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6位老闺蜜组团开餐厅:这是俺们的养老方式

春天



在杭州萍水西街有一家名叫“舌品天下”的小吃店。这是一家特别的小吃店,老板是6位阿姨,平均年龄50岁,她们之中有的已经退休,有的还在经营自己的产业。和一般创业者不同,她们收入优渥,并不需要在事业上继续拼搏。然而,她们对生活仍然热血沸腾。在6位阿姨看来,这样的养老方式有活力、有张力、有意义。

退休生活太无聊,闺蜜组团开餐厅

陈笑媚浙江台州人,今年52岁,在当地一家农业银行工作。2018年4月,陈笑媚正式成为退休大军的一员。从朝九晚五按部就班的工作陡然过渡到自由散漫的生活,陈笑媚觉得很不适应。她学着其他人的样子,靠打麻将、聊天消磨时间。可这点娱乐活动除了让她更加空虚迷茫,并没有别的帮助。陈笑媚渴望重新投入到社会中,人群中,渴望与这个时代再次紧密接触。

和陈笑媚有同样想法的还有李茶花,李茶花是陈笑媚的闺蜜,退休之前她在餐厅做面点师,而现在她只能和陈笑媚组牌局。有时麻将玩到一半,李茶花会突然盯着自己的手看,想着从前手中光滑洁亮的面团此时被麻将取代,她忍不住长吁短叹。“天天除了打麻将就是聊家常,这日子过得一点意思没有。”李茶花百无聊赖地扔下麻将,对陈笑媚说。陈笑媚赞同地点点头:“是啊,这日子我也过够了。”李茶花将双手举在自己的面前,手心手背来回看,不无感慨地说:“要是能干回老本行多好,我这二十多年的面点手艺一下丢了还真舍不得。”陈笑媚突然想到什么,身体为之一振,激动地说:“要不开个小吃店吧?你能继续干你喜欢的面点,我也能多跟人接触接触,老闷家里真要被时代淘汰了。”

第二天,陈笑媚和李茶花叫来了各自的闺蜜。王木兰,现在一所学校里兼职做营养师。王爱慧,目前正经营着一家干洗店。张晔是服装加工厂的老板。杨美珍,之前做过餐饮,现在是一家沙场老板。趁大家都在,陈笑媚和李茶花把她们想开小吃店的想法说了出来。两人话音刚落,闺蜜们便热火朝天地讨论开了。就在大家三言两语地表示支持时,杨美珍却多了一些担心:“咱们这几个人里,除了我和李茶花有一些餐饮经验,其他人都没干过,想要开小吃店我怕有点难。”

杨美珍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小吃店听着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要操的心和大饭店差不多。“要不我把我老公也叫过来,他是大厨,经验比我们丰富,咱们也正好多个男帮手。”李茶花提议。闺蜜们很快采纳了她的建议,一个大难题就此解决,她们顿觉轻松不少。

“呃,我还想考虑考虑。”一直没发言的王木兰突然开口。闺蜜们纷纷转过头一脸疑问地看向她。王木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家里还有女儿孙子,他们一日三餐都要我来搭配,我一走他们就没人照顾了。”陈笑媚理解王木兰,她的身边像王姐这样的女性太多了。陈笑媚没有急着说服王木兰,只是让她回家后问问孩子的意见。

王木兰最终还是加入了闺蜜团,女儿觉得母亲已经为他们付出太多,现在该为自己打算生活。

小吃店开张不易,闺蜜团死磕到底

小吃店的首要问题是选址。台州肯定不行,闺蜜团们一致认为既然要做餐饮,那就一定要选人流量多的地方。她们几经商量最终将小吃店直接开到了两百公里外的杭州,经过反反复复地比较后,2018年9月,她们在杭州萍水西街选好了店铺。

这是一块新开发的地段,有各色小吃还有大型超市。闺蜜团物色好的店铺同属于超市主人,租金一年十万。合同一签好,大家立刻有了时间就是金钱的紧迫感。才不过两天,她们就在小吃店附近找到了合适的宿舍。宿舍一百三十多平方米,每月房租5800元,四室,大家挤挤凑凑刚刚好。

一个月以后,装修全面竣工。闺蜜团们在小吃店的入口处,砌了一方吧台,舌品天下四个字的首字母大大的印在吧台面上。吧台左边是用餐区,由一张长条桌两个卡座组成,风格简洁颜色淡雅。长条桌上悬着十余盏时尚创意灯,与之对应的墙面上挂着三幅装饰画,分别是:匠心、和面、手工。

万事俱备,只剩分工。考虑到小吃店的面积不大,大家决定不招员工,所有大事小情通通自己动手干。李茶花负责小笼包、烧卖。王木兰负责养生粥、养生汤。王焕荣做商务套餐。王爱慧给大厨配菜,切菜,买菜。张晔专做小馄饨、大馄饨、拌面。陈笑媚负责收银。杨美珍是勤杂。至于工资,平均分配。

就在大家风风火火地为开张做准备时,闺蜜团们迎来了创业路上的第一盆冷水:小吃店没有相关证件不能营业。陈笑媚原以为这事很简单,带上各种材料就能办成。可实际上,办理餐饮店证件非常复杂,她们只能求助于超市老板代为帮忙。于是,从2018年11月小吃店装修完毕开始,闺蜜团们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一间出租屋,一行七人毫无意义地消耗时间,这样沉闷的氛围让大家心急如焚。“要不我们先回去吧?在这待多久是个头啊?”有人心急地说。“可是回去了,万一证办下来了咱们又得往回折腾,又要租房子搬东西,更麻烦。”有人反对。“麻烦是麻烦了点,可能节约点房租啊。这房子一个月五千八,咱们什么时候能开张还是未知数,算上每天的吃喝,时间长了大家都吃不消。”又有人说。一时间,房间安静了。

大约两个月后,超市老板拍着胸脯说证件办得差不多了,估计很快可以开业。可如愿以偿常常伴随着好事多磨,就在闺蜜团们准备开业时,超市老板告诉她们,证件暂时办不下来,大家还要继续等。晚上,大家陆续给家人打电话告知近况。让大家没想到的是,电话里的家人们像是全部统一口径似的,鼓励她们不要放弃。2019年2月,小吃店终于开张了。

小吃店如愿开张,闺蜜团开启花式养老

开业第一天是兵荒马乱的一天,尽管在开业前,大家已经各司其职地演练了数遍,可一到实战,还是乱了阵脚。尤其是到了饭点,几拨客人一起进门,所有人便如临大敵。看粥铺的大姐热心地为没来得及被招呼的客人点单。而想要粥的客人却只能站在饭厅大喊:“这粥怎么盛啊?”收银员听到后赶紧奔过去,为客人的碗里盛满汤粥。然后源源不断的客人在空荡的收银台前排起长龙……整整一天,大家在混乱中忙得晕头转向。

深夜十点,舌品天下终于打烊。闺蜜团们一起清洗完所有的餐具后,坐在长桌前开起了会议。收银员陈笑媚一想到大伙今天的表现,就忍不住笑:“我站那收银,一会听见客人喊:‘我要的是馄饨,不是饺子。一会又听见客人喊:‘我的粥呢?怎么还不上?我着急跑过去对单子,才发现原来粥上错桌了,已经被那桌客人吃了一半。”看粥铺的王姐说:“我倒是啥都干了,一会去招呼客人,一会收拾桌子,就是把自己的活忘得一干二净。”“没事儿,收银员帮你打粥去了!”陈笑媚指着自己的鼻子哈哈大笑,接着所有人都捧腹大笑起来。那一天,小吃店一共收入五百多元,除去房租菜金等所剩无几,但大家仍然高兴。

目前,小吃店已经营业两个月,大家配合得也越来越默契。凭借对食材的高要求,有相当一部分食客成了舌品天下的忠实顾客,其中有几位陈笑媚印象深刻。一位是来杭州工作的年轻人,从小吃店开业一直吃到现在,基本上一天三顿都在这里。陈笑媚问他原因,他很真挚地说:“我喜欢吃你们的饭,有种家里的味道。”还有一位中年人,先是自己来吃后来拖家带口地一大家子来吃。陈笑媚上前表示感谢时,中年人笑着指向厨房与餐厅连接处的窗口说:“我从这看到过你们做饭,菜都很新鲜,肉也是很好的土猪肉,所以我才放心带孩子老人一起吃。”陈笑媚乐得眼睛眯成了缝,客人的认可是对她们匠心的最大安慰。

由于小吃店深受食客喜欢,闺蜜团们原定的八点毕餐最后推迟到十点。延长营业时间,也意味着增加了所有人的劳动量,闺蜜团们常常要到深夜十一二点才能入眠。即便如此,大家却始终精神饱满。她们说,只要看到食客吃得高兴,所有的累便都值得了。陈笑媚仿佛又看见银行窗口外,客人满意的微笑;李茶花隔着厨房似乎也能看到食客津津有味的样子;而王木兰看到小朋友大口喝粥就如同看到了自己的小孙子般心满意足……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