他们来说或许不管用吧,几天后又来要,我们不肯给就在小区闹,说女儿嫁人了就不孝顺,要抛弃爹娘,家里遭灾了都不肯帮扶下,撒泼耍赖迎来了不少的围观者。

5

我完全没有想到秀清会跟我说离婚,她说摊上那样无赖的家庭是她的不幸,但是不能拖着我一起在泥泞里挣扎,那样对我来说不公平。只要她净身出户,什么东西都没有,那娘家就图不到她什么。

秀清把她去找律师拟的离婚协议书给我看的时候,眼睛都红成一片了,她也是真的无奈才想出这种办法,只要至少能保全我和孩子的利益,不至于娘家拖垮。

“真的对不起,没想到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秀清到这种时候还在考虑我的感受,我当然不可能答应离婚,我安慰她没有过不去的坎,我会一直陪她一起熬过难关。

岳母第二次闹上门的时候,我和秀清没有躲,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她对峙,当然把她总是吸血要钱的事儿都说了,让看热闹的人也看个心里明白,不至于拿有色眼镜看我们。

那天我们还报了警,岳母以为我们就是吓唬吓唬,并没有停止闹腾,等到警察来的时候才知道我们是狠下心了,对秀清破口大骂。

家里不是没钱还债,家里还有老房子可以卖,如果老房子卖了还不够填补漏洞的话,我们可以稍微填补下漏洞,但是不可能拿出大额的钱来帮忙,因为是小宇自己闯的祸,是他们自己养出来的败家子,我们没必要收拾残局。

如果岳母执意要我们拿出所有欠债的钱,那就去法院起诉,如果说法院判这笔钱要秀清出,那我们就服从法院的判决。而且她如果还是要继续闹的话,那就继续找警察调解,反正闹可以,我们绝对不拿钱。

大抵是我们态度很坚决,岳母之前蛮横的神态没了,自己在那儿自言自语,但是听得出来她还是在抱怨秀清,我把秀清拉到一旁,那些伤人的话,我不想让她听见。

6

在秀清这儿看不到钱的希望,最后岳父母把老房子卖了替小宇还债,借了亲戚家的房子住,我们把市场价房租算给了亲戚,没有直接把钱给岳父母,因为只要钱经过他们的手,就又会进小宇的口袋,我们不想这种事情发生。

许是小宇这次被讨债的弄怕了,后来算是把赌博戒了,找了份正经工作上班,虽然工资不算多,但能养活他自己。

秀清看到弟弟的变化,也有些欣慰,感慨自己没有早些狠心断了父母从她这儿拿钱的念想,太念血缘亲情反而把自己放在了最尴尬的位置,吃力不讨好。反倒现在这样好,吃一堑长一智,吃过这么大的苦头,总该反省了。

现在岳父母对秀清的态度仍旧不太好,但是我们偶尔还会买点礼物过去,这是我们作为小辈的礼节,他们爱摆什么脸色我们不在乎,反正分内事做到就好了。

秀清现在不再会因为他们的态度伤心了,去讨好这样的至亲,不如认识一个善良的陌生人,她对原生家庭不再有别的奢望。

这样也好,生活需要做减法,偶尔还是要自私狠心些,不让那些泥泞的生活困住自己。我们当然知道未來可能还有麻烦,但是也不怕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婚姻的意义在于,与生活抗争的时候不再是孤身一人,总还有一个可以依靠的同盟军。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