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女人 » 正文

“顶缸”稚子之死:四个大人荒唐着“迫不得已”着

金金

2019年8月底的一天早上,付小娥刚从卫生间呕吐出来,婆婆马贵云就拦住了她,直截了当问她是不是怀孕了,要不要陪她去医院查查?

付小娥一时慌乱不已。

怀孕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

一丝侥幸:压抑的雇主在躁动

付小娥,时年28岁,河南省方城县农村人,6年前与大她1岁的老乡宋胜奎结婚,可婚后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宋胜奎让付小娥去检查,结果被查出患有多囊卵巢综合征,受孕比较困难。

宋胜奎没少给付小娥脸色看,婆婆每天的冷言冷语也很刺耳。家里待不住,付小娥也不想跟着老公去深圳打工,央人介绍到郑州做起了保姆,上个月刚刚辞工回家。

例假一直不来,付小娥用验孕棒测了一下,惊恐地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本想偷偷去趟医院解决了,还没来得及安排,就被精明的婆婆看出了端倪。

付小娥想不出借口,支支吾吾默认了。婆婆马贵云心情复杂:多年不育的儿媳终于怀孕,宋家能扬眉吐气了,然而儿子宋胜奎年初就去了深圳打工。思虑再三,马贵云将信息告诉了远在深圳的儿子。

第二天,宋胜奎就赶回了家。不等付小娥说话,宋胜奎就骂开了:“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怀了野种,我非把你腿打断不可!你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我杀了他。”付小娥跪在丈夫面前哭成泪人,坦白了一切。

付小娥在郑州的雇主叫程淑玲,时年45岁,是郑州市一家国营进出口贸易公司的高管。她老公孟伟军44岁,是一家事业单位的职工。儿子孟磊15岁,在郑州实验中学读初三,学习成绩很优秀。

2018年4月,程淑玲升任公司主抓业务的副总,工作更忙了,根本顾不上家。孟伟军工作倒是轻松,但他一下班,就同朋友下棋,对家务事基本不通。程淑玲没少抱怨他。儿子已经到了考高中的关键时刻,自己又不能耽误工作,不得已,程淑玲只好请保姆。

程淑玲左挑右选,相中了付小娥。付小娥文静内敛,做事干净利落。最重要的是,付小娥同程淑玲老家是一个镇上的,程淑玲找人打听了,她全家都是本分人。程淑玲和丈夫对她十分满意。付小娥嘴甜叫程淑玲“姐”,叫孟伟军“姐夫”。只是不知从何时起,孟伟军对付小娥竟有了非分之想。

孟伟军后来对付小娥讲,其实他是有苦衷的。程淑玲升职后,每天累得筋疲力尽,回到家倒头就睡。孟伟军向她提要求,程淑玲就责备他不体贴。

更没想到的是,2018年8月,程淑玲又因子宫肌瘤做了手术。出于对妻子身体的考虑,孟伟军没敢向妻子提过要求。难以忍受压抑的孟伟军甚至萌生过去找小姐的想法,可到底没这个胆子。

对孟伟军躁动的心理,程淑玲一直蒙在鼓里。她关心更多的是儿子的学习,他能不能考上重点高中,就看这最关键的一年了。

2019年1月初的一天,孟伟军看到付小娥在厨房抹眼泪,关心地问她怎么了,付小娥擦着眼泪答道:“家里在老家县城买的那套房,首付款还差5万元,我婆婆打电话让我寄2萬回去,我一下子哪拿得出那么多钱!”看着付小娥愁眉苦脸、梨花带雨的样子,孟伟军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我要是帮了她,再向她提出要求,她是不是不会拒绝我呢?”

那晚,孟伟军失眠了,翻腾了一夜没睡好。他思来想去,觉得付小娥是最合适的人选,知根知底不会染病,结过婚又不会赖上他,也省得去外面提心吊胆,容易被警察抓到。

孟伟军家虽然不差钱,但他每月工资都如数上交给老婆。手里能支配的1万多元,还是他偷偷攒下来的。强烈的渴望让他顾不了那么多了。

周末,孟磊照例去补习班上课,程淑玲去参加同事的婚礼。孟伟军对付小娥说:“你家真的急需用钱?我可以给你。”付小娥惊喜地问:“真的?”孟伟军接着说道:“我不可能一下子给你那么多。你答应我的要求,每次我都付给你钱。”

付小娥当然明白孟伟军指的是什么,她沉默了。付小娥和宋胜奎感情基础并不深厚,因为孩子的事情,时有争吵,而且,她年纪轻轻和老公分居,也有她的需求。但宋胜奎脾气暴躁……

孟伟军见她犹豫不决,说道:“你不是正缺钱吗?各取所需,有什么不好?而且只有你知我知。”

付小娥对孟伟军是有好感的,他脾气好,平时对她也是诸多关怀。思前想后,她半推半就点了头。事后,他给了付小娥1000元钱。

接下来,孟伟军趁着妻子工作忙碌无暇顾家,频频找机会同付小娥发生关系。

一念荒唐:不孕的丈夫顶了缸

尽管两人做得十分隐秘,但毕竟是在程淑玲的眼皮底下进行,有一次差点被撞见。

2019年6月底的一天,程淑玲临时回家拿文件,刚好瞧见孟伟军从付小娥房间出来。孟伟军吓得一颤,付小娥急中生智:“刚才姐夫被灰迷了眼,让我帮他弄出来。”程淑玲着急开会,没说什么便走了。孟伟军意识到危险,他决定从中抽身。

不久,中考成绩出炉,孟磊被市重点高中录取。因他考取的是寄宿学校,程淑玲把付小娥工资结清后,付小娥回了方城老家。

回家不到一个月,付小娥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因严重的妊娠反应,婆婆也很快察觉。

此刻,付小娥不敢坦白自己出轨,而是把责任推到家里缺钱和孟伟军存心引诱上。付小娥哀求说:“我也是一时糊涂,想着尽快筹够首付款。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可我也是为了这个家啊。”

一肚子怒火的宋胜奎得知经过,觉得主要责任不在妻子,都是那该死的孟伟军引诱。他愤怒地拿起一把刀,要去郑州找孟伟军讨个说法。

母亲马贵云冲上去抱住他说:“你先别冲动,我有话要问你。”她把儿子拉到外面问道:“你跟我说实话,付小娥一直没有怀孕,是不是你的问题?”

宋胜奎直呼不可能。马贵云接着又说道:“要不这样,你先到医院做个检查。若你没有问题,咱就让她滚蛋,妈再给你娶一个媳妇。”

马贵云年轻就寡居,为人精明泼辣,宋胜奎一向对她言听计从。两天后,宋胜奎悄悄去县城医院做检查,果然被查出来患有死精症。

马贵云劝儿子:“让小娥把孩子生下来吧。对外就称你在深圳时,她去你那里住过一段时间。”宋胜奎不同意,他万万容不下这个孽种。马贵云同他讲道理:“在农村,没后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你们结婚6年小娥才怀上,又让她去打了,这不明摆着告诉人家你有问题吗?”一番撕心裂肺的痛苦挣扎,宋胜奎终于答应。

这头,马贵云又去做儿媳妇的思想工作。她把宋胜奎的情况告诉了付小娥,让她安心把孩子生下来,说他们会把这个孩子当亲生的。

实际上,这些年付小娥受够了左邻右舍的闲言碎语,现如今,婆婆的决定正合她的心意。

2020年4月20日,付小娥在方城县妇幼保健院产下一个男婴。马贵云惊喜不已,宋胜奎却始终兴奋不起来。宋胜奎虽然顶缸做了孩子的父亲,但心里还是迈不出被戴綠帽子这道坎。这些天来,他一直在琢磨怎么报复孟伟军。终于,他想出一个一石二鸟的办法:孟伟军肯定不敢认孩子,那就利用孩子狠狠敲他一笔钱,自己既得了儿子,又得了钱。

宋胜奎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付小娥。付小娥愣住了,犹豫地说:“这样不好吧。”宋胜奎哼了一声说:“这是他该出的抚养费。难道我们白白给他养儿子,便宜这个混蛋?”

付小娥一想,也有道理:从孟伟军那里要来的钱也是养他的儿子。都是孟伟军的儿子,凭什么孟磊就养尊处优,她生的儿子就要在乡下过苦日子?

再说,孟家那么有钱,他们要一点也不会怎么样,而且,还能让丈夫息事宁人,以后一家人和和美美地过日子。付小娥答应了宋胜奎的提议。

一石二鸟:无辜的稚子丧了命

2020年6月12日,宋胜奎和付小娥带着孩子来到郑州,在柳林路找了家宾馆住了下来。然后,付小娥给孟伟军打电话,约他第二天见个面。

孟伟军对付小娥旧情难忘,便爽快地答应了。

第二天,孟伟军如期赴约。他敲门,见是一个陌生男人开门,还以为走错了,刚要转身,被开门的宋胜奎猛地一把拉进屋里,门哐当一声关上了。

这时,付小娥抱住孩子走过来。孟伟军惊异地问她:“你们这是啥意思?”不等付小娥开口,宋胜奎接过话茬厉声说道:“啥意思?你看看这孩子,哪一点不像你?这可是你和我老婆的孩子。”

孟伟军立即狂叫道:“你别胡说八道,血口喷人。”宋胜奎狠狠地对他说:“你欺负我老婆也就算了,还弄出个孩子,今天你必须给我个说法!”

付小娥把孩子往孟伟军的怀里一塞,附和着丈夫的话,哭着说:“当初你同我发生了关系,你家就辞退了我。这孩子你得认!”

孟伟军看着怀里的孩子,白白胖胖睡得正香,再推算了一下时间,还真有些害怕了,但他还是极力狡辩:“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孩子,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说完,把怀里的孩子往床上一放,起身就要走。

宋胜奎用力把他按下来:“狡辩是没用的,要不咱们就去医院做亲子鉴定?”

孟伟军心存侥幸,同意做亲子鉴定。他们一起在网上选定了亲子鉴定机构,按要求采集了样本匿名寄过去。七天后,宋胜奎收到了鉴定报告,证实了这个男婴确实是孟伟军的孩子。

宋胜奎把结果拍照给了孟伟军,并下了最后通牒:“我们不想为难你,你拿50万抚养费,我们做个冤大头,替你养孩子。将来孩子读书上学都得花钱,我们是在为你擦屁股!”

孟伟军沉默不语。宋胜奎接着说道:“如果你觉得为难,那我们就把孩子抱给你老婆程淑玲,看她养不养!”孟伟军一听宋胜奎要找他老婆,立刻软了下来,低声哀求说:“你们不要找她,容我想想办法。”宋胜奎看他答应,便说道:“我给你三天时间。”

此时的孟伟军肠子都悔青了,后悔不该一时冲动招惹付小娥。回到家后,他不敢怠慢,可又不敢对程淑玲讲,赶紧找朋友借钱消灾。可是,他借了三天,仅仅借了10万元。孟伟军硬着头皮和宋胜奎讨价还价,宋胜奎勉强答应让他半年内分期付款。当天,孟伟军支付了10万元。

8月,孟伟军又支付了5万元。

此后,孟伟军再也没了音讯,打电话不接,发微信也不回。宋胜奎气极了,决定再去郑州找孟伟军。

2020年11月8日下午,宋胜奎拉着付小娥抱着孩子去孟家要钱。程淑玲刚好送孟磊回学校,孟伟军一个人在家。见他们找上门来,孟伟军怕被人听见,硬着头皮把两人让进屋。宋胜奎打量了一下孟家豪华的装修,说:“你痛痛快快把钱结了,我们好走人。”

孟伟军苦着脸道:“我家的钱都是我老婆管着的,15万已经是我能借到的极限了。要不这样,剩下的我每年支付2万,直到孩子成年,刚好50万。”

宋胜奎一听,立刻恼了:“每年2万?打发叫花子吧!孩子我们也不要了,你们自己养吧。”说着,宋胜奎从付小娥手里拽过孩子,不顾他的哇哇大哭,直接丢进孟伟军怀里,转身推着付小娥就出了门。

孟伟军哪敢要,又把孩子丢给了宋胜奎。孩子哭声更响了。俩人毫不顾忌这个小生命,当烫手山芋一样推来推去。当孟伟军又一次把孩子丢给宋胜奎时,宋胜奎一闪身,孩子不小心从二楼摔了下去,哭声戛然而止。付小娥见状,声嘶力竭地叫着冲下楼,宋胜奎和孟伟军也惊呆了……

婴儿因严重的颅脑外伤很快被送进了郑州市人民医院急救室,当天晚上,抢救无效夭折。

宋胜奎、孟伟军和付小娥被郑州市公安局文化路分局带走。付小娥因在哺乳期被取保候审,她一边忍受着失子之痛,一边被身边人指责自私、贪婪、冷血,悔不当初。宋胜奎、孟伟军在看守所里也后悔莫及,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程淑玲在获知详情后,对孟伟军提出离婚……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所涉及单位已做技术性处理。)

[编后]雇主的一时侥幸,女人的一瞬贪念,婆婆的一念荒唐,“顶缸”丈夫的一石二鸟……

一群成年人的“迫不得已”,其实是极端的自私与不负责任的表现,害死了一个可怜的无辜孩子,更是断送了两个家庭的未来。此案当引人深思。

编辑/李雪莲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