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推动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健康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2018年10月31日下午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九次集体学习时强调,人工智能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驱动力量,加快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事关我国能否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机遇的战略问题。本期我们刊登邓小平的《改革科技体制是为了解放生产力》,并刊发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茅文婷的赏析文章,旨在帮助广大党员干部深刻认识加快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的重大意义,加强领导,做好规划,明确任务,夯实基础,促进其同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推动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健康发展。

2018年10月31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就人工智能发展现状和趋势举行第九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强调,人工智能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驱动力量,加快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事关我国能否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机遇的战略问题。要深刻认识加快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的重大意义,加强领导,做好规划,明确任务,夯实基础,促进其同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推动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健康发展。

从人类社会发展历程来看,科技与经济一直是互利共生的。常规科技进步推动经济常规增长,科技革命则能引发产业革命,推动经济快速增长和重大转型。18世纪以来的三次科技革命与经济社会的巨大发展就深刻地说明了这一点。可以说,科技创新是经济发展重要的原动力。

邓小平对此有一个精辟论断:“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是他在洞察时代发展特征,结合中国改革开放的实际需要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基础上提出来的。早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邓小平就已经作出了21世纪是“高科技发展的世纪”的判断。他深刻洞察到,现代科学技术正在经历着一场革命。在1978年3月18日的全国科学大会上,邓小平指出:各门科学技术领域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出现了新的飞跃,产生了并且正在继续产生一系列新兴科学技术。而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劳动生产率大幅度的提高,最主要的是靠科学的力量、技术的力量。同时,邓小平也对中国的科技和经济发展实际有清晰的认知,由于受到“左”的思想的严重干扰和破坏,当时的科学技术力量还很薄弱,粮食问题还没有真正过关,更不用说解决科技和经济结合的问题了。1988年9月5日,邓小平在会见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胡萨克时指出:“马克思说过,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事实证明这话讲得很对。依我看,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在当时的环境下,发展科技需要破除体制机制的瓶颈。在邓小平的指导下,1984年至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中共中央关于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决定》《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相继出台。改革内容包括:克服单纯依靠行政手段管理科学技术工作,运用经济杠杆和市场调节,使科学技术机构具有自我发展的能力和自动为经济建设服务的活力;改变过多的研究機构与企业相分离,研究、设计、教育、生产脱节等状况;大力加强企业的技术吸收与开发能力和技术成果转化为生产能力的中间环节,促进研究机构、设计机构、高等学校、企业之间的协作和联合;扭转对科学技术人员限制过多、人才不能合理流动的局面等。这些改革举措,从经济、科技和人才储备方面,为吸收当代最新科技成就,推动科技进步,创造新的生产力提供了更为宽松的体制环境和便利条件。

除了面向国民经济建设主战场、讲究直接经济效益的应用科学和工程技术,邓小平还十分重视关系国家长远利益、关系经济建设可持续发展的基础科学和高科技事业。他推动设立支持基础科学研究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强调加强科技人才建设,在改革开放以来基础科学的发展和优秀科技人才的培养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他积极促成“863”计划、“火炬”计划等相关计划的出台,在提高我国自主创新能力,统筹部署高技术的集成应用和产业化示范,充分发挥高技术引领未来发展的先导作用等方面产生了深远影响。他支持学习借鉴世界先进的科学技术,但要求在外国技术的基础上进行消化创新,进而提高中国整体科技水平,推动现代化建设不断向前发展。这些思路和发展方略推动了中国科技水平和经济水平的大发展。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实践,我国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国防实力、综合国力均已进入世界前列。

今天,我们生活的世界正在经历一场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人工智能是重要驱动力之一。语音点菜、刷脸买单、无人车送回家……这些曾经无法想象的事情,正在变成现实。不久前,一段大妈与银行服务AI机器人对话的视频在网上火了。大妈一本正经的问话与机器人嗲声嗲气的回应一唱一和,被网友誉为“灵魂对话”,引得周围观众发出善意的欢笑。可见,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超级计算、传感网、脑科学等新理论新技术的驱动下,人工智能正在对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它将重构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等经济活动各环节,催生新技术、新产品、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引发经济结构重大变革,深刻改变人类生产生活方式和思维模式,并实现社会全要素生产率的大幅跃升。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正是在深入把握这一趋势的基础上作出的具有战略眼光的重要决策。习近平总书记对此有着清晰的阐述:人工智能是引领这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战略性技术,具有溢出带动性很强的“头雁”效应。加快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我们赢得全球科技竞争主动权的重要战略抓手,是推动我国科技跨越发展、产业优化升级、生产力整体跃升的重要战略资源。

在人工智能技术发展方面,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确保我国在人工智能这个重要领域的理论研究走在前面、关键核心技术占领制高点”“确保人工智能关键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具体来说,要把人工智能技术的重点放在增强原创能力,把主攻方向聚焦在关键核心技术。同时注意加强基础理论研究,支持科学家勇闯人工智能科技前沿的“无人区”。

在人工智能的应用方面,有三个重点方向。一是人工智能与产业发展的融合。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迫切需要新一代人工智能等重大创新添薪续力。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中发挥人工智能作用,特别是发挥人工智能在产业升级、产品开发、服务创新等方面的技术优势,促进人工智能同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以人工智能技术推动各产业变革,在中高端消费、创新引领、绿色低碳、共享经济、现代供应链、人力资本服务等领域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

二是人工智能同保障和改善民生的结合。从保障和改善民生、为人民创造美好生活的需要出发,推动人工智能在人们日常工作、学习、生活中的深度运用,创造更加智能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抓住民生领域的突出矛盾和难点,加强人工智能在教育、医疗卫生、体育、住房、交通、助残养老、家政服务等领域的深度应用,创新智能服务体系。”

三是加强人工智能同社会治理的结合。要开发适用于政府服务和决策的人工智能系统,加强政务信息资源整合和公共需求精准预测,推进智慧城市建设,促进人工智能在公共安全领域的深度应用,加强生态领域人工智能运用,运用人工智能提高公共服务和社会治理水平。

2017年,国务院印发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提出了面向2030年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指导思想、战略目标、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部署构筑我国人工智能发展的先发优势,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根据发展规划,新一代人工智能将在制造、农业、物流、金融、商务、家居等6個重点行业进行融合创新。《规划》还制定了“三步走”的战略目标,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制定了清晰的路线图和时间表。

当然,技术是把双刃剑。人工智能的发展也对安全、法律伦理等提出了新挑战。比如,一些专家担忧人工智能可能模糊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的界限,甚至重塑人类的生存环境和认知形态,并由此衍生出一系列棘手的道德伦理难题。对此,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加强人工智能发展的潜在风险研判和防范,加强人工智能相关法律、伦理、社会问题研究,建立健全保障人工智能健康发展的法律法规、制度体系、伦理道德。科学家和工程师们也正在防患于未然,从产品设计标准、规范约束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试图控制智能机器系统的可行性方案。

1883年3月,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曾发表讲话:“在马克思看来,科学是一种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的力量。任何一门理论科学中的每一个新发现,即使它的实际应用甚至还无法预见,都使马克思感到衷心喜悦。”面对人工智能为我们带来的巨大便捷和革命性变化,我们与马克思有着类似的心情。但仅仅喜悦还不够,在机遇与挑战并存的今天,我们既要摒弃观望的心态,更加主动地拥抱技术创新;也要防范风险,封堵隐患,进一步完善监管和制度。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利用先进科技带来的红利,为人工智能的健康发展提供更加坚实的保障。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