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流量收割”不应突破价值底线

赵强

沈巍,上海人,今年52岁,十年前开始流浪拾荒。当时的他一定想不到十年后,自己竟然会以一种如此匪夷所思的方式走红——因为热爱读书、出口成章,他被奉为“流浪大师”,举着手机的人们蜂拥而至,他成了各种视频直播平台上的“顶级流量”,备受追捧,也备受打扰。

如果没有流量注水,一般的流量明星也没有沈巍红。因为拍啥啥火,沈巍堆放垃圾的地方,竟然成了另类网红打卡地。就连过气流量网红“横店马云”也来蹭流量,差点被人撺掇着吃下垃圾桶里的口香糖。

硬要说沈巍是“流浪大师”,那么蜂拥前来围观的主播们一定也可以自诩为“流量大师”。沈巍为什么这样红?无非是流量为王。沈巍一夜爆红,就像是堆积了无限注意力的“富矿”,“流量大师”们自然要来挖掘。

网友们的眼睛也是雪亮的,因为看得清,说的话也就更难听,有网友说:“人们的注意力就像成群结队的蝗虫,此时涌向这一片麦田,索然无味之后又会闻风赶向下一个战场。”诚所谓话糙理不糙,在注意力经济时代,“流量大师”们跟着注意力跑场,之前有“犀利哥”“杀鱼哥”,现在就有“流浪大师”,往后还有谁?谁也不知道。人们只知道,街头的一出出闹剧、丑剧,所表演的主题都是“流量变现”。什么“大师”的光环,“垃圾分类”的噱头……表面是在为沈巍增魅,实际还是在为其引流,为这出街头活报剧竖起了文化背景墙,让“流量收割”看起来不是那么野蛮。

两千多年前的古希腊,有个真正的“流浪大师”,犬儒学派的代表人物第欧根尼。就像沈巍曾经有过体面的公务员身份一样,第欧根尼出身于令人羡慕的银行家家庭,但他偏偏也放着好日子不过,整天乞丐装扮,住在一个木桶里。关于他,最著名的传说就是,亚历山大大帝曾慕名看望他,说可以满足他一个愿望。第欧根尼则淡然回应道:“我希望你闪到一边去,不要遮住我的阳光。”对于第欧根尼来说,富贵如浮云,享有沐浴阳光的自由才最重要。亚历山大大帝闻言,没有恼羞成怒,反而在后来说:“我若不是亚历山大,我愿是第欧根尼。”亚历山大成不了第欧根尼,但令人欣赏的是,虽然他贵为帝王,但也深知权力与权利的边界,即便心怀善意,也要尊重別人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没有遮挡别人阳光的权力。

沈巍也不是第欧根尼,他没有那么骄傲,而是无比谦和,也许是无力抗拒。面对围观者给他生活带来的困扰,他只能无奈地挥手,被动地配合,逃离似地闪躲。其实,他何尝不想像第欧根尼那样,大喊一声:走开,别挡住我的阳光,别打扰我读书的清静!即便他没有这样说,那些围观者,有没有想过,自己有什么权力将拍杆乱伸,干扰到别人的生活?流量这个“王”,当真大过了亚历山大大帝?不过是自私自利没有道德底线而已。

当然,沈巍的生活方式不值得提倡,也不健康。生活脏乱、强迫性囤积垃圾、有强烈隐居欲望、不接受别人帮助……如果真想帮助沈巍,是需要专业人士与专业机构的介入,持续地帮助。而沈巍的背后,还有多少流浪者,需要庇身之所,需要救助?这才是应当关注的焦点。一窝蜂地蹭热度、蹭流量,往小了说,是社会注意力失焦,往大了说,就是一种社会病态,这种社会景观展示的是:有的人身体在流浪,而有的人灵魂在流浪,后一种病态更需救治。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