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七平方米的母爱

赵佳

我小学三年级那年,父母离婚,母亲带着我回到了千里之外的姥姥家,为了能有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母亲从舅舅那里借了五万元钱在县城开了一间服装店。

这间服装店只有七平方米大小,呈长方形,是房东当初为了多收租金,将以前院子的通道出口隔了一下,就像是从相邻的两间门脸中硬挤出来似的。因为门脸太小,顾客总是不经意就走过去了,所以之前的租客生意都很惨淡,不断退租。母亲找上门的时候,房东很爽快地以低于市场的租金租给了我们。

店面太小,母亲考虑再三,决定专营成人裤子,简单装修后便开业了。那时对占道经营管理不严,母亲找人定制了两根长衣杆,将裤子穿插着挂起来伸出店外,打烊的时候再收回店里。既显得店里货物整齐,又当了活招牌。没有专用的试衣间,母亲就拉了一条及地长的布帘子,不用的时候,随时还可以收起。这聪明的做法引得附近很多店效仿,不久后整条街店面外都挂得满满当当。

裤子售价便宜,以求薄利多销,所以母亲每天总是最早开门最晚关门,生意还不错。

为了早点还清借款,她白天就在店面后门放一个蜂窝煤炉子做饭,晚上支一张单人床放在店里供我们母女俩挤在一起休息,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新生活。

我六年级的时候,借款终于还清了,为了让我晚上休息好,母亲买了一张折叠钢丝床替换掉原来的单人床,收放自如还不占地方。

我们有了“大床”后,姥姥经常来县里住几天,帮母亲做些家务。有一次,姥姥兴冲冲进门,先把我赶去前面写作业顺带看店,又悄悄拉过母亲在后面坐下。姥姥神神秘秘的样子引得我好奇心大发,伸头屏息听她们谈话。

“闺女啊,你这离婚好几年了,是考虑再婚的时候了。正好咱们村张婶给你说了一户人家,老婆得病走了,这个男人也没有一兒半女的。我打听了,人还行,还有份正式工作。你要是嫁过去,再给他生个儿子,就能过上好日子。”母亲推拒,“妈,您就别操心这事了,这两年邻居也给我介绍过……但我思来想去,再婚的事情还是算了吧……”

姥姥急道,“为啥呢?你还年轻,得为以后考虑啊!等你老了要靠哪个哟!丫丫毕竟是丫头,哪能给你养老送终啊?再说这男人没孩子,他们家说不定对丫丫疼得很呢!”

母亲叹气,“妈,我就是为了丫丫!继父哪有几个能真心疼孩子的?更何况我再生个孩子,丫丫那不得给挤到墙角去了?丫丫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要供她好好读书的,不能冒险。我一个人能带好她,累死累活也能把她养大。等她长大了,难道还能不管我吗?”我听着听着害怕起来,现在日子虽然辛苦,但是好歹母亲全心护着我。要是母亲被姥姥说动了,我的日子会变成什么状况?我心里一点数都没有!姥姥还想劝母亲,我慌忙过去拉着母亲的衣袖,“妈,你别嫁人,我一定乖乖听话,好好学习,多干活!”话没说完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落。

母亲却什么都替我想好了,她将我抱在怀里,安慰我:“妈妈不嫁人,和丫丫永远在一起。”

母亲的固执和我的不懂事让姥姥很生气,有很长一段时间姥姥没再来,只是让舅舅定期送粮食过来。

我初三那年,每晚都要上自习。母亲怕我路上来回折腾,就让我在学校食堂吃饭。从那以后,我很少陪着母亲一起吃饭。

自从我不在家吃饭后,母亲就对自己的饮食马虎起来。每顿饭怎么简单怎么来,甚至有时候两个馒头配点开水就凑合一顿。服装店生意好,母亲经常扒拉两口又要招呼顾客,等空下来后,饭早就凉透了。时间久了母亲患上了胃病。

一次放学回家,天很晚了,店里还有两个顾客在试裤子。凳子上放着明显只吃了两口的稀饭,已经冷透了。

顾客走了后母亲才端起饭碗。我赶紧帮忙收拾,“妈,你怎么又这么晚吃?赶紧把稀饭热热吧!”母亲摆摆手,“不用,我掺点开水就不凉了。”我叹口气,在母亲碗里添了开水,“妈,你怎么总吃稀饭呢?我不在家你就胡乱将就,昨天你吃的就是稀饭。”母亲正要接话,却突然捂着嘴跑到店门口呕吐起来,稀里哗啦将刚吃进去的稀饭都吐了出来,呕吐物里还隐隐带着血丝。我看了心惊肉跳,“妈,你明天得去医院。”母亲摇头,“没事,胃不舒服而已,可能是吃得太快了。”我知道母亲不想耽误生意,更知道母亲心疼看医生花的钱。

我背着母亲给姥姥打了电话,姥姥第二天一大早就赶过来,带母亲去了医院。母亲取了几副药,又匆忙回来招揽顾客了。为了监督母亲按时吃药、吃饭,我跟老师说明情况,停了一个月的晚自习,好在母亲的胃病控制住了。

上高中时,街道严查个体户偷税情况,整条街上一半多的个体户都未及时缴税,被勒令关门停业。

按时缴税的母亲完全不受影响。因为其他服装店停业,她的生意反而更火爆了。同行心里很不痛快,认为被母亲抢了生意,有事没事就找母亲的茬儿。

那天,我放学刚到家门口,就看见许多人挤在我们店里,吵吵嚷嚷。我赶忙扒开人群挤了进去。

店里除了一堆看热闹的,还有三个粗壮的女人,其中两个不停地扯下挂在墙上的裤子往地上扔,时不时还踩上几脚,一地的裤子横七竖八满是脚印。另一个女人推搡着母亲,嘴里不干不净,“你这女人,心思毒得很,趁着我们开不了门,就赶着卖同样款式的裤子,明摆着是想抢生意啊!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说完抬手就要打母亲。母亲半边脸已经有些红肿,气得发抖,但还是在试图尽量息事宁人。

这些人就是胡搅蛮缠找事来了!我年轻气盛,做事不考虑后果,一股怒火冲了脑门,就跑过去推开那个女人,从后门拿出擀面杖劈头盖脸地往那女人身上打去。可是我力气不够,胖女人挨了几下就夺走了我手里的擀面杖,另两个女人也跑过来帮忙。我被她们抓着胳膊不能动弹。刚才那胖女人被我打了几下,现在恼羞成怒,扬起擀面杖就要打我。

母亲看到我要被打,顿时如发了疯的母狮子一般,冲到后场拿了菜刀!她杀气腾腾地指着三个女人:“欺负我就算了,敢动我闺女一根汗毛试试?”说着将菜刀大力地砍在木凳上,木凳“咔擦”一声,裂出一个大口子!三个壮女人被母亲凶神恶煞的样子吓住了,心里有了怯意,撂下几句不痛不痒的狠话,慢慢退出店去。

母亲生平第一次早早收摊,拉着我里里外外仔细检查了一遍,“有没有伤到?你说你一孩子跑过来干啥,她们就是来撒气的,我挨两巴掌也就算了,你凑上来干啥?被她们打一顿可怎么是好?”我看着母亲对我关切的眼神,又想起刚才母亲那暴怒的样子,生平第一次下了狠心——我要好好读书,给她争气!

也许真被母亲的狠劲吓住了,菜刀事件后,同行私底下都说母亲不是善茬儿,不能惹。我们也算平安地度过了县城的最后几年日子。

高考的时候我以全县第一的好成绩考上了南京大学!母亲继续在这七平方米的小空间里忙活着。但是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嗓门也越来越大了。整条街都知道她有个好女儿,有出息,读了好大学!还有传言说这夹缝小店风水好,高考出了个状元!

大学毕业后,我进入了一家企业市场部担任助理,几年后升职成副经理,工资涨了一大截。我劝母亲关掉这七平方米的小店,跟着我享享清福。母亲不肯,“我还能干得动,你以后买房结婚都需要钱,我还想靠这店面给你攒一副嫁妆呢!”

直到县城规划整改,小店要被拆掉。母亲看着墙上大大的“拆”字叹气,“十几年了,真是舍不得啊!”说完转过头竟抹起了眼泪。

这间仅仅七平方米的服装店,满满都是母亲对我的爱。这七平方米的母爱成就了现在的我;这七平方米的空间承载了我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回忆。

我掏出车票放在母亲手里,“妈,你卖服装赚的钱,我一分也没舍得乱花。加上我这几年的工资,女儿在南京立足了!我买了房子,不大,只有七十平方米,但是足够我们母女俩住了。以前您养我小,现在,该我给您养老了。”

母亲刚刚擦干的眼泪又掉了下来,我知道,这次是幸福的眼泪。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