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案中案牵出一场谋杀,90后弟弟冷血成魔

木辰

2019年9月12日,北京市丰台区发生一起车祸。虽然撞击不严重,但车主程泉却离奇身亡。经侦破,凶手竟是程泉没有血缘的弟弟何鹏,他为何要毒杀哥哥?兄弟俩到底有何恩怨?

重组家庭涌动看不见的风云

何鹏1991年出生于北京,初中时母亲因乳腺癌离世,父亲带着他与赵玉娥重组家庭。赵玉娥是北京人,有过一次失败婚姻,也带着个儿子叫程泉。他比何鹏大1岁,乖巧懂事,深得何文昌的喜欢。婚后,这对半路夫妻共同出资,在丰台区五环外购置了一套110平方米的三居室,房屋产权一人一半。因父母感情融洽,何鹏与程泉关系一直不错。2009年,程泉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某著名高校。一年后,何鹏被北京一所二类大学录取。

兄弟俩都想本科毕业后出国深造,因家里只能供一个留学生。反复权衡后,夫妻俩觉得程泉读的是名校理科,留学后发展空间会更大,决定送他出去。何文昌与赵玉娥口头协定:两人百年后,房屋产权归何鹏单独所有。

程泉情商智商都很高,寒暑假回国,他给继父带甜冰酒,送给弟弟的礼物或是限量版手办,或是NBA同款的球衣。程泉的懂事和暖心,化解了何鹏的心结,兄弟的关系似乎恢复到从前。

2015年6月 ,程泉顺利完成研究生学业,回北京发展。程泉选择去一家留学机构上班。2016年春节后,程泉拿出上班的9万元积蓄,又向同学借款11万,注册了一家留学中介公司。仅4个月,程泉不仅还清了11万元借款,还略有盈余。

2016年6月3日,是何文昌51岁生日。程泉体谅父母的不易,特意请一家人到酒店庆贺,花1500元点了满满一桌美食。看着满桌自己从未吃过的菜,何文昌热泪盈眶:“儿子,爸爸从没想到会有这一天,我享你的福了。”父亲夸赞哥哥,无形中就是贬低自己,何鹏心里很不舒服。

7月中旬,何鹏研究生毕业了。他也想重复哥哥的成功,先找份工作干着,再辞职创业。然而,他的学历不过硬,加上学的是人力资源管理专业,求职连连碰壁。

何文昌向妻子求援:“上次你妹妹要将程泉介绍到银行部门上班,他不愿去。要不你再去跟她说说,让她帮忙介绍何鹏进去吧。”丈夫一向善待自己的儿子,这个忙得帮。为感谢妻子,何文昌撕毁从前的口头协议,承诺赵玉娥半套房产的继承权依然归程泉。不久,夫妻俩将房产过户给何鹏和程泉。房产证上写的是两人的名字。

何鹏在柜台办理业务,月薪不低于8000元,中午的工作餐也很丰盛,每年还有20天年假。看看身边同学或待业,或委身私人小公司,他颇为知足。2017年6月,何鹏无意中得知,程泉的公司半年就盈利53万元,何鹏骨子里的不安分又冒了出来……

借钱不成反遭车祸

2017年4月13日,赵玉娥在家擦玻璃时突发心梗。何文昌一边打电话通知继子,一边惊惶将妻子送医。还未到达医院,赵玉娥就去世了。何文昌不由对程泉多了一份疼爱:言语中更充满了温情;遇到程泉加班,尽管何鹏饿得嗷嗷叫,也要等程泉回来才开饭。

在何鹏看来,这都是因为程泉比自己混得好,才让父亲变成了“势利眼”。2017年10月9日,何鹏为储户办理业务时再次出错,部门主管当众将他尅了一顿。何鹏无地自容。中饭后,他悄悄给程泉打电话:“哥,我想辞职开家信息咨询公司,你借我20万元启动资金吧。”随后,程泉与继父取得了联系。得知儿子要辞职创业,何文昌愤愤对继子说:“你弟弟太不懂事了,你一分钱也不能借给他。”

几天后,何鹏赶往哥哥的公司,追问资金准备得怎么样了?程泉谎称:“对不起,写字楼最近又涨租金了,我一次性缴了18万,实在没钱借给你。”

2018年3月10日,何鹏无意中得知好几位同事在炒期货,有的一个星期就挣了50万元。他不安分的血液沸腾了。两天后,何鹏赶到姑姑家借房产证:“单位准备发行内部债券,收益比银行高多了。我想将房产证抵押贷款认购20万,半年内我就将债券抛售还清贷款,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后遗症。”姑姑没有多想,爽快地将房产证借给了他。

一个星期内,何鹏就将房产证抵押给银行,贷款60万元。他将这笔钱全部用来炒期货。期货市场风险相当高,何鹏是不折不扣的菜鸟,好不容易靠运气挣了几万元。哪知不到半个月,又赔了十多万元。到2018年7月,60万竟缩水成26万。他将26万还给了银行,还欠银行本金34万。

11月4日傍晚,走投无路的何鹏,骑着电动摩托车来到哥哥的公司,向他借20万。程泉推说公司资金紧张,拒绝了。

此时已是晚上8点,下起了冷雨。何鹏负气骑着摩托车往回走。途径京良路时,因车速过快,加上雨天路滑,他连人带车栽进路边1米多深的道沟里……接到交警打来的电话,程泉与继父几乎一前一后赶到医院。何鹏颅内出血,左腿粉碎性骨折,院方正在紧急施救。程泉不堪内心的压力,哽咽着说:“何爸爸,对不起,弟弟出车祸我有责任。”接着,他详细讲述了自己拒绝弟弟借钱,及两人发生冲突的事。

这时医院通知家属缴费,何文昌只有区区3万元积蓄,急得团团转。为拯救弟弟,也减轻内心愧疚,程泉主动往医院户头上注资23万元。

案中案牵出惊天谋杀

11月6日,昏迷两天两夜的何鹏终于苏醒,脱离了生命危险。何文昌喜极而泣,程泉的心也松绑了。

两个月后,何鹏伤势痊愈,但左腿比右腿短了4厘米,走路一瘸一拐,成了残疾人。2019年4月,何鹏重返银行上班。因为形象原因,他被调往后勤部门打杂,月薪降了2000元。雪上加霜的是,女友董娜又在这时向何鹏提出分手:“我不可能嫁给一个残疾人,咱们的关系到此为止。”说完决绝离去。

左腿残疾,让何鹏的人生变得异常艰难。几番思索,何鹏决定与表弟段云峰联手谋害程泉。他对表弟说:“是程泉将我害到了这种地步,我不能放过他。咱们神不知鬼不觉地做了他,反正他也没什么亲人。事成之后,我给你40万。”段云峰是河北人,漂在北京,一直没有固定工作,生活艰难。经不住利益诱惑,他答应了。

如何给程泉下毒,又成了何鹏面临的另一个难题。一番思忖,他心生一计:程泉酷爱豆腐乳,而父亲见到红色就反胃,一口不尝,他决定在豆腐乳里做手脚。一个星期后,何鹏借口行动不便,上班路途远,向父亲提出搬出去住。何文昌虽不愿意,但为了儿子上班方便,答应了。期间,何鹏让段云峰调配好哌甲酯剂量,为投毒做准备,以便让程泉慢性中毒身亡。

此后一连几个周末,何鹏打着探望父亲的幌子回家,实则在程泉最爱吃的豆腐乳里投放哌甲酯。9月12日,程泉驾车上班途中突发心脏病,导致轿车失控,撞到了路边的灯杆上。执勤交警赶到现场时,程泉已身亡。轿车撞击不严重,程泉怎么就死了?交警都有些疑问。因赵玉娥死于心肌梗死,程泉的生父及亲戚,都以为他死于心脏病。只有何文昌心生疑窦:程泉身体一向不错,半个月前他组织公司员工体检,心脏也没问题。

车祸第二天,何文昌向民警说出心中困惑。办案民警在征得程泉的亲属同意后,对其进行尸检。法医发现程泉体内的哌甲酯严重超标,由此得出結论:程泉系中毒身亡,并非死于心脏病。

办案民警对程泉家中食物一一排查,在未吃完的豆腐乳中发现了哌甲酯。何文昌及儿子成了最大嫌疑。不想9月14日,段云峰报警,说程泉是何鹏谋害的。原来两天前,何鹏通知表弟,说警方在调查程泉之死,万一问他,让他一问三不知。自己是害死程泉的帮凶,段云峰胆战心惊。几番心理挣扎,他主动自首,希望能宽大处理。

这个触目惊心的案中案让警方都惊骇不已。何文昌得知儿子的罪行,几次昏倒在地。从父亲那里得知,哥哥拒绝借钱给自己,都是父亲的主意。而且自己车祸住院花费的二十多万,也是程泉垫付的,何鹏落下了懊悔的泪水。目前,何鹏、段云峰已被丰台公安分局刑拘,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可怜无辜的程泉,一心呵护弟弟,却枉送性命,实在令人扼腕心碎!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