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绘就业兴家富人和村美新画卷

赵岩 胡远志 唐鑫磊

近年来,在市场拉动、政策推动、创新驱动、政府带动下,全省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蓬勃发展,整个产业呈现出“发展加快、布局优化、质量提升、领域拓展、特色凸显”的良好态势。但也面临一些困难和问题,在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消费增速放缓的新形势下,应科学谋划、因地制宜发展乡村旅游,全域推进美丽宜居乡村建设,调动多方资源增强乡村旅游脱贫富民功能,发挥乡村旅游在巩固经济稳中向好势头特别是乡村振兴中的生力军作用。

全省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蓬勃发展,形成了农业旅游文化“三位一体”、生产生活生态同步改善、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的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

顺应城乡居民消费拓展升级趋势,在一系列支农惠农强农政策的支持下,全省各地坚持以乡村特色旅游资源为依托,深入发掘农业农村的生态涵养、休闲观光、文化体验、健康养老等多种功能和多重价值,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发展迅速。

整体经营效益日趋凸显。截至2017年底,全省休闲农业经营主体达1.7万家,其中规模农庄4510家、星级农庄1078家。星级乡村旅游点1233个,年接待超过1万人次的550多家,投资额超过1000万元的480多家,客房数超过20间的680多家。初步测算,2018年前三季度乡村旅游和休闲农业接待游客14670万人次、同比增长12%,实现经营收入310亿元、同比增长19.2%。

促进精准脱贫日趋成熟。截至2018年9月,全省乡村旅游直接从业人员约150万人,全省贫困县中现有休闲农业经营主体近5000个,规模农庄800多家,总营业额超过60亿元,安置农民就业23万人,带动了28万户脱贫。

推进工作机制日趋完善。2018年9月13日,文化和旅游部、国务院扶贫办在张家界慈利县罗潭村召开全国乡村旅游与旅游扶贫工作推进大会,对湖南乡村旅游工作予以充分肯定。省直有关部门和单位加大对乡村旅游支持力度,出台了《湖南省休闲农业发展规划(2017—2025)》《2017年度乡村旅游扶贫工作方案》等。

深度融合模式日趋多样。主要是“五加五变”:旅游+农业,让劳作变体验;旅游+文化,让资源变资产;旅游+生态,让林区变景区;旅游+电商,让产品变商品;旅游+康养,让农房变客房。

区域特色产品日趋丰富。以“春赏花”“夏避暑”“秋采摘”“冬观景”为主题的节庆活动精彩纷呈,“政府搭台、园区唱戏、农民受益”的模式在全省廣泛推开,成为吸引人们到农村休闲旅游的主要途径,特别是第一个“农民丰收节”活动丰富、成效显著。

乡村旅游处在从自发式粗放发展向规范化特色发展的转型期,“三个不平衡”的问题亟待破解

与乡村旅游发达省份相比,湖南乡村旅游还面临着思想理念不新、发展层次不高、公司化主体较少、服务标准低等问题。总的看,整体发展方式还比较粗放,主要存在“两个跟不上”的问题,即乡村旅游产品供给跟不上消费升级的需求,政府管理和服务水平跟不上旅游业快速发展的形势。具体来说,面临“三个不平衡”。

各类市场主体进入意愿同政策引导不平衡,吸引力不强。从理念看,一些县市区对发展乡村旅游的重要意义认识不足,一些干部把乡村旅游发展简单理解为休闲农业,仅仅停留在建农庄等层面,缺乏全域旅游认知。从规划看,省级层面和多数市县尚未编制乡村旅游发展规划,政府规划引导总体上滞后于发展需要。从政策看,目前各地政府尚无一个专门部门对乡村旅游发展进行统一协调与管理,政府主导作用发挥有限。从主体看,投资者及经营主体对当地资源优势和风土人情研究不深入,存在盲目性。

各地城乡居民旺盛需求同市场供给不平衡,接待力不足。从环境看,城郊农村交通、通讯、治安、资讯服务等旅游基础设施已基本完备,但尚不平衡,成为制约乡村游从观光型向休闲型、度假型、乡居型纵深发展的重要原因。从资源看,还有许多旅游资源未得到充分开发。如湖南有国家历史文化名村名镇22个,省级历史文化名镇19个、历史文化名村68个,但尚未真正串点成线,有的古村名镇缺少整体推介,效益不佳。从产品看,产品端形态单一,以各种形式的农家乐、休闲农场和观光果园等项目为表现形式,体验性、参与性、文化性和创新性不够,在产品品种、食宿环境、服务质量、文化展示、农事体验等方面还难以满足高质量的休闲消费需要。从运营看,经营主体功能单一,观光、体验、休闲、度假相互割裂,没有形成结构优化和业务衔接,导致游客不愿来,来了呆不住,游客评价不高。

全年接待游客规模总量同消费能力不平衡,带动力不高。从收入看,湖南乡村旅游消费频次高,整体消费低,“旺丁不旺财”“短时短距”特征明显。从带动看,一些乡村旅游项目与农业产业、农村建设、农民发展的融合不够,有的存在“富了老板、亏了老乡”现象。从品牌看,虽然近年来评比了一批星级旅游农庄等项目,但是知名度不高,给游客留下的特色感、留恋感都比较低。旅游商品缺乏匠心作品,缺乏知名品牌,缺乏乡土特色。

更新发展理念和思路,创新管理体制机制,发展乡村旅游培育乡村振兴新动能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脱贫攻坚,发展乡村旅游是一个重要渠道。要抓住乡村旅游兴起的时机,把资源变资产,实践好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为此,建议将发展乡村旅游作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抓手,作为推进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促进乡村振兴的有效途径,大力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积极发展休闲农业、家庭农庄、乡村旅游、特色观光、生活体验等新型业态,加大扶持力度,力争在3—5年内取得突破。

以乡村振兴为统领,加强政策支持和规划引导。四川、浙江等省在“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中制定了乡村旅游规划,广东省定期发布《广东乡村旅游大数据分析报告》。建议加快研究制定出台《湖南省发展乡村旅游助力乡村振兴的意见》。编制全省乡村旅游规划,指导市州县编制行动计划,并抓好规划落实。加快推动建设乡村旅游示范县、乡镇、村和示范户,突出打造一批各具特色的精品线路。

以“厕所革命”为龙头,加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建设。结合新农村建设和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加快推进景区通达公路、步行道、自驾游营地、供水供电通信、应急救援等基础和服务设施建设,完善集散咨询服务体系,规范完善旅游引导标识系统,丰富旅游便民惠民措施,不断增加旅游公共服务有效供给。适当提高湘西、怀化高速公路限速,从80km/h提升至100km/h。

以深化改革为手段,加强旅游用地保障。学习借鉴外地经验,支持乡村旅游创新用地方式,对充分利用山水林田湖等自然风景资源、开发乡村旅游项目用地,可实行点状配套设施建设用地布局开发,按地块独立供地;支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依法依规盘活利用空闲农房和宅基地,改造建设民宿等场所。鼓励各地创新政策,解决旅游民宿办证、消防、发票、特种行业经营等问题。

以市场主体为引擎,加强乡村旅游投入。陕西咸阳市袁家村从2007年来,以乡村旅游为突破口,经过一系列创新实践,村集体经济积累从2007年的1700万元增长到2017年的21亿元,农民人均收入由2007年的8600元增长到2017年的7.5万元。他们的一个重要经验就是以股份合作为纽带,打造利益共同体,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建议充分引导社会资本开发乡村旅游等农旅融合项目。统筹农业、林业、水利、交通、土地等资金,用于促进相关产业与乡村旅游融合发展。

以内生动力为重点,加强人才培养和服务管理。通过上派挂职和下派蹲点、帮助工作等方式,提高乡村旅游管理者水平和能力。采取省财政购买服务方式,重点支持对县乡农业、旅游部门、乡村旅游市场主体负责人和非遗传承人、经营导服人员等进行培训。支持旅游企业与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共建人才培养基地,培育一批乡村旅游专业人才,鼓励引进高层次旅游和营销人才。

以提质升级为杠杆,撬动旅游消费。开发二次消费项目,推动乡村旅游由门票经济、餐饮经济向综合经济转变。整合媒介活动资源,总结节会经验,策划和包装一批新的乡村旅游景点、旅游产品,培育和引导乡村旅游消费。落实职工带薪年休假制度,鼓励企业将安排职工旅游休闲作为奖励和福利措施。支持利用农民丰收节、乡村旅游季等活动平台,组织游客到乡村旅游消费。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