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请让我做你的锦上花

杨世莹

徐慧遇见于家成的时候,是在三万米的高空。从成都飞往青岛的飞机上,两人刚好坐在一起。后来飞机因遇到强对流天气而出现颠簸,虽然空姐一个劲地安慰大家别紧张,于家成还是吓得紧紧抓住椅子的扶手,他脸色苍白,冷汗直冒。坐在旁边的徐慧看他一个大男人吓成那样,又好笑又有些同情。她一边让他深呼吸放松身体,一边轻声安慰他。

徐慧的轻声细语与镇静似乎有一种魔力,于家成渐渐放松下来。他不好意思地告诉徐慧,他有严重的恐高症,平时出差不是高铁就是火车,要不是单位有急事让他回来,他也决不会选择坐飞机。

徐慧表示理解。成年人的世界里,总有太多的不得已。

他们就这样认识。回青岛后,联系也渐渐多了起来。直到于家成连续一个月每个周末都约她吃饭看电影,徐慧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于家成这是在追求她。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于家成都是一个可以持续发展的良人,收入不错,体健貌端,除了有些恐高,他有着成熟男人所特有的睿智与包容。

但她不敢确定,在经历过李参之后,她是否还有勇气再步入另一段感情。

她和李参,是在一次聚会中认识。

和其他一路美到大的女孩不同,徐慧长得太一般了,她鼻子不够挺,眼睛不够大,属于扔到人堆里随时会被湮没的那类女孩。上大学时,别的女生都在一个接一个地谈恋爱,她却总是有本事把心仪的男生变成哥们儿。毕业后,她也相了很多次亲,却都没了下文。

所以,当那天她和李参恰好坐在一起,而李参在帮她夹菜时不经意地夸她:“其实你可以多笑笑,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就像春风吹皱了湖面”时,徐慧的内心,真如千树万树梨花开。

身为职高教师的李参看起来温文尔雅,身高也有178厘米,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那次聚会不久就开始约她。

徐慧颇有些受宠若惊。连她的家人和闺蜜看到李参,都有一种徐慧捡了漏的感觉。

他们也曾有过幸福时刻。

冬日的晚上,他们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她枕在他温暖的肚皮上,他一边给她剥瓜子,一边不时把挡着她眼睛的碎发别在她的耳后。

徐慧有过敏性鼻炎,每到换季时就鼻塞打喷嚏,李参便四处托人为她寻找医治的良方,后来打听到用盐水洗鼻子能缓解不适,他就每天早晚先准备好盐水督促她坚持洗。

她的鼻炎就这样神奇地被治好。

可是,不记得什么时候,李参开始对她挑剔起来。

他嫌她懒,为周末的早上她总赖在床上而发脾气。她只好每个周末睡眼惺忪地起来陪他跑步。

他不喜欢徐慧买衣服和贵一些的化妆品,理由是她穿什么和抹什么都一样。徐慧的衣柜里,从此就那几件衣服孤零零地挂着。

有一段时间,因为负责一个项目,徐慧需要经常加班。从公交站台到他们住的地方还有很远一段距离,那段路人烟稀少,没有路灯。每次走过,徐慧总要深吸一口气,一路小跑回去。她跟李参撒娇,希望他能在路口那儿接自己,李参却总有理由拒绝,上班太累了、要和同事一起聚会了,等等。

后来她再不向李参提及,走过那段路时,总觉得自己比单身时还要孤单。

接下来的一件事,却让她彻底死心。

那次,徐慧的弟媳带小侄女来她家小住。李参表现得很不耐烦,他一直阴着个脸,时不时摔摔打打。可四五岁的孩子看不懂大人的脸色,一次,小家伙一边看电视一边在沙发上蹦着叫着,正在屋里休息的李参再也忍不住,跑到客厅大声嚷:你们还有完没完?这个家还让不让人待了?说完,他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去。

他居然一点面子都不愿意给她。

小女孩吓得当场愣住,弟媳妇进屋收拾东西就要走,她抹着眼泪说:姐,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那天正下着大雪,弟媳妇坚持要走,她送她们去车站,雪粒子刮到脸上如同刀子,连同她的心,也被冻得冰冷冰冷。

他们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终至无法跨越。那段时间,他们时而冷战,时而争吵,争吵时,就以最恶毒的语言来攻击对方。

看着镜子中歇斯底里的女人,徐慧特别害怕。

后来,徐慧提出分手,李参同意了,但他要求这几年两人的花销,包括房租水电什么的,都要平分。

徐慧统统答应。她把钱给他,迅速搬走。

后来她想,当初李参之所以追求她,也并不是因为有多爱她,只是因为他觉得她性比价较高,恰好是那种经济适用女吧:不用费心思去追,不用花金钱去哄,只需一点感情的养分,她便可以茁壮成长。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徐慧都整夜失眠,从26岁到29岁,她把自己最美好的岁月给了李参,换来的,却是他毫不留情的践踏。

和李参分手后,徐慧不再把感情当作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她比男人还能吃苦,出差加班成为家常便饭。周末,她又报了网课,提升自己。

她成长得飞快,升了职加了薪,前途一片光明。

但她从未想过,爱情还会再来叩门。在她33岁这年。

于家成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他很坦白,他和徐慧刚开始交往,就坦白了自己的收入,财产及家庭情况。他说,关于我的一切,你有什么问题,尽可以问,我知无不言。

他比徐慧长一岁,曾有过一次短暂婚姻。

年轻时的于家成,还是年少轻狂的模样。作为典型的金融男,他身边的朋友同事,很多都以女友年轻貌美为荣。他落入窠臼,不可免俗。

他交往了一个女友,小他5岁,典型的肤白貌美大长腿,不论去哪儿带着,都特别有面子。看着别人艳羡的目光,他自己也很得意。

虚荣让他忽略一切差距。他们很快结婚。

婚后的于家成,方才体会到三观不合带来的苦恼。

小娇妻婚后就辞了职,她不爱做饭,总点外卖。每天自己打扮得时尚漂亮,家里东西却扔得无处下脚。于家成每天下班还得收拾家务,连喝一口热水都得自己烧。

元宵节看灯,他感叹说:真是东风夜放花千树。她说,屁咧,不就是个灯嘛。他恐高,她偏要拉他去走玻璃桥。他不去,她就哭着闹着说“你不爱我了”。他觉得真心累,他不是娶了个老婆,而是找了个女儿。

后来她去了国外,外面的世界让她眼界大开,她很快便看不上无法陪他再整夜游玩的于家成。他付了一笔不菲的分手费,两人就此一别两宽。

碰到徐慧的时候,是于家成最狼狈的时候,他惊诧于她处变不惊的镇静,以及那份对陌生人发自内心的善意。而接触下来,她对工作的认真负责也让他心生敬意。

时光让徐慧早已不再是那个曾经在爱情里委曲求全的姑娘,对她来说,爱情只是锦上添花,有,固然好,没有,她亦能在这个世界安然无虞地过下去。

于家成,愿意当她的那朵锦上花。

而她,亦慢慢习惯了有他。

她不喜歡吃香菜,于家成便帮她一根一根挑出来。她喜欢周末的早上赖床,他便悄悄起来为她准备早餐。什么节日,她都收到礼物,哪怕是国庆节这样的节日,她都收到一个精致的红旗小胸针。

他们一起手拉手去菜市场买菜,他做拿手的红烧鱼,徐慧负责夸以及吃。看着吃得正欢的徐慧,于家成笑得很慈祥。

他尊重她每一个微小的愿望。徐慧偶然说起,大学毕业后就没再回过母校,他便放下手头的工作,带她重温她的大学生活。

他用自己的方式温暖着她,改变着她。看着她慢慢卸下盔甲,笑容爬上眼角。

他们没能在最美的年华相爱,却在最恰当的时间相遇。再早一些,看脸的于家成不会选择徐慧,而徐慧,也会因为不够强大而无法展示自己的内核。如今的他们,被时光打磨出温润光泽,才会在交错而过时恰好照亮对方。

他们牵手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周围是来来往往活泼打闹的大学生们,阳光照着他们,光明耀眼,一切如同画卷慢慢铺展。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