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外国政要的“中国书单”

青木

无论中外,政要中喜爱读书者为数不少。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传承的大国,又是新兴崛起国家的代表,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中国”也由此成为难以回避的话题。那么,有哪些外国政要爱读“中国书”,他们都读哪些“中国书”?

美国:总统“中国书单”有真有假

“奥巴马也是他的书迷!”德国《明镜》周刊2016年12月18日称,中国作家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三体》为近几年最精彩的中国翻译书籍之一。

德媒所言不虚。奥巴马是畅销小说爱好者,当年他度假时随身携带四本书,其中一本正是《三体》。奥巴马读的和中国有关的书还有《纽约客》前驻华记者欧逸文的《野心时代:在新中国追求财富、真相和信仰》和BBC记者比尔·海登的《南海:亚洲的权力与斗争》。

美国政治家中读过中国书的很多。尼克松撰写《不战而胜》,在有关表述中坦言“借鉴过《孙子兵法》的思想”。他还声称读过《论语》,访华时曾引用毛泽东诗词中的“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他的国务卿基辛格读过许多关于中国的书,并且写了《论中国》。

有说法称,布什父子都喜欢读《孙子兵法》。这不奇怪,《孙子兵法》是海外发行量最大的中国古代书籍。里根也曾在演讲中引述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等金句。

至于特朗普,据美国《洛杉矶时报》和《国际财经时报》2011年报道,特朗普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称:“几十年来,我读过上百本关于中国的书。”他一口气列出20本,涵盖范围甚广。

如果报道可信,特朗普或许是读过涉及中国书最多的美国总统。但最近有人求证称,根本就没有“特朗普晒书单”的采访,有关报道原始出处是一个给钱就发新闻的新闻公关网站。

日本:老辈读历史,少壮看“入门”

日本政客很喜欢“以中国历史为鉴”。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的《项羽和刘邦(上中下)》是日本人事部公务员研修所的推荐书籍。日本前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曾建议日本首相和政客去读中国元朝散曲家张养浩所著的《三事忠告》(日译《为政三部书》)。

熟悉中国文化的日本首相很多,昭和时代的首相多有很高的汉学素养。吉田茂因熟读中国古典而成为“中国通”,大平正芳、细川护熙等以通晓中国文化特别是儒学著称。1972年田中角荣和大平正芳(时任外相)访华时,毛泽东特意从藏书中拿出《楚辞集注》和怀素草书字帖相赠。

相比起来,后来的日本首相多出于“现实需要”而读与中国有关的书,包括日本学者和媒体人撰写的书,在“原汁原味”方面“打了折扣”。小泉纯一郎、菅直人等曾被看到购买与中国相关的书,多是日本人写的有关中国的入门书。

欧洲:看古典文献,也看莫言小说

《论语》《礼记》《道德经》等中国古典文献,词句简单,外国人喜欢翻译和阅读。

东德曾将《孙子兵法》作为军事院校教学材料,政府官员几乎人人读过。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对《道德经》爱不释手,曾在一次电视采访中提到《道德经》,并建议每个家庭买一本看看。

德国前总理施密特爱看中国书是出了名的。2014年,他谈到阅读《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的感想:“一直令我遗憾的是,中国高层领导对西方的了解总是多于西方对中国的了解。习主席的新作面世是改变这个现状的一个有益尝试。”因为爱读中国书,施密特才写出《與中国为邻》。

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对中国文化也很有感情。他对中国诗词情有独钟,对中国历史非常熟悉,对中国青铜器颇有研究。希拉克称,他被亚洲文化的智慧和微妙所吸引,而亚洲文化主要起源于公元5世纪前中国的那些伟大思想家。希拉克的夫人曾透露,希拉克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每晚睡觉前要读关于中国考古的杂志。

德国总理默克尔没被报道读过什么中国书。但中国官方多次赠书给她,比如《中国改革开放全记录(1978-2012)》等。多名接近默克尔的基民盟议员透露,总理读的中国书也不少,比如莫言几本小说的德文版。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