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一定要了解和掌握真实情况”

罗雄

1961年4月1日,时任党中央副主席、国家主席刘少奇回到阔别36年的家乡湖南长沙,进行了为期44天的农村调查。他头戴布帽、身披棉衣、脚踏胶鞋、手撑雨伞,翻山越岭、走村串户、访贫问苦、披星戴月,倾听群众的呼声、记录群众的意见、回应群众的诉求、解决群众的困难,家乡田埂山路上留下了他清瘦的身影和深深的脚印。

住宿养猪场,亲自解决农民住房

刘少奇同志在广州参加完中央工作会议后轻车简从回到家乡,就对湖南省委负责同志说:“我这次回乡调查,如果按你们那样安排,怎么和老百姓打成一片?群众心里会怎么想?哪个还敢向你讲真话啊!如果见不到群众,我们不成了瞎子吗?”

随行的工作人员准备给宁乡县委通电话,立即被刘少奇同志制止了。他说:“你们不要帮倒忙。你这里虚张声势,他那里就会弄虚作假!调查,就要尽可能地把情况搞清楚。好,究竟好到什么程度;坏,又坏到什么地步。关键是不要轻信,不要盲从,一定要了解和掌握真实情况。要有具体办法使人不说假话。”

1961年4月3日上午,刘少奇从省城回花明楼途中,路过宁乡东湖塘公社王家湾大队时,看到土坯墙上有一条醒目的“万头猪场”标语时,立即叫驾驶员停车,欣慰地走进养猪场,看到里面有3头骨瘦如柴的老母猪,难以言说的心酸涌上心头,于是决定终止回家的行程,执意在这破旧不堪、风雨飘摇的养猪场饲料房工作和生活七天。白天下乡,晚上在煤油灯下批阅文件,睡的是土砖门板床,垫的是自带床单;在这里,他从“万头猪场”中看到农村虚夸浮报、农民忍饥挨饿的真相;在弯弯的山道边,他蹲下身子拨开风干的人粪便,看到粪便中尽是难以消化的草根、树皮、谷壳等粗纤维;令他难以置信的是,儿童时代的鱼米之乡,居然找不到铺床的稻草,深感农民吃饭已经成为大问题!

刘少奇同志住宿养猪场时,深入周边的大队和生产队调查,目睹不少社员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他亲自着手解决农民住房问题。1958年至1960年,由于全国掀起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大炼钢铁、对农民实行军事化管理集中居住,人为地破坏了很多农民住房。有的地方实行“三个一批”政策,把农民的房子推倒一批做肥料、拆除一批炼钢铁、占用一批办公共食堂和社队企业,使农民住房大量减少。经调查,湖南省和长沙市人为拆毁房屋达40.33%,长沙县天华大队人均住房只有0.6间,最少的生产队平均4人1间住房。刘少奇同志带着这个问题深入调查,亲自撰写《关于广福公社天华大队房屋情况调查和处理意见》,中共湖南省委印发全省督促解决农民住房问题。他在宁乡县黄材、双凫铺、花明楼、东湖塘等公社调查时,得知全县农民原有住房70多万间,刮“五风”拆掉15万多间,造成住房矛盾十分突出,立即敦促宁乡县委制订《关于解决当前社员住房的意见》,重申党的房屋政策,要求公社、大队、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平调社员的房屋一律无条件退还,并优先退还给无家可归的社员。该文件经过刘少奇亲自审阅交湖南省委转发、送毛泽东批示全国执行,对于解决农民住房问题发挥了重要作用。

为解决一些社员无家可归的困难,刘少奇同志还请乡亲们搬到自己家里居住。村民们不肯搬,因为国家主席的旧居经常有外国人来参观。刘少奇同志毫不犹豫地说:“我向省里说,今后有人参观都到韶山去参观毛主席纪念馆,这里停止办纪念馆。”乡亲们还是不肯。刘少奇同志恳切地说:“拜托大家帮我守屋好不好?”正因为国家主席这句掏心窝子的话,让村民无法推辞,先后有六户村民搬进了刘少奇同志旧居。

蹲点天华村,果断解散公共食堂

1961年4月12日,劉少奇同志来到长沙县广福公社天华大队调查,没想到在这里一住就是18天。刘少奇在天华大队召开了20多次座谈会,作了6万多字的笔记,其中包括召开中央调查组和省委、县委、公社、大队、生产队干部会和社员大会以及手工业工人座谈会等,广泛听取方方面面的意见和建议。通过调查,刘少奇发现,天华大队虽然是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同志的试点大队,群众不敢说真话的现象同样严重。

刘少奇在天华,开会听不到真话,就采取登门走访和个别谈话的方法,从社员群众口中获得了许多真实信息。在天华,他督促公安部门实事求是地为“破坏耕牛案”当事人冯国全父子平反;为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天华大队原党总支书记段树诚恢复职务;果断作出了解散公共食堂的决定;在长沙县试点将人民法庭和公安派出所办到区乡;他还写就了《关于天华大队山林问题调查报告》印发湖南省和全国各地。

1961年4月17日,刘少奇同志在天华大队召开长沙县三级干部会,果断作出公共食堂“办得好就办,办不好就散”的决定,天华大队在全国率先解散公共食堂。为了让农民解散公共食堂后生产生活更加方便,刘少奇同志召集长沙县粮食、轻工业、供销社、商业等职能部门负责人到天华大队现场办公,及时解决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和“种子农药车犁耙”等农民生产、生活物资供应问题。

为了推介刘少奇在天华蹲点调查经验,中共长沙市委印发了《关于认真贯彻当前农村人民公社迫切需要解决的几个问题的意见》;湖南省委印发了《转发“少奇同志的信和中央调查组关于广福公社天华大队房屋情况调查和处理意见”》《转发“少奇同志的信和中央调查组关于广福公社天华大队房屋情况调查和处理意见的补充通知”》《转发李强同志关于天华大队养路工班占用民房与浪费劳动等情况的报告》《批转长沙县广福公社工作队关于处理房屋的问题的两个文件》《转发省公安厅关于长沙县广福公社天华大队社员冯国全破坏耕牛一案的调查报告》。

问计炭子冲,迅速扭转困难局面

1961年5月3日晚上,刘少奇同志终于回到阔别36年的家乡炭子冲。上一次回家,是大革命时期的1925年10月。那年,刘少奇作为一位年轻的著名工运领袖,在文化书社被军阀赵恒惕派特务抓捕,以煽动工人闹事、影响湖南安定为由关押。当时正值国共合作时期,经党组织和社会各界营救出狱后,刘少奇从长沙乘船经上海来到广州,继续领导全国工人运动和白区斗争。这次刘少奇和王光美回到家乡,盛情邀请乡亲们到家里做客,亲自给父老乡亲递香烟、端茶水、发糖果,和久别重逢的亲友拉家常、叙旧情、问长短,偏僻的山村洋溢着浓浓春意。

刘少奇同志为了问计于民,在家里召开了10多次座谈会,在父老乡亲面前,他取下蓝布帽,露出满头银发,恭恭敬敬地向大家鞠躬,恳请讲真话:“我将近40年没有回家了,现在回来了,看到乡亲们生活很苦,作为国家主席,我深感对不起大家,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老百姓懂得“真菩萨面前不能烧假香,真人面前不能说假话”,纷纷道出了埋藏多年的心里话。儿时伙伴李桂生告诉他:“去年(1960年)粮食减产,天灾有一点,但只有三分,安湖塘里还有半塘水可以作证;七分是人祸,都是‘五风刮的人祸!”

为了调整国民经济,刘少奇1962年3月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时提出,当前国民经济处在一种很不平常的时期,即非常时期,必须采取非常的措施。会议同意陈云同志在会上作的《目前财政经济的情况和克服困难的若干办法》的讲话,并决定成立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由陈云同志出任组长,统一领导国民经济调整工作。

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确定进一步调整国民经济的方案。当年底,经济形势开始复苏,农业生产比上年增长6.2%,刹住了连续3年经济指标下滑的势头,实现了国家财政收支平衡并略有节余,消灭了连续4年的赤字,商品供应基本满足计划需求。

1963年7月,刘少奇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准备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关于第二个五年计划后两年的调整计划和计划执行情况的报告》。当年9月召开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确认了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

刘少奇回乡调查的实践,对于提高党的执政能力、解决人民内部矛盾、促进城乡经济协调发展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