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女性 > 时尚 » 正文

河西走廊,我们来了

李健




上半年因为疫情在家憋了七个多月,随着九月开学的好消息传来,我们决定抓住超长假期的小尾巴出去透透气。

但是去哪儿,真是个幸福的烦恼。

备选项有云南、四川、甘肃、青海和山西等地,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去甘肃的河西走廊走一走,因为它能满足我们对于历史、地理、宗教、文化、商贸、建筑、军事等多维度的兴趣。

带娃旅行,历史功课不能省

这里曾是狼烟四起的军事要塞,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得河西者得西域:凉州、甘州、肃州、沙州这些河西重镇的古称,至今作为市辖区名仍在沿用,而甘州、肃州各取一字,则构成了“甘肃”省的名称。

这里还曾是梵音袅袅的佛国圣地,一个个石窟、一代代高僧、一批批工匠画师,一颗颗善心匠心诚心,造就了一座座艺术宝库。

这里曾是沟通中原与西域的丝绸之路,有我们曾在纪录片里看过的诸多“老朋友”,包括《河西走廊》、《敦煌》和《玄奘之路》等,还有我们未曾亲眼见过的很多“新朋友”,包括丹霞、雅丹、沙漠、戈壁(白戈壁和黑戈壁)、大峡谷、草原、雪山等多种地貌和各种美食……

河西走廊,我们来了!

身临其境上堂地质课

到达雅丹国家地质公园之前,会经过“阳关道”,这里的土地变成了戈壁,前面有沙丘,塞外的感觉扑面而来,确实更能理解那些塞外诗人当时的心境和所写的诗词。

到了山上,视野开阔,一览无遗。这里能看见“阳光烽燧”,此处现存唯一的烽火台,虽“年老体衰”了,但依稀还能看见其当年的雄姿英发。

再往前走便到“阳关遗址”。三块石头,有沧桑感,也有力量感。站在此处,居高临下,眼皮底下尽是戈壁沙漠,点缀着包括骆驼刺在内的一些沙漠植物。

终于又一次见到了诗词里面的寄托,这就是旅行的魅力,见未见,见想见。

终于轮到本次行程的重点:雅丹国家地质公园。

“雅丹”是维吾尔语的音译,原意为具有陡壁的土丘。瑞典地理学家、探险家斯文·赫定(Sven Heding)在《中亚和西藏》中,将其在罗布泊周围发现的大面积分布的土丘地貌根据当地维吾尔语的称呼“雅尔丹”音译为“yardang”。后来中国学者再由英语“yardang”翻译过来就变成了“雅丹”。从此,“雅丹”就成为这一类地貌的名称,用来指分布于极端干旱或部分干旱区的一种奇特的以风蚀作用为主的地貌。

这里的戈壁与众不同,以往我们熟知和看见的都是白戈壁,这里却是黑戈壁,戈壁上面有一层细细的黑砾石。上车继续前行,在车上能够看见“斜塔”、“神龟出海”以及“孔雀玉立”等景点,大自然这位杰出大导演确实是鬼斧神工,穿行其中,也是发挥和锻炼想象力的好去处。而景区的这条公路其实更有意思,一直向前,且没有来往车辆,是拍照的天然好去处(注意安全的前提下)。

无论是之前看到的七彩丹霞、平山湖大峡谷,还是雅丹地貌,都是拜天地所赐,都是大自然在几百万年的时间长河中持之以恒的结果,它们才是现在我们所说的真正的“长期主义者”!

在玉门关遗址,兄妹俩交相吟诵与之有关的三首唐诗,妹妹读的是王之涣的《凉州词》,哥哥诵的是李白的《关山月》,兄妹俩最后一道读了王昌龄的《从军行七首其四》。当年,我们在唐诗中认识了你;今天,我们在你面前温故了唐诗。

而后来到访的月牙泉便是让兄妹俩连连称叹。能在沙山环绕之处有这么一片泉水,确实罕见。鸣沙山和月牙泉可谓是大漠戈壁中一对孪生姐妹,“山以灵而故鸣,水以神而益秀”,给人以“鸣沙山怡性,月牙泉洗心”之感。月牙泉内生长有眼子草和轮藻植物,南岸有茂密的芦苇,四周被流沙环抱,虽遇强风而泉不为沙所掩盖。

旅行总结:累并快乐着

结束我们的甘肃之旅,我把这次旅行概括为刺激、高兴与累。

刺激是说旅行中既有张掖马蹄寺让你一直提心吊胆的三十三层天石窟,也有同在张掖让你一直谨慎小心的平山湖大峡谷中的一线天。

让人高兴的就多了,既看到了铜奔马,又看了莫高窟,还看到了丹霞、雅丹、大佛寺、嘉峪关、阳关等一系列的名胜古迹。

累是因为这趟旅行光车就坐了1200多公里,高铁坐了500多公里,飞机飞了近4000公里。每天必走10000步,最多时达到24000多步。

但是,我们的初衷就是出来透透气。就算累,也是一家人在一起,所以,累并快乐著!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