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家有书香,精神健朗

蒋子龙

社会转型,裂变之期,生活复杂,人更复杂,想法千奇百怪,做法形形色色,但有一点却出奇地一致,无论处于社会哪个层面的人都在“拼孩子”。说什么“决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殊不知“拼孩子”只是表面现象,不过为转嫁父母自身的压力而已。真正逃不脱、躲不过的是“拼父母”。因为子女的教育,与其说学校重要,不如说父母更重要。

这就不能不想起千百年来中国传统的父母之道。《礼记·大传》有云:“其夫属乎父道者,妻皆母道也。”

近几年来,行父道者奇招迭出,有著名的“狼爸”“鹰爸”……对子女读书上学管教极严,违规必惩,动辄打骂,或凶如虎狼,或像驯鹰一样驯孩子……据称效果都不错,孩子们很有出息,但这样的父道本人不敢苟同。

相对而言,当下的“母道”却较弱。前不久媒体公开报道,南方一刘氏,被上高中的儿子用榔头砸死,事后儿子轻松地说,从此再也不用写作业,不用读书了。有教育学家评论道,这位母亲的失误在于:她只督促儿子读书,自己却没有跟著儿子一起读书,引得儿子逆反。

一位大学校长在一次讲演中提到自己小时候的家庭常态是:四口人各自捧着一本书在读。《齐鲁周刊》曾载文,一商界女强人只有初中毕业,但学历不等于学习力,学习力比学历更重要,是阅读让她这个没有高学历的人拥有了超强的能力。随文配有一张照片,“十一”长假,她和丈夫一起读《群书治要》,儿子读《尚书》,女儿在读《孝经》。真是一幅让人感慨的图景,这种现象在现在的中国家庭里的确是少见的。

《广雅》曰:“母,牧也。言育养子也。”育养重于生产,母亲应是天生伟大的教育家。英国著名的妇女问题权威霭理士曾谈到怎样担负起做母亲的责任:“这种母道的任务,若是做得好,也等于一个必须维持上许多年的职业。而其所需要的惨淡经营,全神贯注,也许还在一般专业和职业之上。”

当母亲也要“敬业”。套用波伏娃的名句:女人不是生了孩子就是母亲,而是后来将孩子培养成人才称得上是母亲。

之所以说现在的母道较弱,一是既为人母很多人竟不读书。二是即使读书,阅读范围也太过狭窄和肤浅,只顾及自己的兴趣,不关心孩子成长所需要的阅读。调查显示:“不管是职业妇女还是家庭主妇,在对阅读内容的诸多选题中,选择最多的是生活/时尚(71.3%),其次是休闲/娱乐(58.9%)……亲子/教育类图书排在11名之后,只占27.6%。”被调查的妇女从30岁至50岁,如果有孩子,正是做母亲责任最重的阶段。一个人的阅读习惯,大多是在青少年时期开始培养,这个阶段的阅读,常常是饥不择食,狼吞虎咽,母亲的指导尤其重要。到成年以后,他自会有选择地阅读,细嚼慢咽,辨别力增强,体味也更深,不需要别人指导了。

世界上读书最多的民族是犹太人,这跟他们为世人所推崇的母道不无关系。犹太妇女当了母亲后有一件必须做的事情,或者说仪式:孩子到了该读书认字的年龄,将《圣经》滴上蜂蜜,让孩子去亲吻,有的干脆将蜂蜜涂在书上,使孩子对书的第一感觉是甜的、香的。

有个经典概念,“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生的成败往往取决于各种各样的关系,人跟人的关系、人跟社会环境的关系、人跟物的关系、人跟自然的关系、人身体跟自己灵魂的关系,等等。但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关系:即人跟书的关系!一本书就像一根绳子,只有当它跟捆着的东西发生关系时,它才有意义。

跟书有了一种亲密的关系,兴趣就有了,会养成读书的习惯。阅读的兴趣决定品位,品位决定读什么书,读什么书决定境界,境界决定有什么样的人生。有句名言: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应该就是一个人的阅读史。尤其身处竞争剧烈的喧嚣之中,躲进书房就能找回自己的灵魂,守护住自己的心智。

扩而大之,一个民族的精神状态,在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全民阅读的水平。社会文化是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也要看全民的阅读能植根多深。一个国家哪些人在看书,都看哪些书,同样也决定了这个国家的未来。

这正是近年来全社会开始重视读书的原因。北京将“五好家庭”的标准作了修改,第一条藏书300册以上;第二条订阅报刊不少于1份……家中有书籍,就像房子有窗户,豁然就敞亮了。不读书的家庭,精神世界多多少少会有残缺,惟家中的书香,可使精神健朗。翻翻历史可以发现,那时再有钱的人家,他房中挂的座右铭一定是:诗书传家。可见中国是一个有深厚的阅读传统的国家,我们不应该输给古人。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