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于蓝:像“江姐”那样坚强的人生

关捷

于蓝,电影表演艺术家,因在经典影片《烈火中永生》中扮演江姐而闻名中外。日前,在于蓝位于北京的家里,我荣幸地见到了这位一直想见的老人家。眼前的于蓝,和近年在电视新闻里看到的形象差不多,她的眼睛里有光芒,清瘦的脸上也有光芒,是那个年代人物特有的光芒。98岁的老人,目光灼灼,思路清晰,什么问题,只要一提出来,她都会认真倾听,略微一思考,就可以准确地回答出来。

我看着于蓝,想得最多的,还是“江姐”。在舞台与银幕上,尽管江姐的形象有数十个版本之多,但最经典的还是于蓝在电影《烈火中永生》中塑造的。在观众心目中,于蓝就是江姐的代名词。

与江姐相同的革命经历

和江姐一样,于蓝也曾是个职业革命者,17岁的时候,她就义无反顾地奔赴延安,投身革命。

1921年,于蓝出生在辽宁岫岩,比江姐小1岁。她8岁时母亲就去世了。当时,于蓝的父亲被调到张家口任职,迫于生计,过门不久的继母带着她投奔沈阳老家的亲戚。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于蓝一家逃难到关内,在张家口、保定、天津等地流浪,最后,总算在北平安顿下来。这时,于蓝在课余时间饱览古典名著,读完了《红楼梦》《水浒传》《聊斋志异》《儒林外史》。她对《红楼梦》情有独钟,从那里读懂了人间的善恶和人生的悲喜。慢慢地,她接受了革命救国思想,悄悄酝酿起“离开家去抗击日寇”的行动计划。

1938年夏天,于蓝的好朋友王淑源来北平找到她,并对她说:“平西有抗日游击队,我们一起去吧,不能留在这里做亡国奴。”于蓝得知这个消息,如获至宝。两人第二天便从家里逃走了,可是,刚出城门就被日本鬼子抓到宪兵队。所幸,家里人通过上下打点把她营救出来。从此以后,家里人,特别是继母,对她严加看管,怕她再跑出去惹祸。

不久后的一天,外面正下着暴雨,于蓝突然有了新主意。她对看管她的弟弟说:“姐去给你买豆子吃,你在家等我吧。”见弟弟信了她的话,于蓝快速离开家,举着油纸伞向郊外奔去。她巧妙地过了哨口关卡,和闺蜜赵路一起翻过妙峰山,来到了平西抗日根据地。时任晋中军区司令员杨成武接待了她们。

在这里,于蓝第一次听说有个地方叫延安,革命在那里如火如荼。她决定“到延安去,那里是东方莫斯科”。

1938年9月初,于蓝和闺蜜赵路等人在杨成武派出的战士们的护送下,向延安进发。他们沿途绕过一个又一个敌人的封锁区,既要赶路,又要躲开敌人,行路特别艰难。尽管路途遥远,黄土高原沟壑纵横,可是,一路上大家欢快地唱着抗日歌曲,似乎也不觉得疲劳和艰辛。50天后,1000多里的路程硬是让他们一步一步地走完了。

10月24日下午,他们拐过一个山坡,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啊,快看,宝塔!”于蓝只觉眼前一亮,也随之大喊:“我们到延安了,我们到啦!”在这一天的日记里,于蓝很文学地写道:“我们坐在两条大木船上,与数匹骡马在汹涌澎湃的黄河激流中飞渡,惊心动魄……”

在于蓝的第一印象中,延安城很小、很简陋,街边是一些卖烧饼、卖梨和卖枣的。但是,这里充满了生命的力量,这里是中国的希望。在延安,于蓝开始了全新的生活。白天,她在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读书学习;晚上,她到剧社里参加文娱演出,从打小堂锣跑龙套开始,一直到主演话剧《佃户》《带枪的人》,于蓝在实践中锻炼自己、提高自己。

一年以后,由于工作出色,于蓝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多年后,于蓝在回顧这段岁月时,说:“我觉得演江姐不难,因为我理解她,我和她有着共同的经历和理想。我是1939年入党的,和江姐差不多年龄,我们都打心眼儿里恨日本侵略者,要把日本侵略者赶出去。我也被敌人抓过、坐过敌人的大牢。体验角色的时候,我闭上眼睛想,如果那时候没有同志们的营救,我一定也会像江姐一样毅然赴死,绝不做叛徒。但是,我比江姐幸运多了。她是中共地下党,在敌人的白色恐怖下工作;我在革命根据地,有八路军保卫着我们。我看到了胜利,享受到了新生活。”

全身心投入塑造经典

提起于蓝出演电影《烈火中永生》,还要从1961年的冬天说起。那时,住院检查身体的于蓝,在《中国青年报》上读到小说《红岩》部分章节的连载。她被这个故事深深吸引,特别是江姐,简直让她着迷。她忍不住将小说读给同屋的病友听,他们特别爱听。其他病房的病友也闻讯跑过来听她朗读。一时间,听于蓝读《红岩》成为病友们每天的大事。

刚一出院,于蓝就托人从报社编辑部拿到了这部书的完整稿,一口气读完。当时,于蓝正准备学习做导演。正巧,有一天,老朋友欧阳红缨打电话给她,说:“于蓝,我读了一本名字叫《红岩》的书,这书写得太好啦,我想与你合作把它拍成电影。”于蓝笑了,说:“好哇,我也有这个想法。这本书太应该拍了,我们一定要拍好。”《红岩》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著名导演水华也很喜欢这部小说,听说于蓝有意拍这部电影,主动打电话要求加入。

1962年,于蓝和水华等人一起到北戴河、重庆、成都、贵州等地为影片搜集素材。《红岩》的3位作者罗广斌、杨益言和刘德彬,就是从渣滓洞和白公馆生还的共产党人。其中,刘德彬和江姐同在川东被捕,又一起被押往渣滓洞。

刘德彬给于蓝他们讲了一个细节。敌人逃跑前,在渣滓洞监狱用机关枪疯狂扫射。见此情景,大家都扑到牢门上,争着用自己的身体挡子弹,把活下去的机会留给战友。刘德彬也堵在门口,不幸,他中弹倒下了,等他醒来时,感觉手很热乎,举起来一看,全是战友们的血,还热着。这时,四周已没有枪声,敌人逃走了,幸存的同志们正在监狱墙角处用手刨土挖洞,他就挣扎着站起来,和大家一起挖。

多么惊心动魄的细节,于蓝后来把这一幕写进了剧本。

一路上,他们深深为红岩革命烈士所震撼,回来以后,整理出来20万字的笔记。

1963年夏天,剧本的第三稿写好了,创作者们被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迹所感动,哪个人的故事都不愿意舍弃,这样一来,拍摄工作无法进行。

这时,于蓝、水华去广东求助大剧作家夏衍。他们汇报了整整3天,结束时,夏衍忽然问道:“你们为什么不写江姐?”大家愣了,于蓝说:“剧本中江姐的戏有两场,不能说没写江姐啊。”夏衍摇摇头,说:“两场戏远远不够,江姐的事迹多么感人,她有丈夫、有孩子,而丈夫牺牲了,她又被捕了,她的遭遇是感人的……老百姓会关心她的命运的。我来试试吧。”

一周以后,夏衍就把文学剧本拿出来了。电影这才正式开拍。当得知在电影里于蓝饰演江姐时,夏衍特意叮嘱她:“你演江姐,千万不要演成刘胡兰式的女英雄,也不能演成赵一曼。”于蓝一直琢磨这句话,最后,她明白了,夏老这是要她演出有别于他人的江姐气质。

那么,江姐的个性又是什么呢?

于蓝从大量素材中慢慢摸索出了江姐的个性:当别人激动、哭闹时,她显得镇定冷静;当变乱发生时,她能有条不紊地面对和处理;江姐对丈夫和儿子的爱埋得很深,她虽然随时准备牺牲,但并非毫无牵挂、铁石心肠。于蓝感到,江姐绝不同于一般的女性,这既和她儿时艰苦的成长环境有关,更和她善于思考的习惯有关。这些经历使她在监狱里,勇于斗争、善于斗争——这就是江姐真实的性格特征。

于蓝这样向剧组的同志们阐述她理解的江姐:“江姐是银行高级职员,她应该是一个城市职业妇女的形象,懂化妆,会打扮,而且她是个很成熟的中共地下工作者,善于思考,有头脑,所以在码头就要开船时,看见自己的同志非常焦急地寻找她,她就装作没看见,她知道那个地方一定是出事了……她面不改色、心不跳,全心全意为理想献身,具有崇高的气节,我被她强烈震撼,我要把她的为人、她的行为,整个地展现给人民群众,让人民群众记住她,永远记住,她是我们民族真正的精英,我们民族的先驱、民族的英雄,人民应该知道她。她是温柔的女性,坚强的战士。”

抓住了江姐的这些特质,于蓝表演起来自然真实、游刃有余。她演绎的江姐,是个有血有肉的温柔女性,身着浅灰色大衣、脚穿高跟鞋,神情沉着、气质非凡;是个在许多纷杂环境中,都能有条不紊地处理问题的卓越女性。当江姐被敌人从牢房里押出去时,那句平淡而深情的台词:“同志们,永别啦……”让人确信就是江姐讲的。江姐和战友许云峰共赴刑场,两人以坚定的目光与同志们告别,寄予理想,送去激励。他们相互搀扶着,步伐沉稳而从容,一步一步走向刑场。江姐目光镇定、仪表整洁,背后是高山与松柏。《国际歌》的旋律响起,高天之上,白云飞走……于蓝自己很满意这场戏。

影片上映后,广大观众非常喜欢,他们纷纷给于蓝写信,向她表达敬意。

多少年过去了,于蓝无论走到哪里,都被认为是江姐,人们把对江姐的尊敬转移到她身上,这无疑是对她成功创作的高度認可。可是,于蓝一再谦虚地说:“我只是一个演员,我希望大家忘记我,只记住江姐。我唯一感到欣慰的是,江姐他们追求的和平、自由、平等的美好生活实现了。”

是啊,江姐最想看到的,就是国家的昌盛和人民的幸福。这也是于蓝当年参加革命时所追求的。

“痛”“病”交错的奋进晚年

“文革”中,于蓝经受了太多苦难。

1966年11月,《烈火中永生》被列为“毒草”,受到批判。于蓝成了“反革命分子”,3年后,被送到北京大兴县的五七干校改造。一次,在修房子的劳动中,于蓝头一晕,从房顶摔了下来,摔成“脑挫伤”“腰椎滑脱”,右脸也摔歪了,她担心以后再也不能当演员了。

于蓝的哥哥于亚伦是位老革命,却在1974年被迫害致死。这对于蓝打击很大,哥哥从小参加革命,既是她的兄长,也是她在延安的战友,然而,竟那样悲惨地离开了她。在于蓝痛彻心扉的时候,她的丈夫、著名电影艺术家田方又撒手而去。

于蓝在痛苦与泪水中站立起来,就在这一年,她参加了著名电影《侦察兵》的拍摄,扮演孙大娘。

1978年,于蓝患了乳腺癌。几次大手术后,这位坚强的老人再度站了起来。1981年,已经60岁的于蓝受命组建儿童电影制片厂并担任首任厂长。1983年冬天的一个早上,于蓝的右手被门夹断了一指,医生让她做手术,休息一个月。她担心影响厂里的工作,索性扔掉了那根断指,包扎好右手,就继续工作了。经过20年的苦苦奋斗,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日渐成熟,而这时,80岁的于蓝也退休了。

2002年,于蓝为儿童电影《二十五个孩子一个爹》友情出演,至此,她已有28年没有演电影了。2008年,在儿童题材电影《寻找成龙》中出镜时,她已经87岁了。作为新中国电影的开拓者,她老当益壮;作为新中国儿童电影的奠基人,她功勋彪炳。2009年,于蓝获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实至名归!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