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一名男护士写于武汉的“与妻书”

张达明


亲爱的老婆:

知道你今天产检一切顺利,我心里终于轻松些了。我把咱们孩子的B超给在武汉的兄弟们看了,他们都说特别可爱。

听咱妈说,今天你去做产检,别人大多有老公陪着,只有你是婆婆陪着。来武汉50多天了,作为一名护士,我尽到了自己的责任,但作为一个丈夫,我欠你的太多了。

1月27日,几乎在确定你怀孕的同时,我也收到了支援武汉的通知,我什么都没说,把手机递给你看,你只跟我说了一句话:回家,收拾东西去。

路上我把车开得飞快,咱俩还是谁都不说话。认识这么多年,印象里,那应该是咱俩说话最少的一天。其实一路上,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但都憋在胸口说不出来。

直到在机场临出发前,你才趴在我耳朵边开了口,让我照顾好自己,我也只说了一句,“在家等我”。

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到了武汉以后,我跟你说的话也不多,特别是病房里的事。我相信你在新闻里已经看到了不少我们正在经历的事情,不管是走出隔离病房后的大汗淋漓,还是护理插管病人时的感染风险。我不想再亲口跟你说一遍,这是为你好,也是为了咱们的孩子好。

我把自己每天的工作说得轻描淡写,说更重、更危险的活儿都是同事在做。你顺着我的意思,还责怪起我偷懒、欺负别人。你就是一名传染病医院的护士,怎么会看不出我在撒谎呢?可能这就是一种默契吧,两个护士之间的默契,一对夫妻之间的默契。来武汉之后,我只害怕过一次,也是因为你。那天你去做排除宫外孕的检查,看错了检测数据的日期,以为出了问题。我在电话这头安慰你,其实那会儿我拿东西的手都在抖。

这几天,看见那些医疗队撤离的视频,你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没法给你一个准确的日期,但应该很近了,病房里的病人都在好轉。

之前我们病区有一个女患者,年初时刚生了孩子,还做了手术,住进来时身体特别虚弱。她特别惦念自己的孩子,我们同事帮她找来手机和家人视频,看见孩子的模样,她一下笑了出来。看见她我就想起了你,我越来越能体会,一个女人十月怀胎的不易,以及为人母、为人父的那种喜悦。

我已经想过咱们孩子的名字了,如果是女孩,就叫袁援,援助的援。我们医疗队每个人都领到了这次支援武汉的纪念证书,我会一直保存好,将来拿给咱们的孩子看。

我要把这段经历原原本本地讲给他(她)听,不止是证明我这个爸爸有多棒,也希望他(她)能明白,在国家遇到困难的时候,一个普通人可以做些什么。

2020年3月20日  袁磊写于武汉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